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173章 对待感情,他也是认真的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173章 对待感情,他也是认真的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173章 对待感情,他也是认真的

  柳青提看了眼,便下车,邢越看到她要走,着急扑过去,却没想到身体踉跄,差点摔倒,还好巴园眼疾手快,接住他身体。

  她不放心再回头,巴园笑眯眯的说:“姑娘,你慢点走。”

  邢越突然靠着他的手臂呕吐起来,她本来就想这么不管不顾离开,可是听到声音,她还是忍不住转身。

  她扶着他手臂:“帮我扶进我家。”

  巴园眨巴眼睛,愣在当场,这波操作,让他措手不及。

  柳青提看着他:“你还愣着干什么?快点来帮忙啊。”

  “哦,马上。”他们合力将他扶进屋子里。

  她拧干毛巾,帮他擦拭脸颊,还有被呕吐弄脏的衣领,巴园看到自己,在这里,没有用武之地。

  他憨憨的挠挠头:“那个,我就先回家了,明天我来接哥,你们继续,慢慢来。”

  他刚走到门口,余光看到房间走出来一个穿着睡衣的女人,心里叨念着,这表哥玩的这么大,两个女人,身体能吃的消吗。

  白灵敷着面膜走近她,不经意看到沙发躺着的人,气的面膜都要掉了,她小心护着面膜。

  “诶,他怎么出现在这里啊?”

  “他喝醉了,我让他留在这里休息,你这么晚还不休息?”柳青提看向她。

  “我们这里不欢迎他,赶紧打电话让他的家人,把他接走,省的在这里看的碍眼。”白灵坐在沙发上,发号施令。

  柳青提看着他躺在沙发上,整个沙发显小,她明明买的是一米八的沙发,他睡在这里会不会不舒服啊。

  白灵见她完全没有反应,着急的说:“我在跟你说话,你听到没有?”

  “你帮我把他扶进客房。”柳青提直接命令道。

  “我不,他谁啊,我不认识,你要是不把他赶出去,我现在就叫物业了。”白灵威胁着。

  柳青提蹲在地上眼睛一直盯着他:“分手的事,不能怪他,他父母死后,他没权没势,但是我能感觉,他家境应该挺优越的,说不定还是个少爷,可是现在沦落到谁都可以欺负他,他心里落差可想而知。”

  她扭头和白灵对视:“其实我能换位思考,他现在身处的环境,要想活命,装哑装聋,是最好的选择,厉莉喜欢他,求而不得,厉先生就在背后出手,邢越怕厉先生会伤害我,所以选择和我分手,去那么远的地方,就是为了避开我。”

  “那个厉先生到底是谁啊?但凡知道你身份的人,还能不给柳叔叔面子?那他以后还想不想混了。”白灵一副不理解。

  “就是因为有顾虑,所以厉先生才严防死守,这件事不能让我知道。”所以他们才误会至今。

  “哦,那我明白了,那个叫厉莉的,最后和他在一起了吗?”白灵盯着沙发躺着的人。

  “被我策反了,和我一样,闹离家出走。”她笑着说。

  白灵忍不住给她竖起大拇指:“你可真牛,情敌都能策反。”

  “现在可以帮我扶他回客房吗?”柳青提看向她。

  “我撼动不了你们的感情,不过大厨回来,我们总算不用再刷外卖单了,我现在起来,每天都在烦到底吃什么好。”白灵伸手,帮她扶起邢越。

  柳青提解决完他,关上房间门,白灵手脚挡住门口:“诶,你们都和好了,干嘛还和我抢一米八的小床。”

  “还有件事,我还没想明白,再说,这里是我家,我想睡哪里就睡哪里。”柳青提躺在床上,给自己盖上被子。

  白灵摇摇头,一副拿她没办法,关上灯,掀开被子上床睡觉。

  次日,邢越醒来,看向四周,发现这里不是他房间,吓的猛然坐起,他匆忙走出去,看到摆设,发现这里是他生活过的地方……

  白灵双手交叉放在胸前:“邢大医生,你住在别人家里,一点自觉性都没有吗,也不知道早起做个早餐。”

  “我来。”邢越紧忙上前。

  白灵把碗放到自己面前:“不用了,我已经做好我自己这份,青提公司有事,一大早就走了,只剩我们两个,我有些话想跟你说。”

  “青提不是一个,对待感情,可以轻易结束的人,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?如果你没想好认真,那就别再伤她。”

  邢越沉默片刻,认真的说:“我也是认真的。”

  白灵把沙拉酱挤进水果盘里搅拌:“既然你都这么说了,那我再告诉你一件事,我觉得你很有必要,亲自去了解,打听下柳页青这个名号,你但凡了解,你就会觉得,你做的事,多么的愚蠢。”

  她拿起叉子,端起水果盘,朝房间走去,本来就觉得他们不搭,可是没办法,他把柳青提迷得三魂不见七魄,她也只好跟着接受。

  但她本人私下跟他接触,是不可能会有好脸色的,她就是看他不顺眼。

  柳青提走进工作室:“刚才合作公司来邮件,他们计划有变,想要加快进驻国内市场,想要我们把势头搞好,做好宣传,他们就一个条件,当这个牌子放到人群中,所有人都知道这是个国际大牌。”

  “这么赶?”林觅看向他们。

  “对,所以你们没有足够时间实习,直接上岗加班。”柳青提招呼他们到会议室,他们大家简单开了个会议,主要明确自己要负责的版块。

  “关于人脉推广,就交给我和吴平,大家散了吧。”柳青提挥手让他们出去。

  她关紧会议室的门,拉开椅子坐下:“时间这么赶,我们就没时间做方案二了。”意思就是生死一线,他们只能赌运气。

  吴平紧闭的嘴唇张开:“你不觉得这件事很奇怪,就很突然的来,只是一封邮件,一个电话都没有。”

  “不止是你,我也觉得很奇怪。”可是他们无法求证,现在的阅视就像一个牢笼,防他们防的紧,根本问不出什么。

  吴平看向她:“不管怎么样,现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。”

  “走吧,我们去谈位置推广的事。”柳青提拿起车钥匙,他们分别开车离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