梦小说网 第67章 他经验不足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67章 他经验不足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67章 他经验不足

  “我的转正下来了?”邢越十分珍惜的握着那张纸。

  “我试探过院长的意思,以你的能力八九不离十,趁有时间就把流程走完,剩下的日子就专心工作,去吧。”袁绍团笑着说。

  邢越回到自己的办公室,拿起笔,认真的填写资料,他还没来得及交给人事部,袁绍团就闯入他办公室。

  “就我之前给你说过的那人,生病住院了,这次你必须在场。”袁绍团认真的说。

  “恩。”他脑子回想着柳青提说过的话,只要当成普通病患就可以了,不费心巴结,只尽到医生的责任。

  他的病房门口,有保镖守着,蒋庆云毕恭毕敬的说:“能为专大治病,那是我们的荣幸,有什么需要尽管告诉我。”

  “恩,专大需要休息,前来探访的人,我们已经有安排,你们医院不要过多干涉。”

  “是的,明白。”他用力点头,跟前跟后就像个孙子一样。

  病房门再次关上,袁绍团走过去:“瞧你这虚伪巴结的样儿,还副院长呢,不要一把年纪了,还把老脸丢掉。”

  他给了邢越一个眼神,恐怕今天是看不了了,改天吧,以后有的是时间。

  邢越默默的转身离开,蒋庆云生气的说:“你懂个屁,人家专大日理万机,那是你这种人能懂的,我不跟你扯,我还有很多事忙。”

  袁绍团不屑的发出‘切’,然后往反方向走去,可这次专大住院,可是给他们医院一个难题,他每天食欲不振,胸口作痛,可是做完一系列检查,却得出他没什么问题的结论。

  于是院长下令,只要能请走这尊大佛,不管是谁,都有奖励。

  院长的话,是在给他们公平竞争的机会,袁绍团特地安排他参与问诊,他看到病例上的姓名,一桩陈年旧事瞬间浮上脑海。

  他检查了一些基本的数据,然后让袁绍团出去,他想要单独和专华霆聊聊。

  临出门口,他不确定的问了句:“你真的有把握?”

  邢越坐在椅子上,盯着在床上悠闲翻阅报纸,时不时喝口茶的中年男子:“你这不是病吧。”

  专华霆抬头看了眼:“怎么说?”

  “我看过你的检查结果,没有什么大问题,你之所以有那些症状,应该从中医角度更能解释的通。”邢越脸色十分冷静的说着。

  邢越跟他聊完后,他立刻就让助理去办理出院手续,一时间,全医院上下,都似邢越为神。

  连院长都亲自来办公室见他:“邢越,你来医院实习也有段时间了,是时候该转正了。”

  邢越点头,把填写好的资料交给人事,人事那边要走流程,暂时还没那么快在医院内部群公布他转正的消息。

  次日,专华霆来到医院,坐在院长办公室里,他拿起茶喝了口:“邢越这个人不能用。”

  院长有些好奇了,他坐在椅子上,再给他倒了杯茶。

  专华霆拿起抿了口缓缓说道:“我妻子前几年因难产去世了,当时手术就有邢越,还有另一位医生,后来我去查过,医院给出的说辞,都是假的,我妻子真正的死因是医疗事故,他们握着手术刀,割开了我妻子的大动脉,才导致失血过多,抢救不过来。”

  “专大,你的意思是,当年那场手术是邢越主持的?”院长询问。

  “没错,他经验不足,害死了我妻子。”专华霆说着妻子,眼神深情款款,有抹化不开的悲痛。

  “明白。”院长点头。

  专大对于他们医院来说,就像是保护伞,这些年,他有什么小病痛都会选择来他们医院,所以不能冒着得罪专大的危险,而强行把邢越留下,虽然邢越是个有能力的人,同时也不愿意相信,邢越上手术台会这么不小心,但是这就是现实。

  专华霆目的达到,很快就离开医院,院长立刻打电话给人事,取消邢越的转正通知,另外还给袁绍团去了个电话。

  袁绍团冲进他办公室:“院长,你今天必须给我个交代。”

  “你去把邢越叫来。”这件事他也想当面问问清楚,是不是邢越做的,如果真的是,那就是他看错人了。

  邢越走进办公室:“院长,你找我?”

  “你和专大是什么关系?准确来说,当年他妻子难产到底发生什么。”院长质问道。

  往事历历在目,那是他人生最灰暗的一段日子,也是最不愿意回首的往事,邢越垂下脑袋,把脑海里存在的画面过滤掉。

  “院长,你相信我吗?”最后邢越只是很平淡的问出这句话。

  院长犹豫了,就算他选择相信又有什么用,他不可能在医院和邢越之间做选择,从而选择邢越,所以这个问题他选择不回答。

  邢越瞬间明白了,邢越很清楚这么多年,他妻子难产,一直是他心里过不去的坎,而自己又是承担者,所以他不会放过自己的。

  那天在病房摊牌,他就知道专华霆会这么做,他是该跟这里的工作告个别。

  当年和这场手术有关的人员,包括院长都被处分了,至此再也没办法重新拿起手术刀,难道这些还不够吗。

  “院长,我都明白,我先出去了。”邢越收拾东西离开医院。

  邢越上车接到柳青提的电话:“我想吃楼下的蟹黄包,你可以帮我打包一份上来吗?”

  “好!”邢越心里有些难过,但是听到她的声音,感觉整个人打满鸡血,神采奕奕的。

  他开车到她家楼下,把车停好,准备下车时,突然有人上了他的车,只见她戴了顶黑色的太阳帽,遮住大半张脸,弯着身,看着前方。

  他诧异的喊了声:“青提?”

  柳青提看向他,俯身过去拽住他的手,将他拉回车上:“嘘,小点声,我好不容易逃出来的,我们出去玩吧?”

  她扭头不经意看到后座的箱子,以为是他给她的惊喜,于是趴着身体,伸手打开盖子,发现是生活用品,还有文件夹,这种情况,很像辞职了。

  “怎么回事?”柳青提询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