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139章 家里出事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139章 家里出事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139章 家里出事

  厉莉被吓了一跳:“她,她是谁啊?”

  疲惫驱使着柳青提向后倒去,继续睡,她已经连续两天两夜没有睡觉了,这次天塌下来,她说什么都清醒不了。

  邢越见她还没醒,不知道为什么,会有种侥幸心理,可他和厉莉真的什么都没有。

  也许是他不知道该怎么去解决这种场面,所以当青提没醒来时,他是如释重负的。

  “她是我女朋友。”邢越认真的说。

  厉莉双眼充满不可能,他女朋友现在正忙着和别的男人你侬我侬,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,难道邢越背着她找别的女人。

  她在这里,他还去找什么女人啊,她不就是吗,她心底有些小羞涩。

  但她还是朝床走过去,她一把掀开被子,看到床上的女人,被黑发挡住脸颊,她伸出手。

  邢越倒了杯水转身过来,就看到厉莉已经动手了,他走过去,严厉的说:“厉小姐,你已经严重打扰到我的生活了。”

  柳青提一如睡得像个死人,没有任何动静,厉莉死死盯着床上的人。

  这人为什么没有一点反应,是不是心虚,她看,这根本就不是邢越的女朋友,只是个临时女人,可是她不懂,为什么他宁愿碰别的女人,也不愿意碰她。

  厉莉突然抱住他,嘴唇凑近,强吻他,可是却被他躲开了,她嘴唇印留在他白色衬衫上。

  邢越脸色冷冰冰的:“厉小姐,你够了,你已经打扰到我的生活。”

  “邢医生,你是我第一个男人,我不比这些女人干净吗?我喜欢你,我不相信你一点感觉都没有。”厉莉激动的抓住他的手。

  “我说过了,她是我女朋友。”邢越再严肃认真的说一次。

  “邢医生,我原以为,你是正人君子,既然你喜欢,不妨考虑下我。”只要他能对她,像对柳青提一样,她都可以的。

  邢越忍不住伸手赶人,将她推到门口:“厉小姐,我已经和你父亲说的很清楚,以后别再联系。”

  他说完后,直接关上房间门,他坐到床边,伸手撩开她的头发,看到她很深的黑眼圈,真的是休息不好。

  刚才的话,她应该没有听到吧,他忍不住伸手抚摸她脸颊,她依旧没有任何动静。

  不过他深想,如果青提听到刚才的对话,应该火爆的站起来,和厉莉对峙。

  可是她什么都没有,她最近在忙些什么,怎么会这么累。

  邢越把桌上的早餐扔进垃圾桶,又重新买了份,然后才去医院。

  柳青提一觉睡到黄昏,她伸了伸懒腰坐起来,感觉浑身轻松,她掀开被子下床,盯着身上的长款衬衫,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深。

  应该是昨晚她睡着以后,邢越帮她穿上的,这么细心体贴的男人,怎么就被她遇到了,还被她收入囊中,她真是太伟大了。

  是该去会会这个厉小姐了,她找来前台:“隔壁那个厉小姐,是怎么回事,一天到晚鬼哭狼嚎的,吵死人了。”

  前台查询住房信息后,狐疑的看向她:“柳小姐,厉小姐的房间,和您中间是隔开的,您是怎么听到的?”

  “噢,那个,我可能听错了,没事,你们忙。”她挥挥手。

  前台离开后,她走到厉莉房间门口,双手叉腰,她很有耐心的摁了摁门铃。

  她等了很久,都没有人开门,于是改拍门。

  这声音这么大,都没人来开门,她是不是就不在里面,她该不会去邢越医院找他吧,现在的小女生,都这么不要脸吗。

  她回到自己房间,她来的匆忙,都还没问清楚邢越的情况,他到底在哪家医院学习。

  她拿出手机打给他,邢越手机关机,根本打不通,她倒在床上,奄奄一息,真的要急死人了。

  这时,元雅华打电话给她:“青提,你和邢越在一起吗,老纪,老纪刚才从工地上摔下来,浑身是血,被送进了医院。”

  “你先别着急,邢越在北京学习,可能在忙,所以没时间接电话,我现在就去找他。”她着急的说。

  “好,我等你们回来。”元雅华在电话里哭起来。

  柳青提现在也联系不上他,只能先帮他收拾行李,等他一回来,他们就走。

  还有上网订机票,一切都在有条不紊中进行。

  傍晚,邢越拎着外卖回来:“青提,饿坏了吧。”

  柳青提立刻放下手机:“邢越,纪叔叔从工地上摔下来,浑身都是血,刚才阿姨打电话找不到你,就找我。”

  “我们现在立刻回去。”邢越看到已经收拾好的行李箱,拎起就往外面走。

  柳青提询问:“那你这边学习怎么办?”

  “已经基本结束,剩下后续问题,老袁可以解决,我们先回去。”邢越认真的说。

  “好,我已经订好机票了,纪叔叔,现在就在衡光医院。”柳青提跟他说明情况。

  他们一下飞机,立刻赶去医院,远远就听到元雅华的哭声,邢越推开门,听到她在喊。

  “老纪啊,你的双腿要截肢,这以后我们娘俩该怎么活,我们都指望着你那份工资呢。”

  邢越去办公室找他的主治医生:“我叔叔,他怎么样了?”

  “邢越,你过来看这个,双腿严重感染,摔下来的时候,没有及时处理,送到医院,已经,哎,我们已经抢救过,现在还是看你们的意思。”医生负责任的说。

  邢越浑身就像泼了冷水,从头冷到脚,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医生办公室的。

  他推开病房门,柳青提上前:“医生怎么说?”

  “老纪,老纪,你醒了,你快吓死我了。”元雅华擦干脸颊的泪水。

  “我这还不是没死吗,你在这儿哭哭啼啼的,弄的我心烦,我想和邢越单独说说话,你们出去吧。”

  她们从病房里走出来,他们在病房里聊了好一会儿,出来的时候,纪叔叔已经睡着了。

  邢越平静的说:“叔叔同意截肢。”

  元雅华激动的说:“不行,现在老纪双手好好在那里,不也什么事都没有吗,我不同意截肢,我们现在就出院回家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