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93章 那就明天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93章 那就明天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93章 那就明天

  柳青提忍不住笑了下:“你谈过多少任男朋友,这么了解男人?”

  “我在学校的时候,暗恋过一个学长,不过后来他出国交流了,我觉得吧,喜欢是一种感觉,爱情更需要经营。”她傲娇的扬起小脸蛋。

  “我觉得,你说的没错。”柳青提认可的轻碰了下她手臂。

  柳青提回到办公室,把门反锁,拿出手机打给他,撒娇的语气:“邢越,吃饭的时候,我不是故意的,这不是身在高位,不得不注意细节嘛,回去,我就跟你赔礼道歉。”

  “怎么赔礼?”邢越嘴角上扬。

  “你想怎么就怎么样,官人,手下留情。”柳青提娇羞的说。

  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敲响,她下意识把手机盖在桌面上:“进来。”

  “柳总监,这里有份文件,要你签字。”

  柳青提神游翻到最后一页,正准备签字的时候,发现这份文件不对劲,她从第一页翻看到最后。

  “这个问题,我第一次说了吗,你数据都弄错,是不是不想干了!”她话语藏着锐利。

  那人龟缩着,整个人很是害怕,天啊,魔鬼要复苏了吗。

  柳青提看着她愣在原地,忍不住斥责:“还愣着干什么,去改啊。”

  她立刻接过文件,快跑出办公室,还不停的安慰自己,还好跑得快。

  柳青提看到办公室门关上,恍惚间想起,她刚才好像在跟邢越讲电话,她刚才那么凶的一面,没被他知道吧。

  她立刻拿起手机,还好电话是挂断的,没事,没事。

  下班回到家里,邢越洗好澡走出来,见她疲倦的瘫在沙发上,他走过去,一本正经的坐下。

  他等了很久,都没见她开口,眼神时不时瞥向她,忘记了?

  他轻咳凑近,柳青提自然的把腿搭在他大腿上:“邢越,我今天快累死了,快拿出你的邢氏按摩手法。”

  邢越一把推开她,她就想这样蒙混过关,柳青提脚没有使力,被他这么一推,腿撞到一旁的茶几上,疼的直皱眉头。

  他听到声音,伸手想去看看她的腿有没有事,她却更快把脚收回,她揉着被撞疼的位置。

  “邢越,你干什么?”

  “我。”那句他不是故意的,梗在喉咙,始终没办法说出来。

  邢越起身,朝房间走去:“没想干什么。”

  柳青提揉着伤口,看着他走远的背影,这人怎么了,莫名其妙发脾气,她又惹着他了?

  她开始仔细回想她回到家里所作所为,好像没什么不对劲啊,到底哪里惹他生气了。

  夜深了,她倒了杯牛奶走进他房间,看到他坐在床上看书,她走过去。

  “喝牛奶,晚上睡的好些。”

  邢越继续翻阅书本,不理会她,柳青提掀开被子,坐到他身边,脑袋轻轻靠在他的胸口上。

  她蹭了蹭:“你到底怎么了?有事就说出来。”

  “很晚了,你快去睡吧。”邢越身体下滑,拉起被子。

  柳青提一脚搭在他腰上:“邢医生,你看看我膝盖红了,会不会伤到骨头啊,我该不会这只腿彻底废了吧?年纪轻轻的,实在太可怜了。”

  邢越看着她这副惺惺作态,又极为认真的模样,嘴角忍不住上扬,他见她继续这样,有些忍不住了。

  “你再不下来,你会后悔的。”

  “我有什么好后悔,这里是我家。”柳青提打趣的说道。

  邢越翻身压住她,拉起被子盖住他们的身体,柳青提推开他:“你干嘛,在我家耍流氓,你考虑好了吗。”

  “你不会说任我处置吗。”邢越啄着她嘴唇。

  经过他这么提醒,她恍然记起今天的事,她是说过任他处置来着,可没说是这个。

  她严肃的说:“邢越,我,我有点看不懂你的心,我觉得我们还是放慢些吧。”

  他身体僵住,然后从她身上翻下来:“好。”

  她现在很抗拒,跟他干这种事,他要是勉强,可能就真的失去她了。

  柳青提抿了下嘴唇,她没想到有天,她会拒绝和他发生亲密关系,可能对于他的一切,她都不是很清楚,她担心自己以后会受伤。

  邢越背对着她,给她足够的安全感,并明确,他不会对她乱来。

  他脑袋枕在手臂上:“青提,你为什么看不懂我的心?”

  是她的坚持招惹了他,可是现在却跟他说,看不懂他的心,他现在真的有些乱了。

  她刚才是情急之下,才脱口而出,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。

  “我的意思是,我们还不够了解,而且你到现在,连我家人都不肯见,你觉得我会想些什么。”柳青提起身,认真的回答他的问题。

  她会觉得,他是不是对她不够认真,所以才会拒绝见她的父母,就想有天他们关系结束,他不会有任何麻烦。

  “好,那我们就从双方父母开始熟悉,这个周末我就安排你和阿姨见面。”邢越转身着急的说道。

  柳青提被他的反应吓到,身体往后仰:“这,这么突然吗?”

  “我之前是担心自己没办法给你想要的生活,所以才不敢见你父母,如果你不介意,我们可以结婚。”邢越对上她有些震惊的眼神。

  要是换做刚开始的时候,他向她求婚,她说不定立刻就答应了,可是现在听到他求婚,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,她感觉这个是沉重的话题。

  “邢越,我觉得,我们应该好好想清楚,我们是否是彼此所想的。”柳青提掀开被子,跑出他房间。

  邢越直起身体,看向她,她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。

  经过今晚的谈话,他们冷静了三天,各回各家,这天下班,她走出公司,看到邢越的车,她走过去。

  “你,是在等我吗?”

  “我今天带你去阿姨家,见见我生活的环境。”邢越认真的说。

  柳青提系好安全带,听到他话,心里想着,原来他说真的,不是敷衍。

  “邢越,我刚下班,有点累了。”

  “好,那就明天。”邢越十分坚持,而且行动力很强,他拿出手机,打给元雅华把见面时间推到明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