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120章 那我们回家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120章 那我们回家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120章 那我们回家

  洛枫看到她迟迟不敢上前,忍不住起身走到她面前:“到底有什么,是不能好好说的?我爷爷有很严重的心脏病,请你高抬贵手。”他知道她不是恶毒的女人。

  但眼下爷爷生死未卜,他真的没有心情安慰她,父母去世之后,爷爷一手将他带大,虽然爷爷平时很严厉,但确实倾尽全力对他好,他没感觉没父母有什么缺憾。

  如果硬要说有什么缺憾的话,那应该就是再也没叫过爸爸妈妈吧。

  “对不起,我没想过会成这样,我今天就是去辞职的。”柳青提大脑一片空白。

  “辞职?为什么?因为我吗?那天的事对你造成困扰对不起。”洛枫从未有过的认真。

  爷爷说过她的家世背景很重要,对公司来说,牢牢抓住她,就算他再混,还有钱败。

  一旦柳青提不在,整个公司,就真的只能靠他自己了,如果还没学会长大,就要学会笼络人心。

  “不是你的问题,是洛老……这件事你解决不了,我不想跟你说太多。”柳青提别过脸。

  她觉得能做出从别人手上拿走单子,然后用正大光明的方式,把单子交给她,而且让她怀疑不到一丁点,这件事,真的做的挺卑鄙的,那怎么说,也是别人的劳动成果。

  眼下这个节骨眼,她不想让洛枫知道更多,就当是洛老生病的补偿吧。

  洛枫着急的说:“那到底是为什么?爷爷现在生病了,公司我暂时照顾不了,你要是再走,公司可能真的群龙无首了。”

  柳青提想到洗手间,那些人的对话,忍不住握紧拳头:“我没有你说的那么重要,公司没有我,一样也可以。”

  洛枫追上她的身影:“你到底怎么了?”

  “好,我最多撑到你回来公司,我必须要辞职。”否则她过不了自己心里那关,她是拿着别人的劳动成果,在成就自己。

  她做事一项光明正大,升职后的单子,都是她想办法拿到的,她无法忍受自己升职的污点。

  这时,手术室的灯关闭,医生走出来:“心脏搭桥手术很成功,具体得观察。”

  洛枫手捂住胸口,松了口气:“万幸。”

  “你,不是邢医生的女朋友吗,病人是你的?”

  “上司。”柳青提有些无力的说。

  很快邢越就来找她,他见她脸色有些不好,手臂轻搂着她,带她到天台吹风。

  “好点了吗?”邢越递给她一瓶冰可乐。

  都说心情不好的时候,吃甜的,心情就会好,可是他不这么认为,他觉得喝冰的,能更快恢复过来。

  柳青提手接过,感觉到一股冷意钻入手心,她浑身震了下,看向他:“你不是不让我喝冰的吗?”

  “今天破例。”邢越给她打开。

  柳青提喝了口,虽然浑身冷透,但至少心能静下来不少:“邢越,你说靠别人上位,还能洗白自己的实力吗?”

  “青提,每个人都有不被理解的时候,如果你热爱它,那些流言蜚语,根本打败不了你。”邢越回想起给厉先生动手术那幕。

  他提出这个手术的时候,基本全盘否定,还有人在背后说他闲话,可那又怎么样,最后他不是用这个手术救活了厉先生。

  所以,只要足够热爱,任何事都不能成为打垮他们的绊脚石。

  柳青提停止住自己的难过,扭头看向他:“你,有过这种经历?”

  邢越点头,却不愿意提及,因为已经过去了,没有当时那种不甘的感受,所以不知道该用什么情绪说出那件事。

  她抱住他,轻轻抚摸他后背:“我的邢越真可怜。”

  可怜?现在是谁在安慰谁?邢越盯着怀里的人,不过她投怀送抱,他也不能拒绝,他手臂搂着她,低头亲吻她发顶。

  “心情好点没?”

  柳青提点点头:“你帮我问问心脏科的医生,就是给洛老手术的那个医生,问问他,洛老的病情有没有问题。”

  “好,我们一起去问。”邢越握紧她的手,带她下楼。

  “诶,我就不去了,就当我没问过。”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洛家的人。

  “那你在门口等我,我马上回来。”邢越走进电梯。

  过了会儿,邢越脱下白大褂,换上自己的衣服站在她面前。

  柳青提好奇的问:“你不是要上班吗?”

  “休息一天,没什么关系,帮你问过了,洛老身体底子好,没什么事。”邢越靠近她耳边说道。

  一听到他没什么事,身体忽然放松下来,她笑着说道:“那可不,想当年,洛老的事例,那可是传遍我爸妈那年代。”

  就是,就是现在年纪大了,反而有些拎不清,这种事情也能干得出来。

  邢越看着她,刚开始讲的兴致勃勃的,可是讲到最后,却连笑容都没有了,难道她的心情跟洛老有关吗,是不是洛家欺负她了。

  “青提,你到底发生了什么?”

  “没什么,时间还早,我们去看电影吧。”现在这个点回到家,也不知道能干什么,还是做点事,转移下注意力。

  电影开始,周围一片黑暗,她盯着屏幕,手里捧着爆米花,吃着吃着,爆米花盒子空了,可电影才进行到一半,她顿时觉得无趣极了,不想再看下去。

  邢越伸手摸向身边的人,却发现身旁的位置空了,他立刻追出去,看到她坐在椅子上发呆。

  很少看到她这样,每次她都精神活力的出现在他面前,他已经知道,她心情不好跟洛家有关系,但具体发生什么,他不清楚,她越不说,他越担心,心里越发猜测。

  他记得洛枫好像喜欢她,是不是这个洛枫对她做出什么出格的事。

  她说,靠别人上位,实力是不是就没办法证明,她靠洛枫上位?

  只要欺负她的人,他不会放过的。

  他迈开腿朝她走过去:“你怎么不看电影?”

  “忽然发现一个很喜欢的电影,不停的看,重复的看,好像有些腻了。”柳青提兴致缺缺的说。

  “那我们回家。”邢越牵起她的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