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135章 遇产妇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135章 遇产妇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135章 遇产妇

  “诶,就算我不是你女朋友,你也不用对所有女性避而不及吧?”她扯下口罩,不满的说道。

  邢越厚密的睫毛,轻轻扇动,眼睛盯着前方,身体一动不动。

  他这个样子,真的把她吓到了,她双手紧张的摇晃他的身体:“邢越,你没事吧?”

  在剧烈晃动中,他猛然回过神,他看向身旁的人,自然的避开触碰。

  “厉小姐,你跟踪我?”

  别说什么凑巧,刚好一个航班,刚好临近的位置,他不会相信。

  厉莉坐好,觉得没什么好隐瞒的:“我就是要跟你一起去,北京那边邀请了我父亲出席,我父亲没空,我代表了。”

  其实就是一个小活动,父亲根本不会多看一眼,但她知道他要去背景,所以就从垃圾桶捡回这张邀请函。

  她见邢越不相信的表情,从小包里拿出邀请函递给他。

  “邢医生,我很感谢你救了我父亲,但除此之外,你别有别的想法,我才不是跟踪你,我们这叫缘分。”她指着他们的位置,说跟踪太难听了。

  邢越板着脸,不再说话,他戴上眼罩,准备睡几小时。

  厉莉笑着说:“你知道吗,父亲就是我的全世界,当时在手术室外,主刀医生让我签病危通知书,我感觉我的世界塌了,没有什么活下去的动力,是你的出现,让我从这段伤痛中走了出来。”

  “这大概就是峰回路转吧。”当时在手术室外,她不停的向上天祈祷,只要父亲能活下来,她以身相许都可以。

  可惜,他不需要她的以身相许,她有些遗憾的看向他。

  邢越陷入沉默,她说的,他也曾感同身受,没人会比他更了解,亲人在面前死去的痛苦。

  “噢,好痛,救救,救救我的孩子。”

  空姐听到声音,立刻赶过来,看到孕妇羊水已经破了,立刻拿起对讲机,跟机长申请临时降落。

  机长说,最近的机场,也要二十分钟,空姐立刻跑到各个舱询问有没有医生。

  邢越摘下眼罩冲上去,他拿出随身携带的一次性医用手套,他戴上手套,俯身:“我现在要检查宫口,放轻松。”

  她不停摇头:“你别碰我,我要到北京再生,我不要在这里,我不要。”

  厉莉看到她那么难受,想到邢越毕竟是男生,对女的下手,总归不太方便,于是推开他。

  “你还有多余的手套吗,我来,你教我。”

  空姐从仓库里拿出毛毯,沿着位置包住,挡住所有人的视线。

  邢越在外围教她操作,厉莉检查完,紧张的举起手:“有这么大。”

  “五指,只能接生了。”邢越告诉空姐需要准备什么东西。

  邢越把工具消毒好,这时,人群中有个身影跑出来:“我是妇产科医生,我来接生。”

  “交给你。”邢越把东西递给她。

  妇产科医生钻进去,看到厉莉跪在地上,守着孕妇,她询问:“你是孕妇的什么人?”

  “我,我不认识她。”厉莉慌乱的说。

  “有医学常识吗?”医生询问。

  “抱歉,没有。”厉莉摇头。

  让一个没有医学常识的人碰孕妇,这不是闹吗,她着急的说:“刚才消毒工具的小子进来帮手。”

  “不,不要,我拒绝男医生,我不要在这里生,我不要,不要。”产妇不停的摇头。

  妇产科医生怒斥:“你已经开五指,是孩子重要,还是面子,这里没有止痛针,你只能忍忍了,我叫你使力,你就使力,听懂了吗。”

  半小时后,婴儿呱呱坠地,妇产科医生操作十分的熟练,很快婴儿脱离母体,而此时飞机降落,医护人员早就在等候,他们一起送孕妇上救护车。

  邢越盯着手里的血,看向襁褓里的女婴,恍惚他好像看到自己的妹妹出生了。

  他的妹妹,还有一个月就要出生了,母亲为她准备了婴儿房,可惜,只有他活下来了。

  这成为他一辈子的伤痛,看着她们母女平安,就像看到自己的母亲和妹妹。

  厉莉见他愣在原地,手臂推了他一下:“赶紧去收拾下吧。”

  他猛然回神,朝洗手间走去,在门口碰见刚才那个医生,她对他赞赏有加:“你是妇产科的?”

  “不,脑科的,以前去看过接产手术。”邢越浑身有些无力。

  “噢,你干得不错。”她笑着说,就往经济舱区走去。

  邢越走进去收拾一手的血,然后走回头等舱,袁绍团朝他竖起大拇指,干得不错,他们都听说了。

  谭金耀在旁叨叨:“一个脑科医生,去做妇产科医生的活儿,像什么话。”

  袁绍团推了他一下:“你怎么说话呢,这说明我们邢越什么都会,全能医生,你除了叨叨,你还会干什么?”

  “我,我不跟你们说,你们两个挤兑我。”谭金耀生气的说。

  袁绍团警告道:“来之前你怎么说的,坚决不给我惹祸,这都出来了,你少说点。”

  “好,我闭嘴,闭嘴行了吧。”谭金耀拉下眼罩,继续睡觉。

  袁绍团扭头看见他脸色不太好,关心的询问:“你没事吧?”

  “可能有点晕机。”邢越拉下眼罩,身体一动不动,就像睡了过去。

  当年家人的死,还历历在目,就像昨天发生的事,他好恨,为什么到现在他依然找不到肇事者。

  他们明明按照交通规则行事,没有超速,可一辆突然出现的小货车,急速撞向他们,车子侧翻,只有他活了下来。

  为什么,他的父母不把他也带走,留他一个人,无依无靠。

  他想着,眼眶突然有些湿润,流出的泪,很快被眼罩吸去,让身旁的人,看不出一丁点的异样。

  飞机平安抵达北京,他们下了飞机,去等行李,然后就去酒店办理入住。

  厉莉刚好出现在他隔壁房间门口,他盯着她:“厉小姐,你的行为,很幼稚。”

  “我这次出来,是低调出行,当然不能住太好的酒店,这次是意外。”厉莉刷开门卡,推门进去。

  她倒在大床上,想到邢越就住在隔壁,整个人就特别的激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