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194章 选个日子,让他们结婚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194章 选个日子,让他们结婚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194章 选个日子,让他们结婚

  狄誉不确定的看向他,他当真为了柳青提可以做到这步,实在是太低估柳青提在他心里的位置。

  欧阳信发了条信息到群里:柳青提被人欺负了。

  立刻收到上百号人的回应,其实有钱人的圈子也简单,好兄弟可以当一辈子。

  欧阳信说出自己的计划,他们也都十分的赞同且配合,从今天就开始实施。

  最后他打电话跟柳页青说明情况:“柳叔,事情就是这样,我知道单凭我们很难让庭豪竹息事宁人,但是我已经安排好一切,你只需要在圈子里表明态度。”

  如果有人帮了柳家,那就是卖柳家一个面子,他日如数奉还。

  假如他们的朋友父母都是真心帮他们,不求回报,这就很容易落下口舌,让庭豪竹抓到把柄,认为官商勾结,可是如果这次是由柳氏夫妇出面,由阿姨放话,而他只需要露个面,证明自己知道这件事,那庭豪竹肯定不敢乱来。

  柳页青听着他的计划,有些感叹,果然是长江后浪推前浪。

  比起这个,他更想听欧阳信说别的:“你对青提,还有想法吗?”

  “叔叔,我对青提的想法一直没变过,邢越根本保护不了她,她只有待在我身边是最安全的。”欧阳信再也不掩饰内心的真实情感。

  “好,很好,叔叔会帮你的。”

  柳页青挂断电话,立刻安排下去,这件事越快越好,竟然有人欺负他女儿,要是脱去这层外衣,他非得扒了那小子的皮。

  傍晚,柳青提醒来,她喝了点温水,躺在床上,每动一下都是痛的,连呼吸都是痛的。

  邢越了解她的症状,特地跟护士要了止痛针,打进她的吊瓶里,很快减轻她身体的疼痛,她红唇微启。

  “别担心,我没事。”

  她虽然很怕疼,可是这些年经历的大大小小的伤,她早已习惯忍受疼痛。

  邢越抚摸她脑袋,温柔的说:“我在,没事。”

  “我有点饿了。”柳青提看向他。

  他拿着碗很稀的粥,舀了勺,喂进她嘴里,一点点的,十分的耐心。

  两天后,庭豪竹到了度假屋,他走进病房时,一脸的心疼:“儿子,你怎么了,是谁把你伤成这样?我去找他算账。”

  庭渊知道父亲来,等于他有强硬的靠山,现在的他谁都不怕,连腰杆都挺直了。

  “爸,这些人一点都不听我的话,你把他们都炒了。”他现在就来算算自己人的账。

  经理走到他面前,卑躬屈膝:“老爷,我跟了你那么久,你不能无缘无故辞退我。”

  庭豪竹看向他:“我儿子说的话,你没听清楚吗,你被辞退了,我的,以后都是我儿子的,你们这么不给他面子,那就是不给我面子。”

  这样的人,他还留在身边有什么用!

  经理试图解释:“那是因为少爷……”

  “不管任何时候,你们只需要执行主子的命令,主子的命令没有对与错,就算有对错,也不是你们该议论的。”庭豪竹怒斥。

  “是。”经理离开病房,立刻回度假屋收拾东西离开。

  庭豪竹握住他的手:“儿子,你怎么弄成这样了?”

  “还不是因为那个女人,爸,我想要得到那个女人,这次你一定要帮我,我就要她。”他蛮横的说。

  “好,你想要哪个女人,爸都给你弄回来,不过你得告诉我,你怎么受的伤?”

  他将事情从头到尾说的仔仔细细,庭豪竹一项宠他,不管他说出什么版本,在庭豪竹理解来说,都是别人在欺负他。

  今天他忙着陪自己儿子,就先不忙跟那人算账,改天再说。

  柳青提休息三天,基本躺在床上一动不动,终于不用依靠止痛针,也能勉强坐起来了。

  这天,庭渊带着人没礼貌的闯进她病房,他指着她说:“爸,这个女人我看上了,我就要她。”

  “好,把她带回度假屋,任我儿子安排,你要多少钱,开个价。”

  柳青提讽刺的笑了下:“呵,你们父子还真是有意思,这个世界上,不是所有人,你们都惹得起的。”

  就算这次父亲不出手,她也有自己的办法,让他再也不敢靠近她半步。

  邢越把她护在身后:“病人需要休息,请你们出去。”

  欧阳信走在前面,视线直逼他:“要是让柳叔知道,庭总在打他女儿的主意,不知道你还有没有这底气。”

  柳叔?他心里嘀咕,难道是柳页青,难道这个就是柳页青一直不肯公开露面的宝贝女儿。

  说是那么说,可是谁知道这到底是不是真的,庭豪竹冷漠的说:“既然我儿子喜欢,娶进门也不是不可以。”

  欧阳信拿出手机:你们那边准备的怎么样?

  随后他的手机响起,一个接一个,他脸色变得有些难看,他贴身助理打开手机递给他,是柳太太在放话。

  “我就一个宝贝女儿,谁敢欺负我女儿,那就是跟我元静晴作对。”

  庭豪竹忍不住打量她几眼,他儿子看上了柳页青的女儿?他知道,自己儿子对女人下手没个轻重,看她穿着病服躺在床上,他儿子难道已经得手了?这倒是高兴事儿啊。

  他们在商场上斗了那么久,没想到柳页卿的女儿,竟然落在他庭家手里,以后还需要看柳页青那老不死的脸色吗。

  他得意的笑了下:“儿子,你是不是真的喜欢她?”

  他对待女人从来都是眼缘,根本没有感情可言,不过眼下没得到也是喜欢,于是他用力点头。

  庭豪竹立刻打视频电话给柳页青,画面一开,他看到自己女儿苍白的面孔,心里头一紧。

  他笑着说:“亲家,没想到我们两家不打不相识啊,既然你女儿已经是我庭家人,我们就选个日子,让他们结婚好了。”

  “庭豪竹,你这是懒蛤蟆想吃天鹅肉啊,你儿子什么德行,你不清楚啊?”柳页青气愤的说。

  只是开视频那个画面有他女儿,在谈这件事的时候,庭豪竹就已经走出病房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