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81章 你,昨晚没回家吗?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81章 你,昨晚没回家吗?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81章 你,昨晚没回家吗?

  没关系,以后有她待在他身边,她就是他的家人,而且以后的家人只多不少。

  她手指轻点桌面:“这个时候,怎么能少了酒?”

  邢越上楼,从父母房间的酒柜里拿出一瓶酒,他从厨房取出两个高脚杯倒上。

  柳青提拿起红酒杯,轻轻放在他父母的位置上:“今晚,我们一家人好好喝酒。”

  邢越又拿出酒杯,倒上酒,柳青提笑着说:“叔叔,阿姨,很谢谢你们,把邢越培养的这么优秀。”

  她抿了口酒坐下,他主动与她十指相扣,看向父母以前经常坐的位置,心里有些感叹。

  “虽然和你们相处时间很短暂,但是感谢你们,把我带到这个世界上,还认识了自己喜欢的人。”

  柳青提扭头看向他,他温柔的扯开嘴角:“吃饭吧。”

  她拿起筷子,首先夹菜到他父母碗里:“通常去别人家里吃饭,都是长辈夹菜给小辈,今天我们换过来,你父母是什么样的人?”

  “我父亲很严厉,我母亲很温柔,当我犯错,我父亲总会跟我讲道理,我还有个未出生的妹妹,她应该是个性格活泼的小女孩儿。”邢越笑着说。

  天啊,家里唯一的最小成员,竟然还在肚子里就没命了,还没来得及看这个世界呢。

  她手搭上他肩膀,心疼的说:“当时你应该很难过吧,没关系,你以后有我。”

  邢越心里很感恩的看着她,很庆幸还有她。

  柳青提别过视线,心里想着,这个话题聊的太沉重,还是换个吧。

  “诶,邢越,你是个隐形的富二代啊,你家的位置,都是豪华区,卖出去很多钱的。”柳青提笑着说。

  邢越尴尬的笑笑:“我没想过要卖。”

  柳青提用力咬住嘴唇,她这是在说什么啊,这些都是他父母留给他的,怎么可能会卖,如果换做是她,她宁愿饿死,也不会卖任何一栋房子。

  她垂下脑袋,沉默着吃饭,吃饱喝足,她主动起身:“我收拾,你去休息吧。”

  邢越握住她的手:“青提,你不必小心讨好我,我带你来我家,你还不明白我的心意吗。”

  心意?那就是见家长的意思,她都见过他的家长了,那是不是应该换她了。

  “邢越,那你想不想见我的父母?”

  “我。”邢越犹豫了。

  在这刻,她突然明白他的意思:“没关系,我等你准备好,我们再一起去见我父母。”

  邢越低头加快收拾碗筷的速度,走进厨房开始忙碌,他没有回答,他心里很凌乱。

  他隐隐觉得她的家境条件十分不错,而他什么都没有,他担心她的父母会质疑他无法给她幸福。

  所以他还想多努力,创造自己的价值,也让自己配的上她。

  柳青提洗好澡,躺在床上,窗户突然刮来一阵风,她冷的直哆嗦。

  她走过去把窗户关上,忽然想起,邢越的家人以前就住在这里,如今不在了,会不会还魂啊。

  她越想越害怕,立刻抱起枕头,她眼睛转溜溜的盯着天花板,窗户突然发出嗑嗑的声音,她吓的跳起来,跑出房间。

  她用力敲着邢越房间的门,可一直没得到他的回应,她急的推开门进去,听到浴室里有声响。

  柳青提脑袋靠在门口:“邢越,你在里面吗?”

  “恩,是出什么事了吗?”邢越立刻关掉水,穿上衣服走出来。

  她踮起脚尖抱住他,声音哽咽:“邢越,我害怕。”

  “怎么了?”他温柔的抚摸她后背。

  她摇头,总不能说怕鬼魂吧,那不就是说她怕他父母吗,不能说。

  “我,我认床,我今晚要跟你睡。”柳青提撒娇着。

  他们两个躺在床上,一起看着天花板,邢越喉结上下翻滚,想到那在沙发上没做完的事,他忍不住扭头看向她。

  今天忙的挺累的,好困啊,她缓缓闭上眼睛,有他在身边,她很快能熟睡。

  邢越侧身,嘴唇微启,看到她已经睡着了,柳青提似乎能感受到他的呼吸,手准确的搭在他腰间上。

  他忍不住笑了下,还是没能如愿,不过,看着她睡得这么香甜,他很满足。

  次日,柳青提被一缕阳光刺入眼眸,折腾醒来,她拿出手机看了眼,天啊,她迟到了。

  她掀开被子,哒哒下楼,邢越从厨房端着早餐出来:“饿了吗?”

  “我,我要去上班,我应该调好闹钟了呀,怎么会没响呢?我都跟你说我要上班,你怎么不叫我?”柳青提一句话都不让他说,只顾自己抱怨。

  他们现在的相处模式,就像结婚很久的夫妻,不分彼此,唠叨,埋怨,还有忍让。

  “你助理刚才打电话给你,我帮你请假了。”邢越拉开椅子让她过来。

  柳青提冲上前:“我今天有个很重要的会议,怎么可以请假!你问过我了吗,你就给我请假。”

  邢越看到她生气到满脸通红,自责的问:“我做错了?”

  她见他这副放低姿态道歉的模样,又有些生不气来,她深呼吸坐在椅子上,反正都请假了,那就安心吃完这顿早餐吧。

  “我刚才态度不好,邢越,我们虽然是情侣,但是没必要干涉对方的工作,如果今天你有台重要的手术,我让你陪我,你会愿意吗?”可她心里还是憋着股气,不发泄出来,她会自体爆炸的。

  “我知道了,下次不会。”邢越诚恳说道。

  柳青提整个人愣住,不知道为什么,听到他的回答,她心里空落落的,邢越在他和工作之间,这么果断的选择工作,是不是就说明,她其实一点都不重要。

  他们吃完早餐后,就一起去上班了,柳青提拿出工牌打卡,走进会议室:“对不起,我迟到了。”

  吴平站起来说:“没关系,会议我已经帮你解决了。”

  她深呼了口气,她解开外套扣子,坐在椅子上,吴平看到她还穿着昨天那套衣服,忍不住问:“你,昨晚没回家吗?”

  “恩,有点事,今早睡晚了,谢谢你,等下我请你吃饭。”柳青提抬头看向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