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175章 你又有什么问题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175章 你又有什么问题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175章 你又有什么问题

  吴平没想到,他一出手,直接解决他们最大的问题,早知道有捷径,何苦走的这么累。

  柳青提伸了伸懒腰:“终于不用每天起早贪黑了,今天轮到谁培训了?”

  穆沐愣在当场,跟着走进会议室:“柳总监,你就收下我吧,我在阅视每天都要这样板着脸,我感觉我的脸,都不是我的脸了。”

  柳青提看向她:“我也很想让你当我的助手,可是你看,我付不起工钱,还有你父亲是不会同意,你来我这儿上班的。”

  “我不管,在家里,我说了算,其他人都不算。”穆沐不是一般的霸气。

  差点忘记,在穆家,确实是她说了算,可是现在真的不会时候,要是洛老这个时候失去她,肯定会玩命的。

  她们在公司的时候,就被公司成为魔鬼双煞,上有柳青提,下有温晴。

  可是这双煞,缺了一个,已经不完整了,而且温晴现在估计头疼死了,毕竟好的工作伙伴,是需要通过时间磨合出来的。

  “穆沐,等我们公司度这次,我就欢迎你来,你现在来,起早贪黑,比待在阅视苦很多,而且我需要做件事,盯着洛老,有什么风吹草动,立刻告诉我。”

  穆沐这个小女孩还是很好哄的,只需要给个机会,让她证明自己的价值,就不会再纠结眼前的事。

  “好,我会盯紧的,你要说话算话。”穆沐抱住她手臂撒娇。

  穆沐敲开洛老办公室的门:“洛老,柳青提那边似乎没有意愿想要和我们合作。”

  “行,我知道了,你先出去。”洛老盯着办公室的门关上。

  他拿起茶杯抿了口,管家上前小声的说:“我们已经跟他们分析的很清楚了,而柳青提那边招的全都是新手,按道理,找我们合作,是不二人选,怎么会拒绝跟我们合作?”

  “肯定是中间出现了变数,你派人继续盯着他们。”洛老提醒。

  柳青提开车到家楼下,看到邢越的车,停在路边,她想了下走过去。

  却看到秦清从副驾驶位置上下来,邢越看到她,神情有丝惊讶。

  柳青提捏紧背包带子:“我就是想跟你说,别再来我家楼下蹲点,分手了,就是分手了,大家都可以重新开始。”

  秦清看向他们:“那个,我先走了,你们慢慢聊。”

  邢越握住她的手:“青提,我不想分手。”

  柳青提用力甩开他的手:“邢越,你到底把我当成什么了,你一面和秦清暧昧不明,一面和我谈和好,你觉得,是全天下男人都死光了吗,我非得跟你在一起。”她气愤的说着这些话,没有考虑过这伤不伤人。

  他听到她说的,却眼前一亮,原来她是在意这个,自从大排档回来之后,他们的关系就一直恶化,就算厉莉来解释了,他们还是持续的这样。

  邢越抓住她手臂,用力一拉,她撞入他怀抱里,他俯身吻上她嘴唇。

  直到她不反抗,他才松开,他声音温柔缱绻:“那条围巾我还给她了,今天是在路上碰见她拦不到车,才知道她住进了你的小区。”

  “你以后不要跟她靠太近,之前是分手了,大家都可以重新开始,可是我们和好,你就不可以这样,你是我一个人的。”柳青提抓住他温暖的大掌。

  这双手细嫩,修长,还很温暖,她就是因为这双手,才爱上这个人。

  邢越将她身体旋转,靠在车旁,他俯身盯着她嘴唇:“我是你一个人的。”

  柳青提拿出手机,买了回家的机票:“你先请假一星期,我带你见家长。”

  “可是伯父。”不喜欢他。

  “你就放心吧,这次有我妈坐镇,他不敢拿你怎么样。”她笑着说。

  “好。”他已经退缩了一次,这次他不会再退缩。

  她忽然想到,现在公司正处于关键时期,她走不开,她转身:“我有点事,暂时没办法回家,等我处理完先。”

  “那,我们和好了吗?”邢越小心翼翼的问。

  “你说呢?”柳青提推开他,往回家的方向走去。

  邢越在原地愣了下,然后朝她跑过去,他牵住她的手,一起走进屋里。

  白灵从房间走出来,眼睛就一直盯着他们牵住的手,和好了,怎么又和好了呢。

  “咳,青提,我想吃零食,你去帮我拿。”白灵坐在沙发上,慵懒的说。

  柳青提倒在沙发上,累到瘫痪:“你没有腿啊,我每天这么辛苦在外面赚钱,养你很累的好不好。”

  “好,我去拿,小女人,你想吃什么?”白灵难得脾气好。

  “帮我拿瓶酸奶,谢谢。”柳青提将脑袋枕在抱枕上,闭着眼睛休息。

  邢越声音从厨房传出来:“吃饭之前,你不能喝酸奶,听话。”

  白灵都已经把酸奶拿到她面前,听到他话,嘴唇动着:管家又上线了,喝,管他呢。

  柳青提笑得有些挑衅的意思:“我听我男人的。”

  白灵摆出作呕的表情,翻了翻白眼,拍下她小腿,让她腾个地方给自己坐。

  “你不喝我喝。”白灵插上吸管,大口吸着,声音特别大,生怕她听不见。

  可柳青提真的做到两耳不闻,享受的闭着眼睛,白灵舔了下犯甜的嘴唇,心里瞬间觉得寂寞了。

  以前觉得没人管自由,可是现在却觉得,没人管好孤独啊,就像被人孤立了一样,果然是没有对比,就没有伤害。

  过了会儿,邢越端着菜走出来:“今天做的,都是你爱吃的。”

  柳青提拿起筷子,舔了下嘴唇,忙碌一天,回家有人做饭就是好,不用再抱着手机点外卖了。

  白灵摁住她蠢蠢欲动的手:“她不喜欢了。”

  “味道不对吗?”邢越本想摘掉围裙,却停住了手。

  “你又有什么问题?”柳青提看向她。

  “你还说你喜欢青提,你不知道她嘴特别挑,不吃葱姜蒜末吗?”白灵指着爆炒鸡丁那盘菜。

  邢越看向她,她从来没有说过,而且每次都这么做,她也吃的,他才没有发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