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98章 情敌住对门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98章 情敌住对门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98章 情敌住对门

  他开车到她家楼下,指尖轻轻捏着药盒子,她会不会觉得他很不负责,还是先问问她的意思。

  他坐电梯上楼,见门口虚掩着,没有关紧,他手快触碰到扶手时,却听到屋里柳青提的声音。

  “吴平,你什么时候回来的?分公司离这里挺远的。”基本上都跨县了。

  “我家在这里,我放假就回,还没说你,如果我不来,你真打算一个人换灯泡啊,你男朋友呢?”他知道他们已经同居了,一个大男人,连灯泡都需要女人来换。

  他的话,让她突然想起他们以前在一起工作的画面,吴平总是很照顾她,包括她的衣食住行,很多时候,她都觉得,他们是一个人。

  “青提,他是不是对你不好?不如,你跟他算了吧。”吴平淡淡的说。

  “吴平,你跟了我这么久,应该了解我是什么样的人,我不喜欢你这么说,他对我挺好的。”柳青提表情严肃起来。

  一个刚跟她表白不久的男人,现在劝她分手,她是什么想法。

  “你不用抱有负担,我们做不成情侣,可以做朋友嘛,难道就为了一次表白,我们就断了联系?”吴平心里有些紧张,但表面却平静如水的说出来。

  柳青提打量他笑着说:“那倒不会,你应该了解我。”

  吴平打开灯,看到灯泡亮了,走进厨房洗手,柳青提给他递上纸巾。

  他笑着说:“灯泡修好了,我也该走了。”

  “你也知道,我不下厨的,这时候,你应该不会是在等我说,请你吃饭吧。”柳青提轻松的说道。

  “别,我小命还想多留两天,这些天工作都快累死了,我还想你,闻到饭菜香,千万别来我家蹭饭。”吴平打趣的说,气氛一下子变得活跃起来。

  “我,我尽量。”柳青提笑着送他出门。

  她正要关上门,就看到邢越从拐角处走出来,她笑着迎上去:“你今天下班好早,我们出去吃饭吗?”

  “不,就在家里吃。”邢越搂着她的腰进门。

  他坐在餐椅上,倒了杯水,仰头边借着喝水,边打量灯泡。

  “换灯泡了?”他突然开口问。

  “哦,对!今晚我想吃鸡翅,你给我做。”她把东西拿出来解冻。

  邢越忍不住捏紧拳头,跟她表白的人,就住在对面,换灯泡这种事,宁愿找他,都不愿意找男朋友,难道她不应该解释下吗。

  “你自己换的?”邢越走进厨房,搂住她的腰,将她抵在桌台上。

  “哦,我本来是想自己换的,刚好撞到我以前的同事,他帮我换了,要不然,我们请他一起吃饭吧?”柳青提询问。

  要他做好饭菜,给一个随时打他女朋友注意,为此都住到对面的人吃,他是作何心情,她难道真的看不出吗?

  柳青提察觉到他好像不高兴,于是搂住他说:“你怎么了?是不是工作上发生什么不愉快?”

  邢越对上她的视线,她还在意他的心情吗,他心里有一丝丝讽刺,她该不会是对他,只是享受征服的快感,现在到手了,又开始不珍惜了。

  刚才有那么一秒,她恍惚看见他眼神透着疑虑,等她再想看清楚时,他的眼神恢复往日般的清澈。

  她疑惑着是不是自己看错了,她娇小无助的扯了扯他衣角:“别不高兴了,你这样,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哄。”

  邢越瞬间被她的模样打败,他是很爱她,所以发生这件事,他都不敢名正言顺的问清楚,就怕问出的答案,不是他想要的。

  是的,他又再一次选的懦弱逃避的方式,刚才他听见吴平要出来那刻,他下意识躲开了,但他又不想失去她,于是他把手里的药盒扔进了垃圾桶。

  他的母亲,没有妹妹之前,就是个女强人,可有了妹妹之后,她决定辞去工作,安心顾家,女人有了孩子之后,都会是不一样的,如果他们之间也有个孩子……

  邢越做好鸡翅端出来,柳青提闻到香味,立刻扔下手里的零食袋跑过去。

  她手抓起一个放进嘴里:“有了你在,我再也不馋隔壁家的饭菜了。”

  吴平还说她别闻到饭菜香,就去找他蹭饭,她现在都有邢越了,干嘛还馋他做的。

  吃饱喝足,柳青提瘫在沙发上看电视,邢越收拾完厨房,走过去,手臂将她捞起,就往房间走去。

  柳青提晃动着脚丫:“邢越,你干嘛,我还没看完呢。”

  想要孩子了,要确保万无一失,那只能多经历几次。

  邢越用脚关上房间门,把她轻轻放在床上,她双手抵着他,闻了闻他身上的味道:“你洗澡了吗?”

  他低头闻了下,他身上一股油烟味,确实不太好闻,他强忍住站起来:“我去洗澡。”

  柳青提看他走的很快,很仓促的样子,忍不住笑出声,这么着急,虽然老娘天姿国色,是个男人都难以抵挡老娘的魅力,可他这么急的,估计还是头一个。

  她拉起被子盖住身体,想等他回来,可是等着,等着,她就睡着了。

  邢越在洗手间里,越是着急,做事越慌乱,最后他只能全身洗了。

  他洗完澡吹干头发走进她房间,发现她已经睡着了,他掀开被子,躺在她身边,手搂住她的腰。

  她脑袋杵了杵,翻身滚进他怀里,模样很是乖巧,他看到她这样,忍不住低头吻了吻她额头,安心的闭上眼睛,等待睡眠来临。

  次日,柳青提伸了伸懒腰,睁开眼,就看到邢越在床头盯着她看。

  她紧张的双手捂脸:“我没化妆,还是刚起床,肯定很丑。”

  邢越将她的手拿开,亲吻她额头,鼻尖,最后落在她嘴唇上:“不丑。”

  他们很自然而然的……

  柳青提疲惫的问:“今天周末,我们有什么安排?”

  “医院还有事,我要去一趟。”邢越掀开被子去洗澡。

  柳青提诧异的看向他,所以他就是吃个快餐?然后才去上班,什么人啊。

  她拿起枕头砸向他:“下次你再这样,出去睡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