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164章 连做朋友的资格都没有了吗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164章 连做朋友的资格都没有了吗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164章 连做朋友的资格都没有了吗

  她站在天台门,看到秦清和他在天台,柳青提眉头紧拧,他把她找来,就是想让她看到这幕,她见邢越侧身,立刻爬上阁楼躲起来。

  下一秒,刚才到病房门通知她的人,把阳台门用铁链锁上,然后把钥匙带走了。

  她心想,这些人到底想干嘛,目的就是为了支走她,难道,是为了阿独的秘方。

  原本邢越也是好心,想把好的药膏带给大家,可是没想到却让阿独惹上麻烦。

  她看着天台门,再看了眼来时的路,她拿出手机打给袁绍团,就在这时,手机突然没信号,整个大楼的灯光暗灭。

  她打开手机电筒,心想着,不把门打开,顶多让这两人在上面吹冷风,并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,刚好也能让邢越,整个人冷静下。

  于是她选择先去找阿独,邢越听到门被锁上,立刻走向门口,却在门缝里,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。

  他蹙眉,这门是青提锁的,为什么,她之前就一直躲避他和秦清,难道是误会了。

  他拿出手机,发现没信号:“你的手机呢?”

  秦清拿出看了眼,摇头,她的也没有。

  ‘阿秋’她摩擦着手臂,难道他们两个今晚要在这里过夜吗。

  邢越脱下外套披在她身边,秦清感觉到暖意,抬头看向他,甜甜的笑着,忽然之间觉得,他们被困在这里挺好的。

  医院病房里点起了蜡烛,院长把专利书摆在他面前,部分人去控制他床上的父亲。

  阿独质问:“你想干什么!”

  “我就是想要你手上的秘方,我不会伤害你们的。”院长和善的说。

  老先生一副活了几十年,什么都不怕的模样:“儿子,这秘方是我们代代祖传,绝对不能把秘方交到一个不折手段的人手里。”

  院长笑咪咪的说:“老先生,话不能说的太绝了,把秘方出让给我,你还能捡回一条命。”

  “命归天,不归人,要,你们就拿去吧。”他伸长脖子。

  阿独喊着:“阿爸。”

  “我们决不能妥协,辱没我们祖先。”老先生义愤填膺的说。

  既然阿爸都不怕,那他还有什么理由害怕,他直接将桌上的专利书撕毁:“我是不会签的,阿爸没了,我绝不独活,你们休想拿到。”

  门口响起鼓掌声,吸引里面所有人的注意,他们扭头看着门口。

  柳青提拿着手机进来:“真的很不巧,我已经把刚才院长威胁人精彩的一幕拍了下来,你们要是想看回放,跟我说一声。”

  院长笑着靠近她:“误会,大家有话好好说。”

  柳青提气场全开从他身边走过,坐在椅子上翘起二郎腿:“没什么好说的,你们要么就拿出点诚意,要么这件事就别谈了,院长,你能站到今天的位置不容易,空手套白狼的活儿,你是多想进去啊!”

  这件事要是被人告发,他这悠闲的退休生活,可能就此告退了吧。

  院长瞪着在场办事不利的人,不是让他们把人支走吗,怎么人还在这里。

  “是不是在想,不是把我支走了吗,我怎么会在这里,你们约人之前,也不弄弄清楚,站在天台上的人是谁,就乱关门,我还没得及进去呢。”柳青提看向他。

  阿独拍桌而起,身体一跃,踹开床边,威胁阿爸的人,他张开双臂,把阿爸护在身后:“谁敢伤害我阿爸。”

  院长见这是第二次谈判,大家撕破脸,对合作没有好处,如果再揪着利益不放,他可能真的无作为了。

  “阿独,之前是我的问题,接下来,我们会按照市场价格走,医院七,你三,我们承包广告,线上销售,而你只负责供货就可以。”

  柳青提站起来:“院长,你早这么干,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吗,你回去吧,我们会好好考虑的。”

  院长点头:“那你们要保证,这个消息不能透露给别的医院。”

  “行,你回去吧。”柳青提挥手赶人。

  他挥手,带着众人离开病房,柳青提想到什么:“把钥匙留下。”

  其中一人从口袋掏出钥匙,放在桌面上,便捂着伤口迅速离开。

  阿独全仰仗她:“现在,我们该怎么办?”

  “这些都是后话,我现在要去救天台上那两人,也不知道被冻死了没有。”柳青提伸手制止他说下去。

  阿独一听这么大件事,立刻跟着她上天台,天台的锁被解开,就看到秦清靠在他肩膀上休息。

  柳青提立刻背过身去:“阿独,你去把那两人弄下来。”

  邢越听到声音,看过去,秦清就刚才靠到他肩膀上,他刚想推开,他们就出现了。

  阿独这个憨憨,完全没发现有什么不寻常的地方,走过去,直接把秦清拉起来:“邢医生,你还能走吗?要不要我扶你一把?我臂力很大的,撑住你们两个完全没问题。”

  秦清迷糊睁开眼睛,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男人怀里,她仔细一看,才看清是他们寨子的阿独。

  她站稳身子挠挠头:“我怎么睡着了。”

  “去量个体温。”虽然他没有触碰她,但是在这种地方吹冷风,就怕发烧。

  邢越回到病房,断电,整个病房阴冷阴冷的,和天台差不多,就是少了点冷风。

  他看着青提全程黑脸,不明白自己怎么惹她了,为了让她知道,他在,于是随口说了句:“我去护士站,要多一床被子。”

  柳青提脱下外套盖住全身,坐在椅上假装睡着。

  邢越回来,看到她这样睡,忍不住说:“你冷不冷?要不然,去隔壁病房睡。”

  “我冷不冷,跟你有关系吗,身体是我自己的,你还是去关心,该关心的人吧。”柳青提平静的说出。

  “青提,你到底怎么了?”邢越觉得她说话阴阳怪气的。

  “我们已经分手了,我来这里是为了阿独,收起你关心的面孔,分手了,不代表可以做朋友。”至少这刻,她不想跟他是朋友。

  邢越蜷紧拳头,他现在连做她朋友的资格都没有了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