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100章 会不会多管闲事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100章 会不会多管闲事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100章 会不会多管闲事

  柳青提扭头瞪着邢越,什么意思,什么叫怀疑她和吴平干见不得人的事,邢越把她当什么了。

  邢越自知理亏,就在一旁干站着,不敢再说话,这件事,是他做的欠思考。

  她抓住邢越的手臂,怒斥:“回家。”

  她扭头抱歉的朝吴平笑了下,然后用力关上门,声音大到,让他无法忽视。

  邢越心里跟着咯噔了下,门一关上,柳青提脸瞬间全黑,她双手交叉放在胸前:“你就没有什么想要解释的?”

  “这句话应该是我先问你。”先下手为强,总不至于太被动,反正事已至此,他只能这么做。

  “我?我就觉得你怪怪的,说说吧。”柳青提板着脸说。

  邢越生气的指着门口:“你和那个吴平是怎么回事,家里电灯泡坏了,你为什么不告诉我,反而让他进门换?而且他明明跟你表白了,你还不跟他保持距离,你把我当什么了。”

  她就说,昨晚他怎么突然急性子了,平时的他,可不是这样的。

  柳青提眼神充满戏谑,凑近他:“所以,你在吃醋?”

  邢越挺起胸膛,所以还不明显吗!

  她抱住他腰,推他进房间,把他摁倒在床上:“邢越,你对我就这么不放心,我们现在都已经住在一起了。”

  没跟她在一起之前,他在医院看到那些受到婚后暴力的女子,而且还是怀疑女方出轨,就暴力殴打至软组织挫伤,就特别不解,如果不喜欢,就分开,干嘛还要承受这些。

  可他现在却觉得,如果有一方执着到底,那这段感情就不会是平静如水,日子可能过得跌宕起伏,更或者轰轰烈烈。

  邢越抓住她手臂,翻身压住她:“青提,我承认不理智,可是我。”

  “你只是太在乎我了?这种烂调子的解释,现在说了,都不会有人想听,吴平被调去分公司,平时放假才会回来,而且他住的,是公司提供的宿舍,吴平家境一般,这样不是刚好省钱吗。”柳青提单手托住脑袋。

  “那你搬到我家。”邢越询问。

  柳青提认真的说:“邢越,你难道都没有发现,每次你妹妹来,我都是无家可归的那人,我要是真搬过去,我哪还有地方睡?”

  所以她在责怪他,到现在还没办法给她更好的生活吗,也是,他现在还配不上他。

  最近有个学术论文,原本他是不想参加的,他觉得理论再多,还是没有实践重要,可是获奖了,对他来说,是一次机会。

  当下他下定决心,要报名参加,可他一时还没想好,大概方向。

  “对了,前几天,我去看过雨晨,她精神好了很多,医生说她治疗效果还不错,多谢你帮我照顾她。”柳青提亲吻了下他嘴唇。

  邢越手勾住她脖子,脸颊凑近,想再和她磨蹭一下,柳青提整个往后仰,然后十分认真的看向他:“我想跟你说件事,你上班快迟到了。”

  他摁住她身体:“我下午请假。”

  “怎么有种你自从有了女人,就不爱上班的感觉,我还想等着你包养呢,你可不能失业哦,我可是不仅管饭,还得有肉的。”柳青提手指撩起他下巴努了努嘴。

  邢越翻身钳制住她:“我尽量。”

  “什么啊,你走开,我肚子饿了。”柳青提对他手脚并用。

  “我也饿。”邢越一手拉起被子,盖住他们的身体。

  次日,柳青提穿戴整齐,打算去公园散步,却接到元雅华的电话:“青提啊,我在这里喝下午茶,你过来吗?”

  “我。”她想说,她就算了。

  元雅华却及时开口,打断她拒绝的话:“我几位医生夫人在酒店聊天,你来吧,认识认识下。”

 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,她也不好意思再拒绝,于是要了地址,换了身衣服开车去。

  柳青提走进酒店,元雅华一眼就看到她,朝她招手,柳青提走过去,拉开椅子坐下,她抬头,只见对面做了个熟面孔,她们俩一对视就认出了对方,也是,那么丢脸的事,真是叫人印象深刻。

  袁潇拿起咖啡抿了口:“柳小姐,你和邢医生怎么样了?”

  “挺好的。”柳青提淡淡的说。

  元雅华看向她们:“你们认识?”

  “有过一面之缘,不过,那都是误会。”袁潇笑得很是淡雅。

  柳青提拿起柠檬水,喝了口润润嗓子:“确实,都是误会,给你造成困扰,真是对不起。”

  “没事,邢越这人挺好的,我一直都愁他的婚事,也明面上给他介绍很多不错的女生,但都没成,能看到你们好,我挺高兴的。”袁潇也不是小肚鸡肠的人。

  柳青提看到她不计较当初的事,觉得她是个很不错的人,她们就在对视中,产生惺惺相惜的感觉。

  元雅华见吃的差不多了,她优雅的站起来说:“很感谢你们这么照顾我家邢越,他才能有今日,我应该早点请你们的,就是一直没时间。”

  柳青提看这场下午茶要散场了,不过总共她也没坐多久,没吃一口蛋糕,她从包里掏出卡,递给服务员。

  “结账,没有密码。”

  邢越找了个有本事的老婆,这下彻底从圈子里传开。

  袁潇跟在那群人身后,听到她们聊天的内容,忍不住停下脚步,等等身后的人。

  柳青提从包里拿出车钥匙,看到她还在原地,便走过去询问:“你住哪里?要我送送你吗?”

  “我有些话想跟你说,其实邢越他过得很苦,即便他过得很苦,也跟现在的家庭,没有任何实际关系。”

  她不是很明白:“你说的是什么意思?”

  袁潇诧异,她是真不明白,还是假不明白,她凑近说:“我的意思是,这家人再怎么样,都和邢越没有任何关系,你需要经营的,是和邢越的感情,而不是外人。”

  她表示不太理解:“这怎么算是外人呢,邢越是纪家收养的,纪家对他很不错,我理应是要对他们好的。”

  看来邢越什么都没跟她说,袁潇犹豫住,也不知道这件事从她嘴里说出来,会不会多管闲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