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125章 我是不是错了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125章 我是不是错了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125章 我是不是错了

  不是说好聚好散吗,临了还给她憋了这招,还真是良苦用心呐,为了对付她,都把洛枫控制住了吧,还真是人在国外,真以为她会信!

  这件事摆明了就是圈套,这个局,她不进也得进,她上了警车,跟他们到局里。

  她进局子那一幕,被早就埋伏在周边的记者拍下,然后写成头版头条,她在模棱两可的消息中臭名远扬。

  柳页青看到这个消息,立刻动身前往她所在的城市,于重铭跟在他身后走进酒店房间。

  “老爷,我觉得这件事,你也不用过分紧张,您不是一直都不太喜欢小姐的男朋友吗,趁此机会,小姐在这里待不下去了,就可以回家了。”

  柳页青板着脸说:“我柳页青做事光明正大,我是想我女儿跟那人分手,但不是受了委屈分的,你立刻去安排,我要见洛老。”

  “洛老住院了,那人多眼杂,万一在医院他出点什么事,我们真的有嘴说不清了。”于重铭提醒道。

  “你第一天跟我吗,按老方法去做。”柳页青挥手,让他去把事情办好。

  傍晚,于重铭将洛枫迷晕带出来,把人扔到酒店房间地板上,柳页青看都不看一眼,直接拿起酒店座机,拨通洛老的号码。

  “洛老,真是好久不见了,我最近都没见到你,所以我请了你孙子过来,陪我喝茶,聊天。”

  “是,是吗,你想见的是我,跟我孙子无关,你最好保证他平平安安。”洛老威胁道。

  他的女儿现在还在他手里,洛枫要是受一丁点伤,那大不了就鱼死网破,反正他这把老骨头,也没多少年命了。

  “那是必须的,我想见的是你。”柳页青挂断电话。

  洛老查起他打来的座机号,那是分分钟的事,他掀开被子下床,换上自己的衣服走出病房。

  半小时后,他们面对面的坐下,洛老眯起眼睛:“不知道你找我来,是想聊什么。”

  “听说查贪污的人把我女儿抓去了,我不太清楚这件事,洛老,你知道吗?”柳页青就想知道他装疯卖傻到什么时候。

  “有这种事吗,快去查。”洛老低吼身边的管家。

  柳页青伸手制止,这老不死的,还真想装到底:“不用查了,告诉他,发生了什么。”

  于重铭上前:“我家小姐,被误会拿了你们洛家不干净的钱,以我家老爷的财产,需要贪你们这几十万,真是可笑,如果你们还要查,那不介意,也查查洛视集团上下的财务。”

  既然要查,那就全部一起查,怎么可以只查他女儿,大家都心知肚明,开公司的,总有几笔账是见不得光的,要是一旦查出来,大家一起来承担,就是不知道谁的损失更重了。

  洛老听出柳页青在威胁他,要是换做以前,他早就挨枪子了,也就放到现在和平年代。

  “肯定是误会,等我孙子醒来,我们在好好问问。”洛老笑着说。

  柳页青拿起茶抿了口:“您能这么想,自然是好的。”

  他看了眼身旁的于重铭,于重铭去洗手间打了盆冷水,直接泼在洛枫身上。

  他冷的浑身发抖,惊厥中醒来,洛枫看向四周,发现自己身处酒店房间,他怎么会来到这儿,他不是在家里准备学校报名的事吗。

  ‘阿秋’他揉揉鼻子站起来,看到很多人都在,他踉跄起身,发尖滴着水,他浑身躺着水,他被吓到了。

  于重铭递给他一条干毛巾,伸出手臂,制止他在往前走。

  再往前走,整个屋子都会滴满水渍,这无疑是在给他们增加工作量,还是待在原地哪都不要去。

  洛老看到很是心疼,他没想过柳页青会这么不给他面子,竟敢这样对待他的孙子。

  而柳页青无关痛痒的挑了下眉,他女儿进去几个小时,利息应该好好算了。

  洛枫疑惑的问:“爷爷,我怎么会在这里?”

  柳页青看向他:“他们告我女儿受贿是怎么回事,而且受贿的钱,是从你账号流出,是不是应该给我个解释!”

  与生俱来的威严,很有震慑力,洛枫大脑一片空白,而后仔细回想他所说的,想好了再回答。

  “那钱是我额外给青提的工资,她确实做事不错,这是她应得的,青提怎么了?”

  柳页青不想再说这件事,只是冷眼看向洛老:“既然是场误会,就麻烦洛老发个声明。”

  “这是自然,洛枫,我们走。”他沉下脸。

  他们刚走到门口,柳页青提醒的声音,在身后响起:“要很诚挚的道歉,否则,我就算豁出去,我也要把你们洛家搅得天翻地覆。”

  话音刚落,响起杯子碎裂的声音,洛枫扭头看了眼,只见他徒手拍碎了喝茶的杯子,他的手心还流着血触目惊心。

  洛老拉住他手臂,坚定不移的走出这扇门,再走进电梯,直至离开,洛老都没有回过头看走过的路。

  于重铭拎着药箱上前:“老爷,你没必要伤着自己,去警告这些人。”

  “他们就是这样欺负我女儿的,这口气我咽不下去,这孩子离家这一年多,不知道吃了多少苦,不过,这也都怪我啊,重铭,你说,我是不是错了?”柳页青难过的说。

  “老爷,你所做的,都是为小姐好,这出发点怎么可能错了呢。”于重铭安慰道。

  “是啊,我怎么就错了呢?”柳页青叹了口气。

  很快她被放了出来,柳青提站在刑侦科门口,伸了伸懒腰,她能平安的出来,肯定是她爸来了,猜都能猜到,不然谁会这么快就能把她捞出来。

  她拿出手机,立刻接到于叔叔的电话:“青提,你爸在酒店,出来了,就过来看看。”

  柳青提摁了摁门铃,于重铭打开门:“小姐,老爷在里面。”

  “爸,谢谢你及时赶到。”柳青提认真的说。

  “如果我没有及时赶到呢,是不是就要坐牢了?”柳页青看向她。

  “怎么会呢,里面不给打电话,说我这是观察期,担心我和别人勾结,转移证据。”所以她还没来得及找救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