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163章 在天台等你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163章 在天台等你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163章 在天台等你

  他记得医院有专门为没钱治病的人,成立一个平台,这个平台,来自所有人的捐款,不过审核太慢了,等到那笔钱下来,老先生估计都错过最佳治疗时间,所以这条路,暂时走不了。

  那只能走第二条,他打电话给院长,院长接到他电话,心里都快着急死了。

  “邢越,不是我说你,医院这么多病人挂着你的号,你跑去找什么志愿者。”

  “院长,我在这边找到一个祖传的金创药秘方,很有效果,而且不是市面上普遍卖的那种,如果我们能拿到开发专利,就能让这款药膏面世。”邢越心里很没底,不知道院长会不会同意。

  电话那头犹豫了下:“这件事,不是短时间能够完成的,你把那款药膏拿过来,我让专业人员检验,里面的成分是否合格。”

  邢越想着,他答应就行,手术的钱就不是问题:“好,可是那个拥有秘方的人,得了脑肿瘤,需要手术,可能暂时无法把药膏带回去。”

  “这样,我现在就带专业人员过去检测药膏,如果成分安全,我们就把流程走一下。”院长想了下,决定这件事可以做。

  董事会对他们医院一直有些异样的声音,说他管理医院无作为,就这次出了邢越的事,他们脸色稍微好了很多。

  但只是这次厉先生的手术,后来,再没有什么业绩,能拿的出手的。

  要是这个秘方真的好用,签下来,就能在董事会挺起腰杆。

  等了一天,院长带领专业人员来,他们立刻拿药膏去化验,争取今晚给出结果。

  阿独看到这么多人,对他制作的药膏下手,他有些急眼了:“你们这是做什么,你们在糟蹋我的东西,还给我。”

  邢越走到他面前:“你想不想靠自己救你父亲?”

  阿独犹豫下,用力点头,村长说过,人穷志不穷,他当然想靠自己的努力救活父亲,可是他没有钱。

  “好,现在有个机会,如果你的药膏经验成分合格,那把开发的专利,给我们医院,我们就能帮你父亲。”邢越认真的说。

  “好,只要能救我父亲。”阿独用力点头。

  傍晚,老先生醒来,阿独坐在床边喂水喂饭,专业人员拿着报告走出来,递给院长。

  他看到所有成分都合格,确实是款不错的金创药,他激动的说:“我们现在就签。”

  他们面对面坐着,院长把两份开发专利书放到中间位置:“只要签下这个,我们医院承诺,你父亲一切费用,都由我们医院承担。”

  阿独盯着文件,拿起笔,翻到需要签字那面,想着一气呵成。

  柳青提想着,这可是块大蛋糕,推广的好,医院的钱,肯定会翻一翻。

  她走上前,按住纸张:“先别急,你一页页翻开给我看。”

  阿独点头,慢慢翻,往下走,柳青提越看越皱起眉头。

  “院长,你这是霸王条款呢,阿独除了能拿到开发钱,救治他父亲,后面他一分钱都拿不到,还要白白给你们偏方。”柳青提眯了眯眼睛。

  院长和善的表情有所收敛,本来想着能赚更多钱,然后从中拿一笔就退休的。

  邢越虽然不太懂这里面的弯弯道道,可是听到青提这么说,也察觉到这里面的问题。

  这个偏方是人家祖祖辈辈流传下来的,怎么可能后期就拿不到钱了,这是什么道理。

  “院长,这个秘方的消息,要是散布出去,应该有不少医院哄抢吧,你为了一时利益,错失这次机会,岂不可惜。”柳青提提醒院长。

  在这个时候犯糊涂,那就什么都没有了,货比三家,肯定有医院出的条件更好,要不是他们现在缺钱,会在这里跟他谈条件。

  院长笑着说:“那,这份合同,再改一改。”

  “不用改了,我想院长,还是想清楚了,再来找我们,请。”柳青提面无表情,一副谈判者的犀利。

  邢越看不懂她的意思,这个手术如果由他主刀,他即便不收手术费用,那还有仪器,药物呢,那些也需要上万块,纪叔的病,已经让他欠债了,他实在没有能力去救别人。

  柳青提看向阿独,认真的说:“阿独,这个是你祖祖辈辈流传下来的东西,无论如何,你都要护好。”

  躺在床上的老先生,发出沙哑的声音:“谢谢姑娘,我这病啊,治不治都无所谓,人生老病死,本就注定的。”

  “你父亲手术费的钱,我出。”她父亲给的零花钱,之前她是不想动,现在,反正都动过一次了,也不差这次。

  阿独看向她:“这,以后我会努力赚更多钱,还给你。”

  “好,我等着。”柳青提笑了下。

  病房内的紧张气氛,变得活泼些,没那么压抑,袁绍团拎着水果篮走进来:“老先生的病怎么样了?”

  邢越拿出片子给他看,他小声的说:“你没做什么傻事吧?这次我可兜不住你了,你醒目点。”

  他面无表情的说:“是青提出的医药费。”

  “那就好,你别趟这趟浑水,医院查的多严,你要是被蒋庆云抓到把柄,肯定会大做文章,这对你以后的路不利。”袁绍团耐心的劝道。

  邢越看向他,他们学医,不就是为了治病救人吗,为什么要有利益掺杂在里面,是他们的该拿,不是他们的,就不该动那个心思。

  他学医,不是为了以后的路能走的更远,而是为了救更多的人,挽救更多的家庭。

  他们可以对失去家人的感觉,冷漠麻木,但他知道,那是种什么感觉,所以他不能视而不见。

  院长回到车里,不甘心的盯着破旧的医院:“那个叫阿独的好忽悠,你们支走柳青提,我亲自跟他谈。”

  “是。”他们拉开车门下车。

  他们换上便装,走进病房:“柳小姐,邢医生在天台等你。”

  “等我?”有什么话不能在病房里说,难道是阿独的父亲,病情加重了吗。

  于是她拿起手机,便爬楼梯上天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