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184章 你还是人吗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184章 你还是人吗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184章 你还是人吗

  她平时在客厅吃零食,都是小心翼翼端着的,就怕被他发现零食屑。

  邢越夹菜放进她碗里:“没事。”

  真的吗?她不确定的睨了眼,不过她平时是有些不拘小节,他应该习惯了吧。

  想到第一次去他家里,一尘不染的,再看看自己的家,就像鸡窝,乱糟糟的,还真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。

  吃过饭后,她们两个端着冰淇淋,身体紧贴着墙壁,拿着勺子小口挖着,眼睛跟着邢越身体移动。

  他穿着无菌服,带着手套,蹲在客厅做清洁,她看到邢越从沙发底下抽出一堆垃圾,还有死蟑螂,她扭头瞪着白灵。

  不是让她别把家里搞脏吗,还真是看不见的角落,有多脏就多脏。

  白灵一脸无辜低头吃着冰淇淋,她以为青提了解她的,毕竟她们在家里从来不干活,乱七八糟的习惯,一时半会儿怎么可能改得了。

  柳青提将勺子用力戳进冰淇淋里,她这爱干净的形象,在这刻轰然倒塌。

  她走过去:“邢越,要不然,今天就到这儿吧?”

  “这个家看上去很久没做清洁了。”邢越也深刻了解到。

  她每次说的打扫卫生,只是片面的收拾,看得见的都挺干净,只是看不见的角落有多脏,还真是清洁之后才知道。

  “不是的,我每个周末都打扫卫生,我要是说,这些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,你信吗?”她怯懦,惹人怜爱。

  此刻邢越的心里,满脑子都是垃圾,脏,他拿着吸尘器走进她房间,白灵来不及阻止,他就已经进去了。

  她昨天换下来的衣服,被扔的到处都是,地上还贴着内衣,这场面,别提多静态了。

  柳青提立刻推着他出去,并且很严肃的说着:“邢越,你怎么能随随便便进女生的房间。”

  邢越猛然回神,轻咳掩饰尴尬,他转身走进客房:“你们先处理下,我待会儿再打扫。”

  白灵看向她,这大晚上的,他发什么神经?脏点怎么了,至少证明这个屋子有人在住,非得搞得干干净净才舒服吗?

  柳青提推着她回房间,小声的说:“邢越这洁癖症已经算轻的,比起那些看到就忍不住立刻动手的人来说,他算很给你面子,在医生的世界里,细菌代表着病原体,所以你多体谅下。”

  她俯身一件件捡起白灵的衣服,还好,阻止了一场世界大战。

  她们把衣服放好后,打开门,柳青提笑眯眯的说:“请,邢越,很晚了,要不然,我们今晚就这么算了?”

  “马上。”邢越拿扫把,扫了下床底下,弄出了很多东西。

  柳青提走过去,捡起地上的一只耳环:“这个是我发第一笔工资买的耳环,我之前还纳闷,怎么不见了,原来掉到床底下。”

  白灵抽了张纸巾,扒拉开灰尘,拿出一部手机:“诶,柳青提,你这床底下怎么还有手机?”

  她拿过尝试开机,可能是没电了,于是她找到充电器插上,看到很多未接来电。

  她吓的把手机扔到床上:“天啊,这是谁的手机?”

  白灵手指轻点她脑门:“这个问题,应该是我们问你才对,你该不会带已婚男人来过夜吧,老实交代,这里面还有老婆来电呢。”

  柳青提坐在床边,想了很久,按照这电话上面未接电话的日期时间,好像,她记得她升职的时候,在家里搞过一次聚会,后来,大家都喝醉了,她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她醒来就在客厅地毯上趴着。

  可是这个人,怎么没跟她说过手机不见了,白灵打了个响指:“诶,回神了,到底怎么回事?”

  “我也不记得谁的,那时候,我搞过一次聚会,具体公司有谁来,我都不清楚,我怎么知道这手机是谁的,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。”她晃晃脑袋。

  邢越盯着她,她糊里糊涂的,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,她有没有被占便宜,他很相信她,因为那一次,是她的第一次,这点不会有假。

  白灵挥挥手说:“哎呀,我不想了解,很困了,什么时候能睡觉?”

  邢越立刻将地上的东西收拾干净,然后走进洗手间清洗东西,顺便洗了个澡,才走进客房。

  见她还盯着那部手机发呆,他脸色变得很不好,他拿出手机,手机里弹出来的东西,似乎是知道他发生了什么。

  一名女子为欺骗男友,自己是第一次,便去医院做了个……

  他脑子忍不住联想,她的会不会也是假的?

  很快他便否定自己的想法,青提不可能会骗他,他的确感觉到她的生涩,不像是那什么。

  他拿过她手里的手机:“既然他没有找过你,要手机,说明这件事已经过去了。”

  “这倒是,算了,就当我没看到过。”她笑了下,把手机放进抽屉里。

  邢越盯着怀里的人,她有想法,有能力,外在条件又很好,又什么好骗他的,他什么都没有。

  他手臂揽着她,闭上眼睛,他们一觉到天亮,柳青提睡到中午才起床,她揉揉脑袋,看到外面太阳很大,出去走走,应该挺不错的。

  柳青提打开房间:“邢越,今天天气不错,我们出去走走。”吧。

  她看着空荡荡的厨房和客厅,嘴里嘟囔着:“过几天都要出差了,他还要去上班啊。”

  柳青提买了束花到医院看望江雨晨,在走廊就听到房间里有吵架的声音。

  江雨晨歇斯底里的说:“就因为我生不出孩子,所以你就要跟我离婚,还是在我生病的情况下,雷明,你还是人吗,畜牲。”

  “对,我是畜牲,当初你嫁给我,不就是看上我的钱,你拿了这最后的钱,好好待在医院,你要是继续霸占雷太太的位置,那就别怪我心狠,一分钱没有,我让你死在这里。”最后那句话,他故意凑近说。

  她听到浑身一震,气急的瞪着他,嘴里突然发出冷笑:“我的人生全让你毁了,死有什么可怕的,我不会跟你离婚的,在这段时间,所有想上位的女人,都不可能得逞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