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182章 你再说一次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182章 你再说一次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182章 你再说一次

  他不可置信的回头,他都这样了,她都不来哄一下吗?

  他轻咳,重咳,还是没人理会,柳页青再扭头,这个家哪还有他的位置,这邢越一来,这是要他家破的势头。

  他扔掉手里的报纸,起身上楼,管家拿着热茶紧忙跟上去。

  “老爷。”

  柳页青不耐烦的挥挥手:“来者是客,出去。”

  诶,他应了声,老爷真能这么想就行了,这客人哪有常住的道理,只是一时得势罢了。

  柳青提走进他房间,看到他在小阳台晒衣服,她走过去,从身后抱住他,脑袋紧贴他宽大的肩膀。

  “邢越,今天我忽略你的感受了,我知道你不喜欢去那种地方,可是比起哄我妈开心,同意我们在一起,你会原谅我吗?”

  邢越绷紧背部肌肉,随后嘴角轻轻上扬,他没想过,她会为这件事跟他道歉。

  他转身,双手抱住她,这就是她原本的生活,只是为了她,不再过而已,应该是他向她道歉。

  柳青提仰头:“我妈买给你的衣服,你穿吗?”

  “嗯,这是你的生活,我会尽快适应。”爱她,就应该接受她的一切。

  她嘟着嘴:“邢越,让你受委屈了,等我们过了这关,我们就可以结婚啦。”

  邢越点头,他做的一切,也是奔着可以和她结婚去的。

  她踮起脚尖轻啄他嘴唇:“那你收拾下,准备下楼吃饭啦。”

  晚饭,他们挨个落座,柳青提注意到主坐没有人,她暗示元静晴女士,她爸去哪儿了?

  她耸耸肩,腿长在他身上,谁知道他去哪里了,没注意。

  他可是她老公,怎么可以不知道去哪里了,他们是亲夫妻吗,自己是亲生的吗?

  元静晴夹了块肉放进她碗里,让她放心,她绝对是亲生的,那是她爸的问题,跟她没关系。

  那就好,她夹起肉放进嘴里,她过得挺好的,暂时不想换父母。

  吃的差不多,元静晴放下筷子,严肃的说:“我知道你们年轻人很忙,今早回去吧,对了邢越,你安排下,我们要去见你的父母。”

  父,母?他下意识看向柳青提。

  她恍然大悟,她还没来得及跟父母说明他家里的情况,她轻咬嘴唇,一脸抱歉,对不起……

  在他心里,纪家也可以代表作为他家人出席,他笑着说:“好,伯母,您看什么有空。”

  “我过几天要去谈合作,大概一星期以后,到时候我们随时联系,我们加下微信。”她拿出手机,点开扫码。

  邢越立刻把手机递过去,她看到屏保,是自己女儿的休闲照,而且还是摆拍。

  真没想到,她女儿从小被柳页青当作儿子培养,还有这么可爱的一面。

  她愣了下,扫码加上就还给他,邢越点开同时,按通过的时候,看到自己屏保,有些不知所措。

  柳青提察觉气氛有些微妙,她身体靠过去:“你手机是有什么吗?”

  邢越慌乱的把手机塞回口袋:“没,没有。”

  “看看嘛。”他越这样,就代表越心虚。

  邢越轻咳起身:“我,我去洗碗。”

  元静晴笑着说:“这些有佣人,你们去休息吧。”

  她明天就得出差,她实在不放心把他们独自放在家里,就柳页青那臭脾气,可能会欺负他们。

  他们手挽手上楼,柳青提亲昵的挽住他手臂:“最后一晚了,我们一起睡嘛,被窝太冷了。”

  邢越点头:“嗯,好。”

  柳青提翻身压在他身上:“邢越,邢越~”

  邢越轻咳,将她推回自己的位置,翻身背对她:“好好睡觉。”

  她抚摸他腹肌,想到妈妈那关算是过了,她激动的睡不着,她原本,只是想吵醒他,和他聊聊。

  他突然翻身,压住她身体:“你是要闹吗?”

  “不,不是,我,就是。”她看到邢越撩起被子,开始语无伦次起来。

  他俯身,嘴唇贴的她很近:“就是什么?”

  她害羞的别过脸,没什么。

  早晨,她手臂伸出被窝,看到身上的睡衣,她立刻坐起来,邢越什么时候给她穿上衣服的,他手岂不是。

  她气愤的踩着被子,气呼呼的吼道:“流氓。”

  邢越从小阳台走进来,听到她的抱怨,他走过去,俯身靠近她。

  她身体害羞的向后仰:“你,你想干什么?”

  他手臂伸长,霸气的将她拉进怀里,亲吻上她嘴唇:“没想干什么。”

  柳青提立刻捂住嘴唇,怪罪的眼神,这就是没想干什么,他现在耍流氓,都耍的这么理直气壮吗。

  邢越轻咳,他原本真没想干什么,是她太诱人了。

  他宠溺的说:“东西我已经收拾好了,机票我也已经定了,吃完早餐,我们就回去。”

  她双手叉腰,质问的眼神:“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离开我家?这才两天,邢越,你是不是不打算努力,争取早日娶我啊,我可跟你说,我跟欧阳信约定好,二十六岁,如果我还没结婚,我就嫁给他。”

  邢越搂住她腰肢,将她托起来:“你再说一次。”

  “君子一言驷马难追,我就这么跟你提一嘴,你可以当作什么都没听到。”柳青提傲娇的说。

  邢越把她放倒在床上,俯身欺上她:“看来,还要在这里留一段时间,争取搞定伯父。”

  “不了,还是回去吧。”柳青提笑着说。

  “不行,你二十六岁都要嫁给欧阳信了,我要努力些。”他一本正经的说。

  “不嫁,我都有你了,看不上别人,我去洗漱下,我们下楼吃早餐。”柳青提轻轻推开他。

  这还差不多,邢越俯身,给她穿上拖鞋,就走出房间了。

  她换了身衣服下楼,元静晴拿着刀叉,优雅的吃着早餐,看到母亲穿戴整齐,一副女强人干练的样子,是要出差了。

  柳青提喝了口橙汁,以前不懂得妈妈的辛苦,可是现在,她懂了。

  “妈,注意安全。”

  元静晴愣了下,感动的点头,她女儿长大了,知道关心她了,她点着头,眼眶突然间就湿润了,不管以前怎么抱怨,可在这刻,一切值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