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73章 手术室里的那些事儿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73章 手术室里的那些事儿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73章 手术室里的那些事儿

  柳青提坐在椅子上,将椅子转向门口那边:“喂,你这样,怎么搞得我们像偷情?”

  许栈立刻把窗帘也拉上,形成一个密闭空间,他坐回到椅子上,整个人焦虑不安。

  她想了想,这个时候她是不是应该说点什么,打开彼此的话匣,总好过这么僵持的好,而且时间拖得越长,对他越不利。

  还是应该给迷途知返的人,多多考虑下,至少保障人身安全,柳青提本着人道主义,张开说点什么。

  许栈却更快开口:“这件事,憋在我心里很久了,我一直觉得是我对不起邢越。”

  “当年在手术室,专大的夫人因为难产送进来,本来是由妇产科主任医师亲自做手术,而我和邢越在一旁学习,可是梁振雄急于表现,他要单独完成那场手术,可手术刀不小心割到大动脉,产妇血压急速降低,孩子拿出来,就已经窒息死亡了,那场手术,地板全是血,我从没看过这么多血。”

  许栈现在坐在这儿,坦白的说出来,却还是心有余悸,身体害怕的发颤。

  “产妇最后还是没救回来,孩子也是,梁振雄知道自己失误犯错,他当时就想着那我们当垫背,只是还没确定推谁出去,那时候邢越年少气盛,说要把真相说出去,梁振雄利用自己的人脉,堵住邢越的嘴,让他主动认下这件事。”

  “事后,我很害怕,想去找梁振雄,可却在他办公室,看到妇产科医生和他,我那时才明白,原来这一切不过只是在我和邢越之间选一个做替罪羊,我害怕,我好容易才转正,我不想被赶出局,所以一直不敢站出来。”

  “我原以为,这件事会就此结束,可是没想到梁振雄那个卑鄙小人,让我至今都上不了手术台,我一个外科医生,我不上手术台,我不就是相当于一个废人吗。”许栈嘲笑道。

  柳青提点点头,对他的遭遇深表同情:“那个梁振雄是谁?”

  “之前的副院长,现在的院长,如果你没有完全的准备,就不要趟这趟浑水,他这人,不好对付。”许栈好心说道。

  “再不好对付,还能只手遮天?”老娘还就不信了,她起身走出他办公室。

  她来到专华霆的住宅区:“保安大哥,我真的认识你们老大,我还叫他专叔叔呢,不信,你们进去问。”

  “专大说了,他休息时间,任何人都不想见。”

  “那他连自己的妻子和孩子都不管了吗。”柳青提咄咄逼人。

  他们面面相觑,不是说专大的妻子孩子都难产死了吗,怎么又冒出妻子和孩子呢。

  “你也别在这里为难我们了,你要是认识专大,干嘛不直接打电话给他。”

  “我,你们。”柳青提心里嘟囔着,这不是离家出走,换了手机号,以前的联系人,也没有了,这怎么打啊。

  “这样,你们拨通专大的号码,我来跟他说话。”一个人退一步,这总该可以了吧。

  那人拿出手机,拨通专大的号码,柳青提拿过:“专叔叔,是我,柳青提,我知道你来这座城市,我想着,来拜访一下。”

  专华霆笑着说:“是青提啊,进来吧。”

  由保镖的带领下,柳青提进去客厅,她坐在沙发上,看着对面一下子衰老许多的专叔叔。

  管家上茶之后,就安排所有人撤,只留下他们两个,专华霆拿起茶杯:“你爸身体还好吗?”

  “还可以,专叔叔,很冒昧突然来访,我是有件事,想让你知道。”她把许栈的话放给他听。

  专华霆眼神迅速降温,变得异常冰冷,漠视:“你来的目的到底是什么。”

  “专叔叔,我就是想告诉你,真正的罪魁祸首,现在好好的当上院长,而那些无辜的小喽啰,却尝尽懊悔的滋味,您应该公平些。”

  “你现在以什么身份,站在这里跟我讲公平。”专华霆质问道。

  “专叔叔……”

  “来人,把她赶出去,谁都不能让她进来。”专华霆冷声发话。

  她话还没说完,直接被请回去,她头昏脑胀的回到家里,整个人累到不行的瘫倒在沙发上。

  她就是想不明白,她都让他知道真相了,为什么还不肯放过那些无辜的人,而真正的肇事者却好好的,一路高升成为院长,这是什么道理。

  不行,她不能就这么放弃,她必须帮到邢越,让他做自己喜欢的事。

  次日,柳青提来到他的住宅区,保镖远远看到她来,就呈戒备的姿势。

  她走到他们面前及时刹住车,双手伸起,微笑,然后身体下蹲,抱住膝盖,她就不信了,老娘今天就在这儿守株待兔,兔子还能不出窝。

  保镖看到她这样,忍不住摇头,但只要她不进去,那他们的饭碗就是保住了。

  这时,突然阴云密布,雨说下就下,淋的她是措手不及,还好她早有准备。

  她从包里掏出雨伞,可不怕下雨,就怕下雨还夹着风,狂风肆意,把她的雨伞都吹翻了,雨水浸湿她身体,她感觉到冷意。

  她扔掉废雨伞抱住双臂,这该死的天气,早不降温,晚不降温,偏偏选择她堵人的时候降温,这老天肯定在跟她作对。

  管家看到她扔掉雨伞,直直的站在雨里,生怕她身体会受不了,于是走到正在浇花的他身旁。

  专华霆知道他的意图,直接堵住他的话:“你要是是来向她求情的,就不要说了。”

  “老爷,她怎么说,也是柳页青的女儿,这份薄面还是要给的。”

  “他柳页青管的还真是宽,都让女儿管到我头上了。”专华霆气呼呼的说。

  “老爷,你只是放不下,所以才迁怒他人,你本就知道真相,但当时那小伙子已经认了,你也不愿意再面对这件事,所以不了了之,可是你却放走了,真正的罪魁祸首。”

  专华霆转身呵斥:“你是不是老糊涂,想提前退休了。”

  “老爷,都过去那么久了,你该放下了。”他垂着脑袋走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