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190章 你知不知道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190章 你知不知道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190章 你知不知道

  介意?她从没抱怨过,该死,他怎么可以不顾及她的感受。

  本来他们能相处的时间就很少,现在还因为这些小事情在这里赌气,过两天他就回去了。

  邢越转身,眼神下意识看向她那亮灯的房间,却无意中对上她的视线。

  柳青提毫不犹豫转身进屋里,没有任何情绪,很淡漠。

  他看到瞬间慌了,他大步朝酒店跑,季雪整个人呆愣住,疑惑的盯着他背影,是发生什么了吗?

  他气喘吁吁跑到她房间门口,拍了下门:“青提,我有话跟你说。”

  柳青提打开门,淡然的站在他面前,他脑海里浮现过很多哄她的场面,原以为她不会开门,需要他哄很久,可没想到,门就这么开了。

  他面对这样的场面,一时间想好的话,全然卡住,不知道从哪里说起,就这么呆呆的看着她。

  “你不是有话跟我说吗?”他们站在门口很久,她感觉风有些冻腿,忍不住开口。

  “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,我跟她只是碰巧,我有些睡不着。”准确来说,失眠对于他来说,是家常便饭。

  只有她在身边的时候,他才能放下防备,睡个舒服觉。

  他开始以为这就是习惯,没有什么特别的,可是后来,他才发现这是喜欢,独一无二,割舍不下的眷恋。

  他不了解她,是因为他们本身相处的时间就少,再加上他笨头笨脑,也不懂她的心思。

  他不是一个特别会说的人,他一般要说的,全都用实际行动表达了,所以很多时候,他以为他们都懂。

  原来行动无法代替一切。

  “恩。”柳青提看着他迎风奔跑,飘起来的头发,还有些凌乱,他应该是着急了。

  很多时候,她情愿他不解释,因为她可以透过小细节,确定他是真的在乎她。

  如果他很快速的解释了,她反倒会怀疑,他是不是心里有鬼,他们是不是真的有什么。

  邢越将她紧紧抱在怀里:“青提,我应该多顾虑你的感受,我这次出来工作,就是来陪你的。”

  其他人都跟他没有关系,说他色令智昏,假公济私什么都好,比起失去她,这些都变得微不足道。

  柳青提有些不好意思撩了下头发,他什么时候这么上道了,她原本还在想,再努力一下,要是他真的不懂,那他们可能真的无份吧。

  邢越低头吻上她额头:“青提,别赶我走,外面真的很冷。”

  “是你喜欢在外面到处乱逛,心里是不是还想着要有艳遇啊,你这种人,就应该多出去吹吹冷风,清醒下。”柳青提戳着他胸口。

  可身体却诚实的走到门口,把房间门关上,不让外面的冷空气涌进来。

  柳青提把干净的毛巾递给他:“进去泡个热水澡,就没那么冷了。”

  邢越轻啄她嘴唇,和她缠绵,柳青提实在受不了,推开他:“你身上冷冷的,我不想靠近你。”

  他握紧毛巾走进洗手间,很快水声落下,柳青提躺在床上,看着落地窗外的夜景,忍不住打了下哈欠。

  等他出来的时候,发现她已经熟睡了,他无奈的走过去,掀开被子躺在她身边,看到床头柜上,放着几本英文书。

  他拿起一本坐起来,随意翻阅,柳青提感觉一阵凉意,立刻抱紧身旁的暖源。

  邢越感觉到触碰,低头,看着她蹭着自己的大腿,双眼宠溺如水,轻柔的抚摸她脑袋,小声的说着:“你知不知道,你在玩火。”

  柳青提感觉头发痒痒的,有些不舒服,身体控制不住的蠕动着。

  邢越摁住她脑袋,不想再让她动下去了,不然这晚上,他们两个人都睡不好。

  他随意翻了一页,讲的是英国的一队恋人冒险的故事,很刺激,很疯狂。

  鼓舞着正在面临爱情难题的人,不要轻易放弃,要迎难而上,才会收获爱情的美好。

  他反正也睡不着,就把这本书,用半个晚上看完了,一页页翻阅。

  次日,柳青提伸出手臂,压在身旁的位置,发现空空的,已经没有了温度。

  她睁开眼睛,拿起手机,发现都十点钟了,邢越应该早就去上班了。

  只是今天怎么没有人叫她去团建啊,她换了身衣服出门,她站在木廊上,看着他们在温泉里面玩排球。

  她走过去,球刚好朝她的方向打来,球弹过水面,再次滚动,落到她脚边,溅起了水花。

  欧阳信看到,立刻抱住她身体,旋转,溅起的水花,全部落在他身上。

  狄誉立刻拿起干净的浴巾包住他肩膀:“这天有点冷,赶紧去换衣服。”

  欧阳信视线落在她身上:“你怎么样?”

  她摇头:“还是听狄誉的,这天有点冷,你这样会感冒的。”

  “恩,小心点,你的伤口很深,不能沾水。”欧阳信叮嘱,随后便和狄誉离开了。

  柳青提转身看着他,他是怎么知道她的伤口很深?

  她换药的时候,欧阳信就刚好站在门口,当时门没有关死,他看到了她的伤口。

  原本看到她幸福,他已经不想去打扰,可是看到她自从和邢越在一起,就总是不停的受伤,虽然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邢越。

  但看到她受伤,他就是止不住的愤怒,邢越已经拥有了他求而不得的一切,为什么不珍惜。

  狄誉拿出干净的衣服递给他:“欧阳,我不想再看到你这样越陷越深,要不然我们离开吧。”

  欧阳信瞪着他:“你以为我来这里紧紧是因为青提?我开这间公司不是玩玩而已。”

  可他现在不就是为了柳青提吗,总是龟缩着,还不如像邢越那样,果断出手,他都没试过,怎么知道不行呢。

  “你想的我是不知道,可是我看到的,是柳青提一而再的伤你,当你透明。”狄誉低吼,想让他清醒。

  “你多嘴了。”欧阳信呵斥。

  狄誉侧身,看着他走进洗手间,狄誉气不过的握紧拳头,柳青提不懂得珍惜,那是因为她瞎了。

  别以为原谅他,他就会感恩戴德,如果她让欧阳不开心,那她就是他的敌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