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86章 我下次尽量不喝醉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86章 我下次尽量不喝醉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86章 我下次尽量不喝醉

  “所以,你是骗我的?”邢越高兴的问。

  “谁让你对我朋友不好,对我家人不敬的,我这是给你小小惩罚,吃吗?”柳青提把手里的全家桶,递到他面前。

  “你吃,够吗,不够我再去给你买。”邢越主动问。

  柳青提睨了眼,这人是怎么了,突然转性允许她吃这些油炸食品了?

  不过她留下来可不是为了什么不吃亏,她就是想知道她这段时间的付出到底值不值得,如果在登机之前,他还没有出现,她回去就会跟他断的干干净净。

  她柳青提可以放低身段去迎合他,也能做到不留情面的转身离去。

  她不可能因为喜欢他,而抛弃所有,如果他不愿意接受她的一切,那他就不是个可靠的人。

  他们走出机场,看到外面人满为患,邢越疑惑,刚才来的时候,还没见到有那么多人。

  邢越温柔的说:“你在这里等我,我去叫车。”

  她从口袋掏出登机票,揉皱了,扔进垃圾桶,她想再试一次。

  他们坐车回到酒店,老板娘看到他们是一起回来的,高兴的合不拢嘴,她从柜台走出来。

  “诶,今天去我家,我亲自下厨,祝你们幸福。”

  “不用了。”以后能不能顺利在一起,还不知道呢,谈什么幸不幸福,柳青提拒绝。

  “要的,要的,我看到你们,就想起我和我老公,吵了半辈子架,直到去年他去世,我才发现,我其实挺爱他的。”

  柳青提突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刚才老板娘还劝她不要轻易离开,她当时就在想,老板娘过得幸福,当然不理解他们存在的矛盾。

  可是现在听到她这么说,如果轻易离开,等到真的失去,可能会更痛吧。

  邢越礼貌的说:“您节哀。”

  老板娘突然潇洒的说:“死的好啊,活着的人才受罪,今天就去我家,别推辞。”

  他们买了些水果,去老板娘家里,老板娘家里装饰的很小清新,合照只有她和丈夫,看老板娘的年纪,应该有孩子才对啊。

  邢越去厨房帮忙,他们端着菜走出来,柳青提拉开椅子坐下,心里想着,这种问题还是不要问了,万一是个伤心的故事呢。

  老板娘笑着说:“我说我做,请你们吃,可是他却抢着动手,说什么,他知道你喜欢吃什么,遇到这么好的人,你还考虑什么呢。”

  柳青提淡淡的笑着,没有回应,也没有表现很抗拒,因为她没想好以后。

  他们喝了些白酒,老板娘和邢越都有些醉意,只有她喝的是茶,清醒着。

  老板娘手托着脑袋说:“我第一次看到你们,就让我想起我的丈夫,我跟他吵了半辈子,无数小事,都会成为我们吵架的借口,我们结婚很多年,可我一直怀不上孩子,好不容易怀上了,可他却遇到车祸。”

  她摇摇头,再倒了杯酒喝,在仰头那瞬间,眼泪顺着眼角滑落,隐藏在发丝里,她把杯子重重放在桌面上。

  “等我赶到医院,我却流产了,我跟他吵了半辈子的假,最后他连孩子都不愿意留给我,他说过,我只负责生,他负责养。”

  老板娘的感情真的好让人羡慕,果然动人的感情,都是轰轰烈烈的遗憾。

  她身体往前,伸出手,神志有些恍惚的乱摸着,柳青提一把握住她的手。

  老板娘眯开眼睛,看到她的模样,身体自然像她靠去:“所以我跟你说,不要轻易离开,一旦离开,有可能就永远失去了,有什么事,不能在一起去解决。”

  邢越也伸手握住她们的手:“对,有什么事,我们一起解决。”

  柳青提松开他们的手,他们因为失去支撑,两人身体齐齐倒在桌面上。

  她绕过桌面,将他扶起来,邢越闻到熟悉的味道,还知道不能把全部重量压在她身上,他们配合着走出大门。

  柳青提转身要把门关上,看到老板娘一个人趴在桌上,感觉这样应该会着凉吧。

  她把他推到墙边:“你要是感觉站不稳,就扶墙,我进去下,你等着我啊。”

  柳青提走进她房间,拿起毛毯,轻轻盖在她身上,然后就出去了。

  她发现靠在墙边的邢越不见了,而且四处不见人,她跑下楼,看到邢越抱着电线杆,嘴巴一张一合好像在说些什么。

  她凑进去,听到邢越嘴里嘟囔着:“青提,我真的很喜欢你,不想跟你分开,不管你让我做什么,我都会去做,你别生我气了。”

  柳青提从口袋掏出手机,按下拍摄:“你不是说喜欢吗,那你亲下啊。”

  邢越眯开眼睛,撅起嘴巴,朝她脸颊靠近,她伸手挡住,把他摁回电线杆上。

  “流氓,你认错人了。”

  邢越迷糊的应了声,转身抱住电线杆,嘟起嘴,亲吻电线杆。

  柳青提放大镜头,拍下这一幕,简直不要太刺激了。

  紧接着围观群众越来越多,柳青提扶着他往前走:“你醉了,我带你回家。”

  邢越眼睛微微眯开:“你说我是流氓,我不跟你走。”

  他后退,转身跌跌撞撞,还要去抱电线杆,她急忙将他拦住,用整个背部顶住他的身体:“邢越,你好重,站直,你再闹,我就真不管你了。”

  邢越嘴里嘟囔着:“不管我!”

  随后他双臂死死搂住她脖子:“青提,你不可以不管我的。”

  柳青提费劲九牛二虎之力,才把他运回酒店,他们两个瘫倒在床上,一个醉酒,把另一个弄的累瘫,她这是何苦呢。

  她扭头看向他:“我下次,再也不让你喝酒了。”她说着有些喘。

  次日,邢越头疼的坐起来,抬头看向周围的环境,他回酒店了,怎么回的。

  柳青提用他带来的热水壶,给他倒了杯热水:“难受吧,你酒量比我还差,下次不许喝酒了,你都不知道你有多重,扛回来多费劲。”

  “是你把我弄回来的?”邢越询问。

  “那不然呢,还能是谁?”柳青提看向他。

  “哦,我下次尽量不喝醉,就不用你扛了。”邢越笑着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