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157章 援助山区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157章 援助山区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157章 援助山区

  吴平挺起身板:“来日方长,我们不着急。”他说完,转身离开。

  过了会儿,柳青提伸着懒腰,手拎着杯子走出来,见他呆呆的杵在那里,一动不动的,她还以为全世界被按下暂停键。

  她手臂伸进他腋下,环抱住他的劲腰:“你怎么了?”

  趁这个机会,邢越用力捏紧拳头:“你和吴平,什么时候又有联系的?”

  她就知道,这个问题迟早都会来,只是早晚的问题:“这件事,我其实很早就想跟你说,但是一直找不到机会,就是祥叔广告,我差一笔钱,而最快的解决方式,就是和吴平成为合伙人,开这家公司,你生气了?”

  “对,我就是生气了。”邢越甩开她。

  柳青提看向他:“你,真的生气啦,不生气了,不生气昂,我跟吴平真的是纯粹的革命友谊。”

  “我和吴平,你只能选一个。”邢越面无表情,眼眸毫无波澜,让人看不透他在想什么。

  “反正祥叔的广告做成了,再加上这件事,估计工作室也开不下去,我选你。”她笑眯眯的赖着他。

  邢越扯开她的手,和她面对面:“柳青提,我已经受够这种日子了,你不觉得我们之间的差距是无法跨越的吗,你父亲不满意我,你也无法融入我的家庭,我们分手吧。”

  “分,分手?为什么啊?这么突然。”柳青提说话都是颤抖的。

  “这句话我一直都想说,可是看到你死皮赖脸的,我一直没说。”邢越冷冷的盯着她。

  “我,死皮赖脸?邢越,说什么不能融入彼此的家庭,你有努力过吗,既然你不想努力,那就结束这段关系吧。”柳青提别过脸。

  邢越听到这话从她嘴里说出来,感觉心格外的刺痛,他点了下头,走进客房收拾自己的东西,彻底的离开。

  柳青提身体滑落,坐在地板上,她只是不想把分手把自己弄的太狼狈,没想过,他会这么的坚决。

  她立刻跑出阳台,蹲在柱子脚边,眼睛看着楼下的身影,直至车子消失在视线里。

  邢越用力握紧方向盘,感觉心痛的快撕裂了,他立刻靠边停车,深呼吸,缓解这个症状。

  他每年都体检,各项数据都没有问题,应该跟心脏科没有关系,原来失恋是这种感觉。

  白灵回到她家,看到她坐在冰冷的阳台地板上,眼睛一直盯着楼下看。

  她走过去,朝柳青提伸出手,打趣的说:“舍不得你男朋友上班啊,在这里都快成望夫石了。”

  “是舍不得,我们分手了。”柳青提抬起头看向她,眼泪刷的下流下来。

  她这副样子,看的白灵很是心疼,白灵蹲下身,伸手擦掉她的眼泪:“男人,男人有什么大不了的,大不了,我们换个,换个。”

  “可是我好难受。”她指着自己的心:“这里好难受。”

  “你既然这么喜欢他,那就去挽留,就去追啊,在这里哭有什么鸟用?”白灵怒吼。

  “怎么追啊?他说分手,说的那么决绝,看上去,就像没喜欢我,他说一直都是我死皮赖脸。”柳青提再也绷不住了,埋在她怀里痛哭起来。

  白灵抚摸着她的脑袋:“别哭了,你这样,首先你是不是应该搞清楚他分手的原因?我们去他医院找他,走。”

  “她说了,我跟他之间的距离,是无法跨越的,我们彼此都融入不了,对方的生活状态。”柳青提吸吸鼻子,可怜兮兮的看着她。

  “那也是啊,你们之间的确差距挺大的。”白灵觉得他说的有点道理。

  柳青提一听,她都这么说了,是不是他们就没希望了,又哭起来。

  “停,他说跨越不了,那你就主动修桥啊。”白灵看见她哭,整个心都乱了。

  柳青提睁大眼睛,快要溢出的泪,硬生生杠在眼眶里:“对啊,我怎么没想到。”

  她起身冲进房间,拿了件外套急匆匆出门,快走到电梯门口,看了眼时间,又往回走。

  此时,白灵终于耳根清净的坐在沙发上吃着零食,眼见她又回来了,连忙直起身体:“你怎么又回来了?”

  “今天有点太晚了,我明天再去。”柳青提跑进房间。

  白灵抬头看着天空:“晚吗?这不中午还没到。”

  次日,柳青提迷迷糊糊站在全身镜前,完全睁开眼睛时,被自己的黑眼圈震慑到了。

  天啊,这是什么鬼,她立刻跑到梳妆台,拿出自己的化妆品,对着脸颊,就是一顿倒腾。

  她换了身美美的衣服,戴上墨镜,走进衡光医院,她看向周围,特地去挂了个号。

  柳青提坐在外面的长椅上等候,见来的病人面色很不好,她一个没什么事的人来占坑,有点缺德,于是就让病人优先。

  等着等着,就到邢越午休时间了,袁绍团见他昨天心情不好,所以今天特地来找他,目的就是想开导开导他。

  路过走廊,无意间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,他站在她面前,歪头打量。

  她摁住墨镜,别过视线,佯装没有看到他,袁绍团站在她面前:“柳小姐?你想见男朋友,都来挂号了,干嘛在这里杵着,进去啊。”

  柳青提朝他挥手,特地用英文说:“你认错人了。”

  袁绍团挠挠头,他现在的年纪,开始老花眼了吗,认错人了,他摇晃着脑袋走进邢越办公室。

  “我刚才在门口,看到一美女挂你的号,就剩一个了,要不然,你顺便看了吧,我等你一起吃饭。”他安排道。

  “好。”邢越跟着他出去,只见走廊空荡荡的,没有人。

  袁绍团一脸郁闷:“奇怪了,她刚才还在这里的。”

  邢越看了眼,便转身关上办公室的门:“走吧。”

  袁绍团追上去:“你是不是心情不太好?你可不能影响工作。”

  他们可是拿刀的,被情绪影响,那是对病人的不负责。

  “恩。”可有时候看到病例,还是忍不住会想她,他知道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。

  邢越看向他:“医院是不是有安排,援助山区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