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170章 总不能因为穷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170章 总不能因为穷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170章 总不能因为穷

  柳青提停下脚步,邢越跟她分手,是因为厉莉的父亲?

  邢越在脑海里组织语言,想要把事情说的再清楚些,别再有什么误会。

  厉莉却率先开口,把来龙去脉说的清清楚楚,也表示自己是在不知道的情况下,父亲为她做了这么多。

  柳青提盯着他,分手的事情解释清楚了,可是还有秦清的事,谁让他收别人礼物的。

  “君子一言驷马难追,分手的话都说出来了,就不要收回了。”柳青提转身跑步去。

  留他们两个愣在原地,摸不着头脑,事情都解释清楚了,她好像在生气。

  身为同样是女生的厉莉,也搞不明白这种情况了:“这女生心里有你,很好哄的,快去吧。”

  邢越看向她:“你真的决定离开这里?”

  “恩,在父亲还没发现之前,我要赶紧离开,我想看看外面的世界,再见,邢越。”厉莉朝他挥手,拎着行李,拦了辆出租车。

  邢越追上她:“我,给你做早餐?”

  柳青提感觉口水都冒出来了,但依旧板着脸说:“不需要,白灵已经买好早餐了。”

  就为了这么点小事,就跟她分手,说白,还是小看她了,他不在身边的日子,都吃了那么久的外卖了,要是就这么轻易的屈服,岂不是下次分手,还说她死皮赖脸。

  “中餐?晚餐?”邢越脑子都快转不动了,好像除了做饭,他也没什么可以为她做的。

  “不需要,我回家了,你别跟我,你要是敢进来,我就叫保安了。”柳青提认真的警告道。

  邢越止步于楼下,抬头看着她的家,随后看了眼时间,该回医院了。

  白灵盛着热腾腾的水饺,小心翼翼端出来:“我不想再吃你独门早餐了,吃酸奶,都吃到我胃酸了,所以,我今天特地做了点荤的。”

  柳青提洗完澡,拉开椅子坐下:“你不是想减肥吗,我的早餐有什么不好的吗?”

  “都连续吃半个月了,酸奶都快被我吃VIP了,你说好吗。”白灵吐了吐舌头,现在打个嗝,都能回味酸奶的味道。

  她肯定是把一辈子的酸奶,都堆在这个月吃完了,白灵猛地一哆嗦,不想再回想。

  柳青提端着碗走出阳台,下意识看楼下,发现邢越已经不在了,她转身回到屋里。

  白灵走过去:“是你的学长来找你了吗?”她凑过去看了眼热闹。

  柳青提推了她一下:“八卦。”

  “诶,真的,今天还有鲜花收,你看。”白灵兴奋的指着楼下。

  柳青提转身看向楼下,这时,她手机响起,她连忙把手机塞到白灵手里:“你跟他说,随便找个理由,我不想出门。”

  白灵接听:“学长啊,柳青提忙着生孩子呢,今天不想出去。”

  ……

  柳青提瞪着她,什么时候怀的,这就要生了,神仙投胎?她这借口找的,真是不走心啊。

  过了会儿,门铃响起,白灵笑着把手机塞进她手里:“我去开门。”

  开,开门!迟早有一天,她肯定会被白灵气死的,她回到房间换了身衣服。

  黄栩捧着鲜花走进来,看到她好好的站在那里,忍不住开口:“你,生孩子?”

  白灵接过他手上的鲜花:“那个,我去插花。”

  柳青提笑着说:“对啊,我现在,在坐月子。”她撩了下长发。

  “学长,你吃早餐吗?”白灵热情的说。

  黄栩十分绅士:“我还想邀请你们去吃早餐呢。”

  “没关系,就当自己家,我再给你弄一碗,很快的,你等等。”白灵走进厨房,把空间留给他们。

  柳青提端起碗,吃着自己碗里的水饺,怎么不见她对邢越这么热情,真是白眼狼,好歹邢越还三餐给她们做吃的。

  黄栩看着她:“我有两张歌剧门票,一起去看?”

  “我离家出走一年多,时间早已磨平我这些高雅的喜好,我现在每天除了上班,就是上班,过得和充实,学长,你还是跟别人去看吧,我觉得肯定有很多女生排队等你约。”她打趣的说道。

  黄栩拽紧门票,可是他只想约她。

  白灵端了碗水饺放到他面前:“学长,你快尝尝我的手艺。”

  “是你做的吗,不是商场买的速冻水饺吗!”柳青提毫不犹豫在旁拆台。

  “那是不是我煮熟的?我要不开火,你直接啃冰雹啊。”白灵说的理直气壮。

  “是是,你说什么都对。”柳青提低头一口一个,恨不得整碗倒进嘴巴里,结束这场早餐。

  白灵看向他:“学长,你现在在哪里高就?”

  黄栩简单的介绍自己的业务范围,白灵点头:“不错。”

  柳青提嘴巴嘟囔着:“不错,你收着。”

  他笑着说:“哪里,都是为了生活,水饺很好吃,要不然,晚上我请你们吃饭?”

  柳青提刚要开口拒绝,就被她手肘杵了下,是不是傻,白来的晚饭,不要白不要。

  白灵握住她的手:“好啊,你挑地址,到时候通知我们。”

  他吃过早餐,找不到可以留下来的理由,便借口工作离开了。

  白灵收碗进厨房:“你去洗。”

  她看着白灵:“你到底什么意思,我不喜欢学长,你别撮合我跟他,你要是看顺眼,自己留着。”

  “我也是为你好,反正邢越跟你分手了,那你不得看下一个啊。”白灵觉得理所当然。

  每个人的初恋都是很深刻,很让人回忆的,可不能就为了那个美好的回忆,就一辈子这样过去吧。

  “我刚分手,没那个心思,你失恋还有个过渡期呢。”凭什么到她这里,就不能喘气了。

  “半个月了,够长了,我爸把我信用卡停了逼我回去,所以我现在也穷,能坑一顿是一顿,当不了情侣,以后也可以当朋友嘛。”白灵只能实话实说。

  “你,也没钱了,天啊。”柳青提双手捂住脸,本来还指望她交房租水电费呢。

  柳青提冷静下来说:“没事,我那么多朋友,我还有我爸呢,我可以养活你。”

  “你不是不想动家里的钱吗?”总不能因为穷,逼她破例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