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121章 她跟我不一样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121章 她跟我不一样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121章 她跟我不一样

  白灵听到开门声,扭头:“喂,你们都去哪里了?家里就放我一个人,吃饭了没?还是一起点外卖?”她说着,就见柳青提径直走回房间,就像被人抽了魂。

  她指着房间问:“怎么了?”

  “没事,我可以解决,我去做点吃的。”邢越挽起衣袖,走进厨房。

  邢越盛好饭菜,拿到房间门口,轻轻敲门:“青提,吃点东西,说不定心情会好,那我给你放房间门口了。”

  临睡觉前,他看到饭菜还在,回到房间怎么都睡不着,半夜还惦记着她吃饭,整夜睡不着。

  自从父母去世之后,他每次闭眼都是那血腥的画面,所以他睡觉不沉,很容易醒过来。

  他的睡觉,就相当于正常的闭目养神,周围发生的事,他都一清二楚。

  邢越看到门口的饭菜,她没有动过,于是端起,走进厨房清洗。

  早晨,他做好早餐就去上班了,他换上白大褂气势汹汹的走进洛老的病房。

  他看到洛枫还在睡,直接把洛枫拎起来,走出病房,洛枫半睡半醒,脾气特别暴躁。

  他手臂用力一甩:“你他妈,谁啊,是不是有病。”

  邢越一拳过去,洛枫脸颊结结实实挨了下,这下彻底没了睡意,他看向邢越,舌头顶了下伤口。

  “你这一大早的发什么颠?”叶枫生气的说。

  “我问你,你们洛家,到底对青提做了什么?”邢越质问。

  他们两个一大早在走廊拉拉扯扯,很快引来大家的注意,护士上前拉住邢越。

  “邢医生,这里是住院部,禁止喧哗,你是医生,这点自觉还是应该要有的。”

  邢越甩开护士,是,他是医生,可他同时是个男人,保护自己的女人,是必须去做的。

  洛枫算是清楚了:“我鬼知道她在闹什么脾气,我问她也不肯说,你该不会以为是我对她做了什么吧,我倒是想,可是她根本不给机会。”

  “你最好说的是事实。”邢越警告道。

  “我有必要撒谎吗,我喜欢青提。”洛枫直接袒露内心的想法。

  “你不配。”邢越说完,走进电梯。

  洛枫听到他的话,心里气急了,什么叫不配,要是没有他,以自己对青提的深情,早就娶到手了。

  闹过一场,洛枫彻底没了脾气,他看到围观的人,怒斥:“看什么看,没看过这么聊天哒,都回去吧。”

  他打开病房走进去,见爷爷坐在床上,清醒的看着他,他激动的跑过去:“爷爷,你醒了,我现在立刻叫医生。”

  医生走进来检查,确定数据没异常,只需要好好休息。

  洛枫坐在床边,带着小孩子的慌乱,差点就哭鼻子了,之前听管家说,爷爷身体不舒服住院了,可当他想回去的时候,爷爷突然又好了,还能跟他视频,开玩笑。

  那时候他在国外,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,可这次,他就在,看着爷爷倒下那刻,他突然觉得自己要长大了,他不能再让爷爷操心。

  “你都已经是大人了,哭什么哭,老子当年流血,挨子弹,都没吭过一声,你跟我差远了。”洛老不满的说。

  当时有那么一瞬间,他想去找老伴,可心里始终还是放不下他这个不成气候的孙子,所以他又回来了,继续盯着洛枫。

  他拍拍洛枫的手背:“等哪天,我双脚一蹬,洛家就只剩你了,柳青提想辞职,实在不行,就让她走,我听说穆家那姑娘,对你挺不错,穆氏集团也是靠山。”

  “我不喜欢穆沐,你不是喜欢青提吗,我现在就像她求婚。”洛枫吸吸鼻子。

  “你明明知道柳青提不会答应你的,洛枫,我让你回来,是为了柳青提,如果搞不定,还有别的人选。”洛老认真的说。

  洛枫表情严肃:“爷爷,你把我当什么了,我可以随随便便爱上一个女人,甚至乎跟她躺在一张床上,我是有思想的人。”

  何时曾经那个幽默逗趣的爷爷,现在变成这样,把他当成一颗棋子去驱使,他是人,不是机器,任人都可以摆弄。

  洛老被他气的剧烈咳嗽起来,他慌乱的倒了杯水给爷爷:“爷爷,你才刚做手术,千万别动怒。”

  他勉强喝了口水,缓过劲说:“洛视眼镜,是你父母白手起家而来,我不能让它败在我的手上,当年你父母去世,我临危受命,开始学习管理,那年我六十岁,一手把你拉扯大,一手管理公司,有多难!”

  “那时你还小,我可以纵容你,包括你的不上进,可是现在,我力不从心,我管不动了,我要是不为你想好后路,我怎么去见你死去的爸妈。”他闷咳着。

  洛枫听到爷爷这么说,他内心十分的自责,都怪他,当初他要是多听爷爷的,不至于现在要靠别人。

  他握住爷爷的手:“爷爷,我报了经营管理的课程,我这次一定好好学,你等我。”

  “洛枫,爷爷还能有多少时间等你啊,既然你想学,那就去学吧。”

  站在病房门口的柳青提忍不住捏紧果篮,原来他真的早就知道她的身份,他真的在为洛枫选老婆。

  他不仅把洛枫当成一颗棋子,她也是。

  她深呼吸,敲了敲门,洛枫立刻擦过眼泪:“请进。”

  柳青提走进来:“洛老,我今天是正式跟你提出辞职的。”

  洛老靠在枕头上,淡淡的说:“行,留不住你了,但是我有个条件。”

  “你想让我将穆沐留在公司,让她走我的路。”故技重施,让穆沐也觉得自己能干,从而对阅视死心塌地,他真的把所有人当成傻子吗。

  洛老经历过很多,略带沧桑的眼眸看向她,猜到她刚才在门口听到他们的对话,不过没关系,她已经没有作用了。

  “你可以这么说。”

  柳青提拽紧拳头:“洛老,我是无依无靠来到这座城市,可是穆沐跟我不一样,她就在这座城市扎根,如果有一天,她发现,您骗了她,可能结果,不会辞职那么简单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