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162章 这个药膏成分有什么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162章 这个药膏成分有什么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162章 这个药膏成分有什么

  柳青提把手机装进口袋:“不好意思村长,给你添麻烦了。”

  “没事,后面还有很多节目,你可以参与一下。”村长和蔼的笑了下,便往前面走去。

  柳青提再次挤进人群,却不见老袁,想来应该是被人群冲散了,她继续盯着那个神婆。

  袁绍团有些费力的在人群中挪动,这寨子人挺少的,但架不住占地面积小,全部人上街,感觉挤得慌。

  他好不容易看到邢越的身影,他举起手挥挥,身体蹦起来:“邢,邢越!”

  他却被秦清带进窄小偏僻的巷子里,秦清有些娇羞的扣着手指:“邢越,你知道手环的来历吗,这个是我们寨子求爱的手环,一旦男生戴上,就代表答应,两人可以随时结婚洞房。”

  邢越盯着手上的手环,立刻摘下还给她:“我不需要。”

  秦清摁住他的手:“我没有别的意思,就是祝福你,戴上吧,可以在寨子里保你清白。”

  邢越还是不乐意,这毕竟寓意摆在这里,他戴算怎么回事。

  秦清拿过主动再给他戴上:“风俗都过了百年了,我们没那么迂腐,带着吧。”

  袁绍团终于穿过人群找到他:“邢越,可算找到你了,你女朋友在那边好像出事了。”

  邢越顾不上手腕上的手环,立即朝袁绍团指的方向跑去,就是不太顺利。

  秦清盯着他的背影,眼神止不住的失落,袁绍团注意到:“你长得这么漂亮,何必做第三者呢。”

  “第三者?可是柳小姐对他好像不上心,而且他们不是朋友吗?”秦清反问,嘴角露出无所谓的笑意,朝人群中走去。

  有几个寨子土生土长的男子,围在她身边,有个胆子大的朝她走去,举起手环,十分真诚的看着她。

  她看向周围,有些人手腕上有,有些人没有,这到底是什么意思。

  那个男生黝黑的皮肤,微微有些泛红:“你,愿意吗?”

  “啊?”柳青提不解。

  “戴上这个。”他指了指手里的手环。

  柳青提点头,抡起袖子,给他戴,他很是激动,手颤抖好几次,每次都跟她手臂擦过。

  她疑惑的看着他,有这么难戴吗,她拿过自己戴上,晃动了下,笑着说:“很漂亮,谢谢。”

  那个男生俯身将她抱起来,往自己家的方向走去。

  柳青提察觉到不对劲:“你干嘛,放我下来,你什么意思。”

  邢越走到他们面前,死死盯着她手腕上的手环,他从她手腕上摘下手环,用力扔在地上,把她抢回怀里。

  男生看到不乐意了:“你破坏我的婚姻,是刽子手,我们独斗吧。”

  等等,什么婚姻,她什么时候嫁人了。

  邢越把她放到地面上,冷冷的说:“没兴趣。”

  在他们寨子里,发起独斗,而对方不接,那是看不起,蔑视,他气愤的握紧拳头,朝邢越挥过去。

  他的拳头,却被柳青提轻易接下,她被纱布捆绑的小手用力箍紧,让他没办法动。

  她冷冷的说:“打他,不行。”

  这时,人群里发出一声巨响,好像有人从监视塔掉下来,随后有人大声说道:“阿独,你父亲摔下来了。”

  男孩拨开人群快速跑过去,一边跑,一边大喊:“让开,阿爸。”

  他跪在地上,抱住中年男子的身体:“阿爸,你怎么样。”

  他说的很轻松:“没事,只是摔断腿了。”

  阿独从怀里拿出一个药膏,往他受伤流血的地方,抹了抹,用布条绑住,很快他的伤口就不流血了。

  邢越看到,上前询问:“你这个药膏,里面的成分是什么?”

  “这是我家祖传的秘方,独门金创药,我们这药,对皮外伤愈合很有效果。”阿独憨憨的回答。

  他怀里的父亲突然吐出一口血,邢越立刻检查他父亲的身体情况,心跳微弱。

  邢越看向他:“你父亲有病史吗?”

  “什么是病史?阿爸,你到底怎么了?”阿独用力摇晃。

  邢越严肃的询问:“你父亲,平时有哪里不舒服?”

  阿独仔细想了下:“我父亲经常说脑袋疼。”

  他把医护人员全部集合,带他父亲回棚里,他们能做的有限,毕竟没有精准的仪器,查看老人家脑子里的情况。

  邢越认真的说:“还是安排救护车,连夜把他送到县城的医院里检查。”

  阿独听到,紧张的说:“我,我没有那么多钱。”

  村长经常说,花钱治病,那都是烧钱的活儿,他们寨子与世隔绝,生老病死,都是这样,从来没去过外面的世界。

  柳青提拍拍他手背:“没事的,我们会帮你想办法。”

  阿独注意到,刚才接拳那一下,她手流血了,他盯着她的手:“你的手,怎么了?”

  “没事,就是皮外伤,指甲盖翻了。”

  袁绍团听到他没钱,犹豫了,他们也不是大财主,这花销,都是医院赚,他们就赚那一点点,平时也只够养家糊口。

  阿独抓住她的手:“我带你去上药。”

  袁绍团看到他走了,才敢说:“那费用怎么办?”

  “我有办法,你们先去准备救护车,我们现在就去医院。”邢越把事情分工安排好。

  柳青提盯着自己的手:“你还别说,你这药冰冰凉凉的,又不刺激,还挺好用的,送我一盒呗。”

  “这个给你。”他家的东西能得到别人的称赞,是件值得骄傲的事。

  柳青提拿过笑着说:“你父亲的病,你也别太着急,我和邢越,都不会袖手旁观的。”

  “谢谢你们,我和阿爸,会为你们祈福的。”他用力点头。

  随后救护车赶到,由他们三人一起上救护车,临行前,袁绍团抓住他的手:“邢越,别做傻事,你忘记上次,你贷款的事情了。”

  邢越差点就被医院开除,现在还敢顶风作案,不要命了。

  患者的情况不太好,邢越松开他的手,不顾一切的上车。

  他们来到县城的医院,邢越送他去拍脑部CT,看到他脑部情况,是脑肿瘤,索性长得位置,不是很危险,通过做手术,应该能治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