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68章 你这次是来真的?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68章 你这次是来真的?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68章 你这次是来真的?

  “就是不干了。”邢越刻意躲避她的视线。

  “不对,你最爱这份职业了,怎么会说不干就不干,邢越,你实话跟我说,是不是有人欺负你?”柳青提看向他。

  “没有,你不是说想吃蟹黄包吗,我去给你买。”邢越微笑着说。

  她费力逃出来,原本是想和他出去玩的,可是看到他有些不开心,她顿时没了兴致,等他买了蟹黄包,他们就上楼了。

  邢越做好饭菜端出来,他一直都垂着脑袋,盯着碗里的米饭,看上去有些心不在焉,也没吃几口。

  柳青提看出他心事重,而且不愿意跟她说,他不说,她也有办法知道。

  次日,邢越从她家里离开,她立刻打电话给张军浩:“喇叭张,帮我查一件事。”

  “你跟欧阳信怎么样了?我给你们安排的环境,你们还满意吗?”张军浩意味深长的说着。

  原来欧阳信住在她家,是他安排的,他是真不怕死啊,她记住了,改天去找他算账。

  “对了,你和欧阳信还有联系吗?”她看向他。

  “最近没有啊,怎么了?不对啊,你为什么会问我和欧阳信有没有联系,你们没在一起?”张军浩猜测说道。

  说起这个,她就莫名来火,她火山瞬间爆发:“张军浩,回去我再找你算账,你站哪头的,明明知道我一直把欧阳信当成家人,你还怂恿他向我表白,你是何居心。”

  这刻,他瞬间收起嬉皮笑脸,神情严肃的说:“柳青提,是时候我们该见一面,好好谈谈了。”

  柳青提穿戴严实,溜出家门,她推开咖啡厅的门坐在他对面:“有事快说,有屁快放,姑奶奶我,很多事情要做。”

  张军浩看向她:“这件事也怪我,没有事先和你打声招呼,我以为你只是不开窍,没想到一下子伤了两个朋友,这件事是我干的不地道,我愿罚。”

  “就算是不开窍,我也不可能弄不清楚自己喜欢谁啊,你想要将功补过,就帮我做一件事。”柳青提把邢越的情况跟他说了。

  他抿紧嘴唇全程听着,而后唇瓣张开:“你这次是来真的?”

  “当然,我对待感情可不像你,吃着碗里瞧着锅里的。”柳青提自带损。

  “柳青提,所有都看出来,欧阳信喜欢你,而且你们知根知底的,真的不考虑吗?”张军浩答应帮她去查邢越的事,但还是忍不住好奇问句。

  “知根知底只适合当家人,不适合当情侣,如果是你,你愿意在我们朋友堆里找个媳妇儿吗?”柳青提觉得自己解释太片面了,最后还是照顾他头脑简单,举了个例子。

  张军浩脑海已经有那么画面了,太熟了,躺在一张床上都不会有感觉,还怎么结婚啊,想想都可怕。

  这么一想,他反倒觉得自己做的事,简直大错特错,现在不知道还能不能挽回欧阳信,这个朋友。

  柳青提开车到公司,洛枫看到她询问:“青提,你怎么来公司了?你出那样的事儿,我已经同意你放年假了。”

  “我没什么事,你不让我工作,我可能更快出事。”柳青提走进办公室,开始处理文件。

  洛枫看了眼,确定她对工作还是一样有热情,便放心,不做说客。

  他刚走到门口,想到什么事转身说:“对了,你前任助理,吴平,在国外学习回来了,他说想任职之前见见你。”

  柳青提抬头看向他:“真哒?不过,去国外学习不是一年时间吗,这才半年啊?”

  “他提前毕业了。”洛枫想来也没什么好说法,能解释他提前回国。

  柳青提笑着说:“真给我长脸。”

  她打开电脑,看到邮箱里有更新,她点开看了眼,吴平制作了幻灯片,是他在国外学习的照片,文末还有大大的字样:我回来了。

  她笑了下,关闭邮件,认真工作。

  下班后,她开车回到家里,全副武装,坐电梯回家,推开门,就闻到饭菜的香味,邢越端着菜出来。

  “你去哪里了?不是让你别乱跑吗?”他宠溺的说。

  “无聊,你又不能无时无刻在我身边。”柳青提洗干净手,从身后抱住他,撒娇着说:“纪紫君什么时候回家啊?”

  “还有些时间。”至少要喝够半个月的鸡汤,如果她能坚持一个月也可以。

  看着邢越这认真回答的模样,她撅起嘴,一脸的不高兴:“无趣。”

  她松开手,坐在椅子上,他有些郁闷,他是又说错什么了吗。

  他们现在每天晚上,都睡在各自的房间,是怪她家太大,房间太多,他一点都不主动。

  邢越拿起筷子夹菜,小心翼翼放到她碗里,她抬头看向他,他立刻垂下脑袋大口吃起来。

  这个榆木疙瘩,算了,看在他仕途不顺的份上,先想办法解决他的事,然后再考虑他们的事。

  傍晚,他在厨房洗碗,她接到张军浩的电话,立刻躲进房间接听:“姑奶奶,我给你查了,你的男朋友,得罪的是专华霆。”

  “专叔叔,到底怎么回事?”柳青提皱起眉头。

  “通俗易懂的来说,你男朋友杀了他老婆孩子,没让他坐牢已经不错了。”张军浩扩展这件事的来龙去脉。

  柳青提为难的说:“这可难办了,当初专叔叔是出了名的护妻,邢越要是,是这件事的刽子手,那真的没办法解决。”

  “我劝你一句,专华霆这人死心眼,而且固执,我劝你还是不要把自己搭进去,不就是不当医生吗,又不是没有别的工作了,实在不行,我给他找。”张军浩不以为意的说。

  柳青提斥道:“你不懂,别拿你那套浑浑噩噩,去衡量别人的人生。”

  张军浩盯着被挂断的手机:“干嘛,现在上升到人身攻击了吗。”

  柳青提打开房间门出去,她盯着厨房忙碌的身影,手指揪着,想着要怎么开口问比较好。

  邢越擦干净手走出来:“你洗澡吗?”

  “我待会儿再洗。”柳青提笑着说。

  他拿过衣服先进去洗澡,柳青提纠结着,要怎么开口问,才能让他说这件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