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148章 我只是想要钱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148章 我只是想要钱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148章 我只是想要钱

  白灵一脸嫌弃:“你好歹也是当老板的人,怎么过的这么寒酸,你这样,我都不好跟你要钱了。”

  “我说给你啊,就是不知道你要几百,还是几块,几毛?”柳青提越说越没有底气。

  白灵板着脸问:“你不是和对门去创业了吗,他就没什么资源,你们两个,是抱团取暖,还是抱团找死?”

  “公司刚起步,真的很难,不过以后会好的。”柳青提边摆弄着,边说道。

  “我是真不知道,你哪来的自信了。”白灵摇摇头,往外走去。

  邢越下班看到她的信息,立刻换上衣服,离开医院,在车里,他接到陌生号码。

  “邢医生,我们见一面,有些事,想和你谈谈。”是位年长的先生。

  “请问你是?”邢越完全听不出他的声音。

  “我是厉莉的父亲,我让助理发地址给你。”厉先生说完,就把电话挂断了。

  邢越到下个路口,拐弯,直接到郊外的度假村,而此时厉先生,正坐在草坪大的遮阳伞下喝茶。

  服务员拎着他过去,邢越和他并排坐下,看着不远处色彩斑斓的寨子。

  难得在喧闹的城市里,还有如此僻静的地方,空气非常的清晰,耳旁还传来少数民族的歌声,微风吹过,空气中都带着花香。

  “邢医生,知道我找你的是为什么事吗?”厉先生突然发问。

  让他原本静下来的心,一下波涛汹涌:“是关于厉小姐的?”

  他想到之前阿姨要走她二十万的事,的确是不合适的,但他很快就把钱还回去了。

  但这件事始终都让他十分理亏,厉先生抬头看了他一眼:“知道就好,不知道你现在对我女儿是什么想法。”

  “我和厉小姐很早就说清楚了,我跟她不可能。”邢越直白的说出口。

  “不可能?可你双手向我们厉家要钱,而且胃口一次比一次大,没觉得不可能啊。”厉先生讽刺的说。

  邢越站起来,觉得他说这话,有侮辱的意思:“我没有和厉小姐拿过钱,那次我知道之后,马上就把钱还给厉小姐了。”

  厉先生眯了眯眼睛,之前觉得他这人负责任,挺靠谱的,没想到做了,不敢承认。

  他手指抖动两下,身后的助理,把账单摆在他面前,这是最近一个月的。

  邢越只看到数据,一次比一次钱多,他完全看不出有什么问题。

  “我女儿平时开销不大,有需要,都会找我买,可是这次,她花了很多钱,却一个东西都没有带回家,我找人去查,查到我女儿买了很多东西,送给了这个人,你很眼熟吧。”

  助理把照片摆在他面前,邢越看到,是元雅华,不是让她不要拿别人的东西吗,她怎么。

  他还是应该要相信他的家人:“这中间会不会有什么误会?”

  助理还从信封里拿出她们交易的照片,还有元雅华利用厉莉倒腾转手卖东西,赚的可不只是一点。

  邢越忍不住拽紧拳头:“厉先生,这件事我会给你一个交代。”

  厉先生扯直衣角:“我不需要交代,这点钱,用了就用了,我不会在意,我只是觉得,你在玩弄我女儿的感情。”

  “我和厉小姐真的什么都没有。”邢越保证。

  “这钱,你要是还不起,就安安心心和我女儿交往,我不需要你爱她,我只需要你对她百依百顺。”

  感情就是这样,等到他尝够甜头,有种感情就是日久生情。

  而他会把女儿所有的后路铺好,铺平,保证让邢越除了爱她女儿,没有别的路走。

  “厉先生,我觉得你是在侮辱你的女儿,这件事我会了解清楚,给你个交代,钱我会尽快还上,不管多久。”他执着的说。

  “邢医生,我给你选的路,已经是最好的,你不妨考虑。”厉先生自信满满的说。”

  这天,纪紫君刚好放周末,从学校回来,正接受家里人爱的关注,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。

  她蹦跶起来,跑过去开门,看到他,笑咪咪亲昵的挽住他手臂:“哥,快进来啊,你没有家里的钥匙吗?”

  元雅华躲开她的视线,他一个外人,又不住在这里,要什么钥匙,配了,还费几块钱,敲门挺好的,反正家里每天都会有人在。

  邢越板着脸,朝元雅华走过去,本来这件事,他不想让纪叔叔上火,可是如果不当着所有人的面问,她可能不会承认。

  他冷着脸说:“你拿了厉莉多少东西,那些东西值多少钱。”

  元雅华心里咯噔了下:“没,没有啊,上次不是签了保证书吗,我真的什么都没拿。”

  纪叔叔看向他们,从他们两人之间,他宁愿相信邢越的话,他手上的筷子重重拍在桌面上。

  “说,拿了多少。”

  元雅华浑身一震:“真,真没有。”

  纪紫君走过去推了她一下,小声的问:“妈,到底怎么回事?”

  元雅华拍拍她的手,表示没事,让她继续吃饭。

  邢越气愤的说:“你是不是要等别人家长找上门了,你才承认,你到底拿了多少,统统还给她。”

  元雅华看到他,浑身震了下,这还是第一次见他发这么大火,平时他很少话,而且温顺,她都潜意识以为他没有脾气了。

  纪叔叔指着她说:“你要是这么想要钱,你就从这个家滚出去,和你的钱过。”

  “我,我,那些东西不是我要的,是她给的,她说给东西,不是钱,没事,我就想着这个家大大小小都需要用钱,我这不是在为邢越减少负担,所以就按原价在网上拍卖。”元雅华后面越说越小声。

  “你。”纪叔叔气的想站起来扇她巴掌,可在这刻他清晰的发现,他失去了双腿,这种无力感,让他感觉不配活在世上。

  “元雅华,你怎么能这么做,你这样,让那女生怎么看我们邢越。”纪叔叔指着她。

  “我没想那么多,我只是想要钱,邢越,我真的不知道会这么严重。”元雅华一下子害怕了。

  邢越冷冷的说:“要么你负全责,要么,把钱交出来,还给厉莉。”

  他眼下也只是想吓唬她,让她下次别那么做,并不是真的想推她出去担责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