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155章 我没有作弊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155章 我没有作弊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155章 我没有作弊

  “就因为这次受伤,你就要我放弃比赛?你太幼稚了。”柳青提推开他的手,掀开被子下床。

  在门口守着的,是此时比赛专门聘请的保镖团队,她诚挚的说:“我要继续参赛。”

  “好的,请跟我来我们回现场。”

  邢越追上去,他不是这个意思,只是厉先生在背地里对付她,他根本没有办法。

  保镖伸手将他拦住:“邢医生,比赛场所除了工作人员,就只有参赛者。”

  邢越开车到酒店门口,根本没有任何办法进去,柳青提气呼呼的回到酒店房间,看到医生在给吴平包扎腿部伤口。

  她走过去:“你没事吧?”

  吴平脸色淡定:“没事,只是脚受伤了,不影响发挥,反倒是你手臂。”

  柳青提听到他这么说,更加觉得不能拖队友的后退,于是信心满满的说道:“只是手臂手上,嘴和手指都没有事。”

  傍晚,门铃响起,送餐的人来了,柳青提打开门,看到熟悉的面孔,眼神很是诧异,她怎么会来。

  白灵让他们都先出去,她激动的握住柳青提的手:“你看看,我穿成这样子,接近洛枫,是不是特别好?”

  “你怎么想的啊,我们都是来比赛的,你确定洛枫有心思顾你?”柳青提疑惑的问。

  “我都来到这里了,没有点实际性的进展,怎么可能回去,你就安心的比赛,然后等我的好消息。”她笑着说。

  门外的人开始询问送餐事宜,白灵拍拍她手背,就跑出去了。

  经历过一星期的打拼,他们到最后总决赛,柳青提疲惫的趴在桌上,太累了,他们到第二轮就会被刷下来,没想到会坚持这么久。

  吴平把醒神特饮,放到她面前,将她拉起来:“还有最后一次机会了,再坚持一下。”

  柳青提坐起来,把一瓶喝完,继续盯着电脑,睁大眼睛干活。

  “我觉得最后一次广告了,他们之所以摆出比赛的规模,就是想打破常规,我们不妨从和里面下手。”柳青提大胆分析着。

  吴平对她敏锐的嗅觉,丝毫不曾怀疑过,他点头,他们开始分别出方案。

  到决赛当天,他们拿出的广告创意,让评委都赞不绝口,正当要公布获奖名单时,大屏幕上突然放出她和白灵接触的照片。

  观众席上,突然有个很大的声音,盖住全场的喧闹:“这不是酒店的在职人员吗,他们作弊。”

  柳青提愣在当场,脑子一片空白,想不到有什么话,可以解释这个画面。

  吴平面对所有人的质疑,却显得冷静:“广告创意,是我和青提,熬了几夜做出来的,我们不接受,所有的怀疑,如果不信,可以查我们的底稿。”

  “就算创意是你们的,可又谁能证明,不是工作人员可以透题?”

  白灵从观众席上走出来:“我可以证明,我没有打听任何消息,我不是学这个专业,对广告更是一窍不通,试问,我怎么盗题?”而且她来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洛枫,这些比赛她根本就不在意。

  “你的话不可信,如果小偷都承认自己偷东西,那还要警察干什么,报警,否则就是对其他参加者的不公平。”

  观众席的呼声,一声比一声高,连评委席都压不住群众的抗议。

  于是只好报警,把第一名的资格顺后,阅视在这种情况下,赢得第一名。

  洛枫随后赶回现场,看到警察参与进来,忍不住冲上台,却在评委席后面,被人拉住。

  洛爷爷制止他:“这样的结果不是很好吗?”

  从柳青提受伤,他就感觉隐隐有人在帮他们阅视,就让他们互相斗,阅视坐收渔翁就可以了。

  洛枫着急的说:“可是白灵是冲我来的,她跟什么泄密者,一点关系都没有。”

  洛爷爷严肃的说:“你要知道,阅视能拿下这笔订单,可以救活整个洛视。”

  洛枫用力捏紧拳头,在利益和感情面前,挣扎,纠结,最后她们从他身边经过。

  她们被警察带出酒店,酒店门口守着一堆记者,他们拿着话筒纷纷杵上前,都快怼到柳青提脸颊上了。

  吴平尽量护着她,可是人太多了,很快将他们冲散,有双温暖的手揽住她的腰,另一只温暖的大掌将她的脑袋,轻轻摁在自己胸口上,拉起外套盖住。

  记者一转身看不见人,也不太能记得她的样子,只知道是个很漂亮的姑娘,她们四处找不到人,便专攻吴平和白灵。

  邢越将她带离人群,紧张的问:“青提,你还好吗?”

  柳青提仰头看着他,眼泪凝眶瞬间溢出,她被当做作弊处理了,这段时间她所做的,全都白费。

  她真的好累,好难过……

  邢越把她的脑袋,放回自己胸膛上,用外套盖住她的脑袋:“对不起,是我没保护好你。”

  眼下,她真的太疲惫了,没有意识到他说了什么,似乎他早就知道这件事是谁干的。

  她哭到睡了过去,邢越抱起她回到车里,等警察控制好局面,却发现柳青提不见了,立刻派人去追。

  邢越把她带到江边,把车窗开了条缝隙,让浪声,还有吹过江边的风涌进来。

  柳青提睡得香甜,梦里什么麻烦都没有,似乎回到了刚开始。

  她一觉睡到第二天,她醒来的时候,警察也随之赶到,一夜的疲惫,他们的态度都不是很友好。

  邢越将她护在身后:“她只是配合调查,还不是犯人。”

  “小子,你也知道这只是调查,那你把人带走干嘛,害的我们平白添了那么多工作量。”

  柳青提睡得饱饱的,足够应付剩下的场面,她伸了伸懒腰:“邢越,我跟他们回去。”

  邢越不放心,特地跟医院请假,跟她去警察局。

  她离开椅子坐下,看着警官同志:“官方拿出证据,证明我们作弊了吗?”

  “我们现在就是了解事情的经过,请你配合。”

  “我,没有作弊,那些都是我和吴平的创意,这件事,本来也说不清,我也倦了,等你们调查结果。”

 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,有人在背地里搞小动作,明里的防不胜防,她只能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