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78章 他们是亲人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78章 他们是亲人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78章 他们是亲人

  他一把拿走隔在他们中间的酒瓶,双手放在她脑袋两旁,温柔的问:“可以吗?”

  她手臂拉了拉,拉近他们的距离,她小声的说:“我觉得是可以的。”

  邢越嘴角裂开甜蜜的笑意,他俯身,动作轻柔的吻上她嘴唇,情到深处,她不知道怎么就到上面了。

  这时,门口发出密码输入正确的铃声,他们动作停住,柳青提双手抵着他,抿了抿嘴唇,想将他的味道化开。

  “我觉得,密码该换了。”

  邢越尴尬的把她扶起来:“恩。”

  纪紫君闯进来:“哥,我妈真的疯了,救救我。”

  柳青提从他身体背后冒头,而且头发凌乱,她心里有些明白,她定在原地,不知所措,她是不是打扰到他们了。

  柳青提感觉到丝丝尴尬,于是起身去倒水:“那个,坐啊,你怎么了?”

  对,她来是有正事的,她坐到沙发上,抓住他说:“哥,你这次救救我,我妈她疯了,她现在每天都赶我出去,见各种有钱的男人,这年龄都不挑了,我不想再这样了,这次不是她疯,就是我疯了。”

  邢越忽然想起那天回去,跟阿姨说她堕胎的事,阿姨说话有些不自然,原来,是阿姨授意她这么去做,他真没想到阿姨执念到这种程度。

  邢越双手握住她肩膀:“我去说,别怕。”

  柳青提拿着水过去:“喝点水,没事的,这不有邢越在吗。”

  她见沙发上坐着的两人,一同看向她,搞得她就像是多余的,她笑了笑,拿起杯子,背过身去喝。

  正好她也可以压压刚才的惊吓,这还好还没脱衣服,不然让她怎么做人啊。

  以后还是不能在客厅干这种事,感觉就像做贼一样,柳青提深呼吸,缓缓欢蹦乱跳的心脏。

  纪紫君扯了扯他衣服:“哥,我可以在你这里住一晚吗?”

  柳青提立刻意会:“那个,我先回去了,改天联系。”

  她开车回到家里,接到父亲的电话:“你什么时候带你男朋友回家,让我们见见?”

  “这个于叔,还真是大嘴巴,你们这么快就知道了?”柳青提不确定的问。

  “还用你于叔通知我们?你清官断案,这事都传遍了,还不顾你专叔叔的脸面,白白让你专叔打脸,冤枉了那么多人。”柳页青无奈的说。

  这个女儿做事还真是跟他年轻时候一样,不管不顾的,也不怕得罪人。

  “这件事,是我做的不地道,可是专叔真的冤枉了很多人,我这也是形势所趋。”柳青提理直气壮。

  反正做都做了,该骂骂,反正她是不会后悔的,她明明就做对了好吗。

  “那你打算什么时候,带他来见家长?”柳页青询问。

  说到这个问题,她满脸羞涩:“哎呀,这不是时机还不成熟嘛,到时候,你们自然就能见到了。”

  “我希望,我还能等到那个时候。”柳页青赌气的说。

  “爸,你在说什么,你当然能等到那时候。”柳青提佯装生气。

  “好了,但只有一点,别让我当外公,你们才巴巴回来。”柳页青警告着。

  柳青提仔细想着他说的话:“爸,你在说什么,我们还没到那一步。”她说完,直接挂断电话,她把手机随手扔在沙发上。

  她抚摸发烫的脸颊,嘴巴嘟囔着:“他还是很尊敬我的,没经过我的同意,不会碰我的。”

  呀,那瓶酒,糟了,她立刻打电话给邢越:“邢越,那瓶酒,你千万不能让紫君喝了。”

  邢越盯着坐在沙发上,整瓶喝的她:“这,这瓶酒,是有什么特殊意义吗?”

  “你没喝吧?”柳青提着急的问。

  “我在洗澡。”邢越说着。

  还好,还好,她心里念叨着,柳青提随后说道:“我跟你说,当初创这瓶酒的人说过,这酒啊,只能有情人喝,要是两个不相爱,那注定就是场孽缘,当初我去讨酒的时候,他怕我自己喝了,所以只给我这一瓶,跟我说,等我遇到喜欢的人,在一起喝,你千万不能喝。”

  还有这种酒?不过她认识的人,都奇奇怪怪,可能是他孤陋寡闻吧:“哦,好,你回到家了吗?”

  “我们不是手机定位吗,我回没回家,你一点都不关注啊,行了。”她把手机摔回沙发,走进房间洗澡,这人,什么时候能让她感觉到被爱包围啊。

  邢越盯着挂断的手机,莫名其妙的说着:“生气了?”

  他穿上衣服走出客厅,看到纪紫君倒在沙发上,脸颊绯红,手时不时撩着领口的衣服。

  她眼睛微微眯开,看到他时,扬起天真无邪的笑容,她突然坐起来,手板着沙发,稳住身体,她有些醉意的嘟起嘴巴:“你到底喜不喜欢我。”

  “纪紫君,我是谁!”邢越凑近。

  “邢越,我喜欢你,我真的很喜欢,很喜欢你,喜欢到,我觉得自己配不上你。”纪紫君难过的把脸枕在手背上。

  邢越轻咳:“你喝醉了。”

  他俯身将她抱起,轻轻放在床上,给她盖上被子,她不满意的一脚掀开被子。

  “我不信,你对我一点感觉都没有,我比她年轻,我可以等,等你不喜欢她。”纪紫君真诚的看向她。

  邢越直接关上房间门,他坐在沙发上,拿出他和柳青提经常看的电影,一遍遍重复的播放,心里乱糟糟的,他真的没想过,平时纪紫君在他面前就没大没小,却心里存有这种心思。

  他们是亲人,只会是一辈子的亲人。

  次日,纪紫君伸懒腰起床,昨晚的记忆突然涌上脑门,她用力拍了下自己的脑袋,她都干了些什么,这柳青提拿过来的酒,到底掺了什么药,竟然把她心里话给炸出来了。

  她洗漱好小心翼翼打开房间门,探头出去,没有听到任何声音,以为自己安全了,她抬腿走出去。

  客厅却传来熟悉的声音:“你醒了。”

  她迈开的步伐突然停住,该怎么解释,她才不会失去这个亲人,她知道,她现在说这种话不合适,毕竟他们现在还在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