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178章 我在门口,有事就喊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178章 我在门口,有事就喊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178章 我在门口,有事就喊

  次日他们直接来到发布现场,看着架子搭上,柳青提站在舞台上,仔细确认每个环节,保证没有任何问题。

  上午十点,对方公司负责人准时出现,带走的是个金发碧眼的帅哥,不过这面相怎么这么眼熟呢。

  帅哥径直走过所有人,站在她面前:“青提,我说过,有机会我们会合作的。”

  “布,布鲁斯?”她不太确定。

  “yes。”他点头。

  柳青提上下打量他,头发梳的一丝不苟,西装革履,焕然一新,这跟他被白灵赶出家门,那落魄的样子好太多了。

  她微笑朝他伸出手:“合作愉快。”

  吴平走到她身边,小声的问:“你认识对方公司的负责人?”

  “算不上认识,只能说,这是段孽缘。”柳青提小声的回答。

  吴平疑惑的看向她,她认识的人还真多,他从没怀疑过,这么努力上进的女孩,家里可能富裕,但他从未深入了解过她的背景。

  布鲁斯转身:“我们会合作一段时间,方便给我订个酒店吗?我可不想再去你家,再被赶一次。”

  欧阳信听到他去过青提的家,立刻上前,用身体挡住他们的视线,这男的要是敢对青提动手动脚,就试试看。

  布鲁斯看到他充满杀气的眼神,后退一步,双手潇洒的塞入口袋:“你不会以为我跟青提有些什么吧?准确来说,是我和她最好的闺蜜,有段情,不过现在分手了。”

  柳青提探头看向他们:“对,对啊,就是酱紫。”

  她朝布鲁斯比划OK:“酒店的事,我会帮忙订的。”

  吴平主动承包:“我来吧。”

  那也行,反正她也不想单独见布鲁斯,天啊,他们有这层关系,很尴尬好吗,怎么负责人是他呢。

  布鲁斯朝她勾勾手指,她只能屁颠屁颠过去,欧阳信抓住她手,把她挡在身后,直视他,面不改色,犀利的眼神,像是在说:有什么事找我。

  他点头,笑着说:“青提,你们在比赛上创意广告我看到了,很惊喜,公司很喜欢。”

  “谢谢,我们会努力的,请入席。”柳青提做出请的姿势。

  两份策划,有一份只能保密,因为作为他们的底牌,从头到尾,都没有第三个人触碰。

  明面上的策划,已经拍成广告,打算投放他们身后的大屏幕,可是,被泄露了,只能换成现场。

  模特在后台化妆好,手持奢侈品展示,他们还安排了几个职业主播直播,还有记者在现场。

  布鲁斯作为进驻公司,他们很用心的回答记者的问题,这样的热度更为高。

  洛老来到现场,原以为会看到一场好戏,没想到却看见他们起死回生,后面的安排,统统不能摆在台面上。

  管家扶着他走向后台:“老爷,你千万别动怒,会不会是那人耍我们啊?”

  洛老从后门离开:“你现在就联系那人来见我,诶,叫他小心点。”

  管家点头,立刻打电话给那人,约他到对面咖啡店见面,这样未免暴露身份,来回方便。

  那人推开店门,迈开腿进去,坐在洛老对面,从容的翘起二郎腿。

  管家质问:“怎么回事?”

  “柳青提太狡猾了,恐怕她和吴平早就有心防你们,不过瞒的这么紧,所有人都不知道,还真是动了脑子。”

  “我让你搅黄这次合作,你就是给了这样的结果?”洛老眯了眯眼睛。

  “来日方长,急什么?”他自信满满。

  洛老冷冰冰的说:“你别忘了你自己的身份,如果不是我,你不可能有今天,走。”

  他盯着洛老的背影,用力握紧拳头,双眼充满怨念,不用时刻提起他的身份,他知道!

  他警惕的看向四周,起身要离开的时候,有个人撞上来,咖啡渍倒在他身上,他急忙抽出纸巾擦拭衣服:“走路看着点。”

  “不好意思。”他绅士的道歉。

  发布会有条不紊的进行着,结束后,他们集中到后台,林觅补了下妆,抿了抿嘴唇说:“吓死我了,我以为我们真的活不过今天。”

  “吴哥,你说话可要算数,一星期的假期。”胖丁把气氛弄起来。

  欧阳信领着狄誉,手拿着香槟走进来:“我果然没信错人。”

  柳青提看到人都到齐了,沉下脸说:“接下来,我们有笔账该清算,邢越,进来吧。”

  邢越穿着卫衣,一身休闲装走进来,他走到她面前,她亲昵的挽住他手臂:“辛苦了。”

  邢越把手机递给她:“那人背对着我,我没看清样子,但是我往他身上倒了杯摩卡。”

  狄誉下意识捂住腹部的布料,他今天穿着深色的西装,当时咖啡泼过来,他觉得看不出就没有立刻去换。

  柳青提直视他:“狄誉,我们算是从小就认识,你为什么要这样做?”

  欧阳信到现在才恍然意识到,自己身边的人,是个背叛者。

  狄誉用力握紧拳头,看向他们所有人,讽刺的笑了下:“我不是你,柳青提,一生下来,就被所有人捧在手心里长大,我受的委屈,只能自己消化,我没什么好说的,随你处置。”

  柳青提看向他们:“你们都出去,我想和他单独谈谈。”

  邢越不放心的握住她的手,眼神跟她确定,真的可以吗,要不然,他还是留下来吧。

  她摇摇头,如果这个空间还有人在,她问不出什么的,她想知道他背叛的背后,肯定和当年的事情有关。

  她当时就奇怪,为什么她病好之后,所有人都当这件事没有发生过,也没在她面前提起过一句,但狄誉消失了,她再也没看到他。

  当时父亲跟她说,狄誉家里发生了点事,要离开一阵子,没想到后来的见面,是在这种机遇下。

  邢越整理她头发:“我在门口,有事就喊。”

  柳青提点头,等他们所有人出去后,她坐在椅子上,脱掉脚上的高跟鞋。

  他不屑的笑了下:“你单独跟我在一起,就不怕我完成那年的单挑?”

  “来吧。”柳青提起身站在他面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