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150章 邢医生的盘问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150章 邢医生的盘问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150章 邢医生的盘问

  厉莉恍然抬头,她就像是被人按下暂停键,又突然被人召唤。

  她视线定格住,眼泪的刷的下就流下来了,她不停的摇头:“我不是故意的,不是故意的。”

  这时,病房门被推开,走进来一位年长的先生,在广告界待久了,多少还是能认点人。

  柳青提看向他,厉先生怎么会来病房看邢越,难道邢越用新的手术方式,救活的人,是厉先生?

  “莉莉,这怎么回事?”

  厉莉张开手臂,抱住厉先生的腰,把脸埋进他腰间无助的哭着。

  也没听说厉先生身边有什么女人啊,这位难道是厉先生的女儿?

  不过她从不打听这些人的事情,只要合作顺利就够了,她呆呆站在原地。

  邢越原本想逃避过去,但是听到厉先生来了,担心他在病房会说出更多,于是睁开眼睛。

  “青提,你先出去。”他严肃的说。

  柳青提看向他,他怎么突然间变得这么奇怪,出去就出去吧,有可能他是想处理事情,有她在不太合适。

  于是她打开门走出去,她想着他应该饿了,便下楼去给他打包吃的。

  厉先生板着脸看向他们: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

  “爸,这件事都是我的错,我开了间房,还对邢越下药,我们,我们……”后来的事,她有些难以启齿。

  总不能说自己都已经准备好献身了,可是男方在被下药的情况下,还不肯碰她,岂不是说明她很不可以。

  厉先生完全不顾他躺在病床上,揪着他衣领,把他整个拉起来:“你敢对我女儿下手。”

  “厉先生,你是不相信你女儿,还是认为我就是那样的人。”邢越看向他。

  好歹在手术台上,他们都彼此交付过,难道现实生活中,他就这么不值得被信任?

  邢越拉开他的手,讽刺的说:“我和厉小姐,什么都没发生过。”

  厉莉生气的说:“邢越,这件事,你有必要这么大声说出来吗?”很丢脸耶。

  他看向她,就凭她这脑子怎么可能想得出开房下药,拿下男人,待会儿再听她解释。

  他女儿不是喜欢邢越,喜欢到不惜出卖自己,那好,就趁着这个机会,他把邢越拿下。

  “邢医生,房间里面发生了什么,谁能说得清楚,你必须对我女儿负责,如若不然,刚才那个叫青提的小姑娘。”

  他话还没说完,邢越紧张的坐起来:“你不许动她,否则,我会跟你拼命。”

  厉先生伸手稳住他剧烈晃动的吊瓶:“大家都是成年人,做事负责就好,其他的东西,我不会太过干涉。”

  邢越声音低沉,有些歇斯底里:“你们到底想要怎么样。”

  “我说过,我不需要一个爱我女儿的男人,只需要一个对她言听计从的男人。”他是个聪明人,应该知道怎么做的。

  邢越质问的眼神看向她:“那跟傀儡有什么区别!”

  厉莉看到他那玉石俱焚的眼神,她真的害怕了,她紧忙抓住父亲的手臂:“爸,我对邢越是认真的,我不想勉强他,如果他真的不喜欢我,那就算了。”她嘴角露出失落的笑容。

  厉先生扭头看了眼助理,助理立刻带她出去,他们两个在病房里待了一会儿,直到柳青提打包回来,他才离开。

  跟随着的厉莉也离开病房,病房里瞬间恢复安静,她推开门进去,看到他脸色不太好。

  她打开外卖盖子,双手捧着递到他面前:“你是不是饿了,吃点。”

  邢越嘴唇微启,想说,看着她毫无保留澄澈的眼眸,一时间又说不出口,他伸手接过她递来的食物,却被她更快收回。

  她舀起一勺放在嘴边吹了吹,然后送到他嘴唇上:“看见你手上,今晚应该发生很不愉快的事情,你不想说,我就不问了,我喂你。”

  听到她这么说,他心里越发内疚:“你,就不问问,发生什么。”

  “其实我们在外面工作,遇到过很多被下药,然后这件事只能不了了之的,总之,人活着就好,那些不开心的,就让它过去吧。”她安慰道。

  她现在心里也没底,不知道他到底发生了什么,但是如果那个厉小姐,真的碰了他,整个厉家就该因此付出代价。

  如果那个厉小姐,没有碰他,她就贸然出手,要是邢越知道,应该会觉得她很小气,还是应该弄清楚情况。

  “今晚没有发生什么,是我不小心弄伤,厉小姐送我来医院。”邢越淡淡开口。

  他绝对不能让青提知道,元雅华收了厉莉的钱,想把他推出去。

  柳青提呆愣的看向他,刚才厉小姐的反应,真的只是不小心受伤吗?

  邢越抬头对上她的眼神,脑子快速过滤自己刚才说过的话,看看有什么漏洞需要补充。

  “厉小姐可能第一次看到流血,所以被吓到,厉先生已经将她接回家了。”

  柳青提坐在床边,舀起粥喂她,继续问道:“你今晚到底为什么受伤?”

  “没什么事,医生是不是说可以出院了?我们回家吧。”邢越看向她。

  柳青提点头,她下楼给他办理完手续,然后去开车,他们一起回到家里。

  白灵剥开一个橘子,橘子皮的味道,迅速在空间里扩散,她闻到刺激的味道,忍不住作呕。

  她捂住嘴巴,冲进洗手间吐起来,她双手捧水含住漱口。

  她拍拍胸口,嘟囔着:“这马上就要参加比赛了,可千万别不舒服啊。”

  邢越看到她的反应,回想自己收起的药,眼神复杂的看着门口。

  白灵看他整个人像是傻掉了,于是喊了他一声,打了下响指:“你愣着干嘛呢,对了,你不是医生吗,她这症状有几天了,你快去看看。”

  有,有几天了,他怎么没有发现。

  柳青提擦干嘴唇,从洗手间走出来,他感觉脚步千斤重,缓慢的朝她走过去。

  “你呕吐有多久了?例假什么时候完的?用过验孕棒吗?”

  柳青提身体停住,抬头看向他:“邢越,你在说什么,我根本就没怀,要什么验孕棒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