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95章 我,是真的想和你在一起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95章 我,是真的想和你在一起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95章 我,是真的想和你在一起

  “七婶,找工作,让他自己来吧,我们也不清楚他想做什么,不过我们会照顾好他的。”邢越把她拉到身后,替她挡去这些为难。

  “那当然像你一样,当个医生,多有面啊。”

  柳青提嘴角有些抽搐,那是痴人说梦啊,什么人都可以当医生,那还真是无妄之灾。

  “七婶,他什么时候来?”邢越询问,她是不是说真的。

  他吃过他们家的饭。这就是恩,他会尽自己所能去报答。

  “现在,我现在就打电话让他过来。”

  元雅华笑着说:“这都快到中午了,我在饭店订了一桌,我们现在去吧。”

  她在普通的饭店订了个包间,她们走进去,看到饭店这装潢,忍不住说道:“雅华,这些年你混得不错,都可以下馆子了,想当年,你都捡我们衣服穿。”

  元雅华有些生气的说:“都过去,快,看看,想吃点什么。”

  她那会儿到嫁人的年纪,做梦都想嫁给有钱点的,可谁曾想,最后还是得认命,嫁给老纪那个穷酸小子,这有钱门槛高,她根本够不上,她也就认命了,可是她女儿不一样,一定要嫁给有钱人,过好日子。

  她那时候不像别人家的媳妇儿贤惠,会做饭,带娃,还有缝补衣服,冬天最穷的时候,她买不起衣服,老纪就去挨家挨户讨衣服给她穿。

  现在想想,那些日子简直就像噩梦一样,她这辈子都不想再回去那个小地方。

  再也不想过那种讨饭的生活,她要过,就过有钱人的生活,每天出入美容院,满脑子都是想着怎么花钱快。

  “这一个青菜,就三十多块,走,雅华,我们去菜市场买些,回去都够一桌菜了。”

  元雅华抓住她:“你们好不容易来一趟,我带你们享受生活,你们不点,我点了啊。”

  她拿过菜单,选了几个硬菜,还有些杂七杂八的饮品,酒什么之类的。

  她们这些做亲戚的都清楚,她现在日子过好了,难免不会像以前那样,花钱紧巴巴的。

  她们看着她陆陆续续叫东西,也不好说些什么,只负责吃,聊些开心的日常。

  大家吃的差不多,元雅华起身说去结账,邢越有些明白她的意思,起身跟上去。

  元雅华站在前台,结账的地方:“算下多少钱。”

  “一千七百八,您在我们饭店消费满一千,送您一张贵宾卡,以后来消费享受八折优惠,另外还可以用积分换饭店的礼品,您看看礼品单。”

  元雅华看到礼品单上,都是大牌子机器,价格都远超一千多了,算算还是值当的。

  于是她拿过笑着说:“好的,会再来光顾的。”

  邢越走过去,拿出工资卡,递给前台:“刷我的卡。”

  “是这样的先生,我们的贵宾卡,只对本人有效,不赠予他人使用。”

  元雅华推开他说:“我付钱,一千七百八是吧,给你。”

  “好的,慢走,欢迎再次光临。”

  傍晚,他们在纪家吃饭,亲戚吃饱喝足,就要解决住的问题,亲戚家离得远,要住一晚。

  七婶主动说:“今晚我们就在地板凑合一晚,明天赶早班车回去。”

  元雅华轻咳:“这怎么行,地板又硬又凉的,对你们身子骨不好。”

  再说,她都请得起她们吃饭,还安排不了她们住宿的问题,那岂不是显得她很穷酸。

  可是她刚花了一千多块,再安排住宿,起码好几百了吧,这老纪要是知道她花了这么多钱,免不了又是一顿吵。

  柳青提笑着说:“我在宾馆订了五间房,都是双人床,你们两人一张床,应该没问题。”

  “这,让你破费了,多不好意思。”

  “没事,你们是邢越的亲人,就是我的亲人。”柳青提抬头看向他。

  邢越把她送到公寓楼下:“我们……”

  柳青提解开安全带:“今天累死了,我要上去睡觉。”

  邢越送她进门,脚步停在门口,她倒了杯水喝着,余光瞥见他站在那里,迟迟不进来。

  “喂,你打开门,不进来,是在等小偷吗?”今天跟那些亲戚说话,说的有些多,喉咙都沙哑了,她拿出金嗓子,含了颗,打开冰箱看有什么吃的。

  邢越得到她的允许,走进来,换上拖鞋,朝厨房走去,他从身后抱住她:“你今天应该很不满意。”

  “不,我觉得很真实,以前的你,总是那么的优秀,让我觉得就像在做梦,遇到一个完美的人设,可是知道你是在这种环境下长大的,我忽然觉得你很接地气,我饿了,你给我做些吃的吧。”柳青提踮起脚尖,亲吻他嘴唇,随后走出厨房。

  自从他知道她家门的密码,这冰箱就不再是她的冰箱,里面充满了健康的味道。

  邢越拿出食材处理干净,然后给她简单做了一碗拌面。

  这碗拌面,有肉,有菜,看上去很富足的样子,柳青提拿起叉子,卷着面条塞进嘴里,小口嘬着。

  邢越拿起自己那份,坐到她对面:“青提,我,是真的想和你在一起。”

  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,在得知她动摇他们在一起的心,他就慌乱不已,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去挽回。

  柳青提不解的看向他:“怎么突然说这些?”

  “没什么,吃吧。”邢越担心深聊这个话题,他们又会吵起来。

  柳青提吃完,见他主动要去洗碗,于是走进房间,倒出卸妆水擦脸。

  次日早晨,他们赶着到车站送亲戚,七婶抓住她的手,把她拉到一边说道:“邢越这孩子,什么都好,就是不爱说,宁愿自己受委屈,也不愿意多说,这些我都是看在眼里的。”

  “我看得出来,邢越很喜欢你,这孩子,死心眼,你要好好待他,我知道你们城里门槛高,但是邢越这孩子优秀,你跟着他,他是不会让你受苦的。”

  柳青提忍不住看了他一眼,他优秀,她一直都知道。

  送走亲戚,邢越接到医院电话,有个病人病情突然恶化,需要立即手术,他要立即赶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