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160章 你给我好好活着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160章 你给我好好活着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160章 你给我好好活着

  柳青提看到他们就这么停工了,有些着急:“你们不管了?”

  “我们这边通路,他们那边救人,着急也没用。”工人耐心解释。

  柳青提走过去:“来山区援助的医生,在哪里扎营?”

  “在山坡往上一点,地势比较平的地方,那里,就算水淹了,也是比较安全的,姑娘,吃辣吗?”工人掏出一罐辣椒。

  柳青提原本想拒绝的,可是自从邢越来这种地方,她是茶不思饭不想的,吃的很少。

  她想着等一下路通了,她可能可以帮忙,于是便和他们围着锅吃了点。

  他们吃饭很快,基本十分钟就解决,她端着一次性碗回到车里,边吃边看着他们开工。

  一直到下午,路通了个口子,他们看到村民带着人,在山坡上挖人,柳青提看到,立刻跑过去。

  工人拦住她:“姑娘,危险,还是让医生去吧。”

  袁绍团的团队抵达这里后,等专用飞机用了点时间,他们越过滑坡,抵达救援区,把医用物资准备好,就立刻赶来救人。

  柳青提冲进去,随便抓着一个村民的手问:“邢越呢,你有没有看到邢越?”

  “你,说的是邢医生?前天傍晚,他跟着村长救人,今早,山体又一次滑坡,邢医生在这里面。”

  她顾不上全是湿泥巴,跪在地上,精致的美甲盖,插进土里,浑身使劲刨着。

  她嘴里嘟囔着:“邢越,你给我活着,你必须给我好好活着。”

  挖了许久,这边土里,没有发现任何人,这时,村长大喊:“人在这里,快,拿担架上来。”

  柳青提立刻跑过去,和袁绍团正好撞到一起,他惊讶的问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  “邢越出事了,我放心不下。”柳青提冲上去看人。

  却被袁绍团拦下:“你这是在胡闹,这里很危险,你赶紧给我回去。”

  护士把患者送上拉车,救护车在这种地方,一点用处都没有,还是原始的村里拉东西的车管用。

  “我知道危险,可是邢越,现在比我们危险,别废话了,赶紧帮忙救人。”柳青提推开他继续挖土。

  挖通一个树洞时,他们发现了邢越,他蜷缩着身体,用最大空间保护自己。

  袁绍团和护士把他扶上车,柳青提跟着他走,在山上等候的医生立刻对他进行抢救。

  柳青提紧张的盯着他,她从没有像现在这样,信赖过神,此时此刻,只要能让邢越没事,她做什么都可以。

  戴上氧气罩的心越,生命体征恢复正常,他们都松了口气,医生转身,看到她沾满泥巴,混着血水的双手。

  “美女,你的手伤的很严重,需要处理下,跟我来这边。”

  柳青提把手递给他,眼睛一直盯着邢越,‘嘶’疼的她直皱眉头。

  “轻点你,你知不知道怜香惜玉。”

  “这指甲盖都陷进肉里面了,你要是在旁边叽叽喳喳,要不然你来。”

  医生用了一小时,把她的手全部缠上纱布,她走到他床边坐下。

  她的举动,他们瞬间明白了,这位美女喜欢的是邢医生,他们没戏,他们收拾下这里,立刻去看别的病人。

  邢越脸色逐渐红润,他纤长浓密的睫毛轻颤,随后睁开眼睛,柳青提俯身,伸出两只被包成粽子的肉手。

  “你,你还好吗?”

  邢越虚弱的看着她,原来他恍惚间听到她的声音,不是做梦,而是真实的。

  在救人到被活埋那刻,他满脑子想的都是她,生怕连她最后一面都看不到。

  此时他很困,可就是不舍得闭眼,他满脑子都在想,如果她待在他身边发生危险,他余生该怎么办。

  所以无论如何,他都不能,不能在她面前表露感情。

  柳青提伸手,擦掉他额头上的汗珠:“没事的,你休息吧。”

  邢越看到她被纱布缠住的手,心里下意识反应,她受伤了。

  他用尽全身力气,却也只做到,身体离床几厘米距离,随后无力的倒回床上。

  她慌乱的摁住他:“你是不是感觉哪里不舒服?我现在就去叫医生。”

  她朝门口快跑,中途被线绊了下,身体踉跄,而后迅速调整,跑出外面。

  邢越看着她奔跑的身影,终于还是忍不住昏睡过去。

  等她带着医生回来时,他们看到仪器上的生命体征,变成一条平整的直线。

  他拿起手电筒,检查邢越的眼球,另一个俯身检查仪器:“奇怪,邢医生,只是普通的擦伤,怎么会突然休克?”

  此时的柳青提屏蔽外界所有的声音,步伐沉重而又悲伤的迈着,一步步,走到他身边。

  “邢越,你醒醒,你醒醒。”

  邢越在睡梦中,察觉到有人在喊他,他能清楚的听到青提的声音,可身体做不出任何回应。

  柳青提瘫倒在地上,难过的说:“邢越,我同意和你分手,爱有很多种,我只想你好好的,我再也不死皮赖脸的纠缠你了,求求你醒来。”

  邢越的心受到重击,像是有什么在挤压他的心脏,难受,窒息。

  在这刻,她突然不想要什么理由,没有什么比能天天看到他平平安安更重要。

  她不想让他再遭遇一次山体滑坡,她不想他为了躲她,跑的这么远,和所有人失去联系。

  那人发现仪器线松了,便把线重新插回去,生命体征恢复正常。

  她听着邢越心脏跳动的声音,呆滞的思绪慢慢回来,她仰头盯着仪器。

  那人笑着说:“只是线头松了,你们慢慢聊,我们就先出去了。”

  邢越休息了一夜,身体基本好的差不多,他可以下床和所有人吃早餐。

  他端着两碗白粥,放到她面前,柳青提微笑了下:“谢谢。”

  “我让人送你回去。”邢越率先开口。

  “我开车过来的,我已经打电话让白灵来接我了。”柳青提规规矩矩的坐在一边,。

  他们之间没有那种腻歪的感觉,原来说话的语气,是会加宽两人的距离。

  他们这算是和平分手吧。

  柳青提想到这儿,忍不住苦笑了下,而后低头继续吃早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