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168章 我不能再看你错下去了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168章 我不能再看你错下去了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168章 我不能再看你错下去了

  他泄愤的用力摁喇叭,他不知道,他现在也不想知道,厉家是生是死,跟他又有什么关系。

  都是拜厉家所赐,他的生活才过成这样,每天浑浑噩噩,喜欢,在意,统统都不能说出口,这样活着有什么意思。

  邢越眼神阴狠,嗜血的说道:“你让我接近你女儿,就不怕我杀了她吗!”

  厉先生心里有丝紧张,但表面依旧云淡风轻:“你不会,你有牵挂的人。”

  “我父母在我十一岁的时候,就出车祸去世了,现在青提也跟别的男人在一起,至于其他,我还有什么牵挂?”邢越每个字都是发自生活的绝望。

  经历过大风大浪的厉先生,一时间被他的话震慑住,一个人如果心底彻底没了可以牵挂的人,就跟行尸走肉没什么区别。

  是他把邢越逼太紧了?可能真的方式出了问题。

  邢越立刻挂断电话,开车前往每家珠宝店,都没有看到他们的身影,他找了很久,整个人有些崩溃了。

  他把脑袋埋进方向盘里,深呼吸着,缓解内心的害怕。

  车子停在她公寓楼下,她推开车门笑着说:“学长,今晚谢谢你。”

  “好好休息,对了,你真的不想要最大克拉的钻戒?”黄栩在暗示她,就不考虑下他吗。

  “我要是想要,自己也买得起。”生活在他们这种环境,什么没拥有过,他们无非缺的就是那颗真心。

  她回到家里,白灵立刻黏上去;“今晚相处的怎么样?”

  “没怎么样,我已经拒绝学长了。”柳青提拿出睡衣,走进浴室,今晚,她心血来潮,把手掌的纱布拆了。

  用了阿独的药膏,伤口就是好得快,指甲盖也结痂了,只要不用力,泡水什么的,基本没问题。

  她脱下衣服,跨进浴缸里,水浸泡她身体,舒服的伸长脖子,枕在边缘。

  邢越开车到她家楼下,向上看,屋子里灯光亮起,就是不知道,她回来了没有。

  白灵下楼扔垃圾,无意中看到车牌号,走过去,敲敲车窗,邢越立刻打开。

  “都分手了,还在人家楼下蹲点,你什么意思?”

  “青提回来了吗?”邢越询问。

  白灵生气的说:“她回不回来,跟你有什么关系吗,我当初就是太放心你了,所以才把青提交给你,没想到你让她遍体鳞伤,我不会再相信你,你离开青提的生活,否则我对你不客气。”

  “对不起。”邢越失落的垂下脑袋。

  “你们男人嘴里永远就只有对不起,根本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。”白灵转身上楼。

  柳青提把洗衣机的衣服拿出来,到阳台挂晒,邢越看到她回家了,就放心了。

  他回到家里,拉开抽屉,从里面拿出安眠药,倒出一粒咽下,随后躺在床上,等着困意。

  他算是失眠重度患者,平常人的一粒,对于他来说,根本没有作用,能随时清醒,知道周围发生的一切。

  不过药效起来,他还是有点困意的,能坚持两个小时左右。

  次日,他打开门,就看到厉莉拎着行李站在他家门口:“我爸说,你找我?”

  “你们厉家的事,跟我无关。”邢越强忍住怒火。

  这件事他说会做吗,擅自决定,把人叫到他家门口,当真是没把他的话听进去。

  厉莉看到他的样子,询问:“是不是我父亲又跟你说了什么?”

  “你走吧。”他不想迁怒任何人,这是他和厉先生两个人的事。

  厉莉走出他家门口,立刻坐车回到家里,大闹过后,才从他嘴里听到实情。

  厉先生苦口婆心的说:“女儿,你不是喜欢邢越吗,现在他们分开了,正是你的机会。”

  不可否认,在这一刻,她真的有些动心,但很快理智回归。

  “爸,你到底懂不懂喜欢一个人的感觉,我从来没想让你去威胁邢越,不喜欢就是不喜欢,不能勉强的,至于我去国外,不是因为邢越,而是我早就想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。”只是这次借着散心的机会。

  因为如果实话实说,父亲肯定不会同意,没想到,他竟然误会了。

  “女儿,你不是喜欢邢越吗,我帮你夺过来了,你现在只要走近他身边就可以了,我老了,不知道还能陪你多久,能找个让你开心的,我也就放心了。”厉先生一脸慈爱。

  厉莉摇头后退:“爸,邢越和柳青提感情那么好,你怎么可以拆散他们,还做了那么多错事。”

  “你要去哪里?”厉先生呵斥。

  “我现在就去告诉柳青提,让他们解开误会。”厉莉生气的说。

  “拦住她,别让小姐,踏出这个屋子。”厉先生冷冷的说。

  他做了那么多,她竟然说他是错的,还想打破他的棋局,那他做的一切,到底有什么意义,他不能让她这么做。

  厉莉拿起桌面上的水果刀,抵在脖子上:“都给我让开,我看谁敢拦我。”

  厉先生看到顿时紧张了:“女儿,有什么好好好说,快放下刀子,别伤到自己。”

  “爸,我不能再看你错下去了,我们就让他们好好在一起把。”厉莉耐心劝道。

  因为她的父亲,让有情人不能眷属,她就是罪魁祸首,这样,让她以后怎么面对邢越和柳青提,用这种方式,走到邢越身边,让她都看不起自己。

  “好好,你说什么都可以。”厉先生跟着她走出院子。

  她身后的保镖突然抱住她,夺走她手上的刀子,厉莉柔弱的瘫倒在地上。

  厉先生冷冷的说:“看好小姐,不能让她出门,别让她跟任何人联系。”

  他为自己女儿做的一切,根本没有错,错的是她,一切都唾手可得了,她却懦弱后退。

  厉莉拍打着门:“爸,你放我出去,放我出去。”

  厉先生整理了下衣服出门,来到衡光医院,带着人,直接闯进邢越的问诊室。

  里面的病人看到这架势,都被吓了一跳,邢越清冷的说:“你先出去等一下。”

  厉先生坐在他面前:“你很不错,竟然挑拨我和厉莉的关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