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198章 是该有个结果了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198章 是该有个结果了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198章 是该有个结果了

  柳青提见他脸色很不好,便没再说下去,她转身朝餐厅的方向走去,可又不是很放心,所以到拐角处,她躲进小店里,然后看到他离开,立刻跟上去。

  邢越径直开车到郊外的别墅,他又来到那栋一个人都没有,只充满回忆的屋子。

  二楼的阳台门打开,透过窗户,看到邢越在里面搞卫生,看来他是真的没事,一个人可以,她得回去收拾烂摊子。

  于是她开车离开,回到包间,看到他们还没走,便拉开椅子坐下。

  元静晴拿起餐巾擦了下嘴巴:“你去了哪里,怎么去那么久?”

  柳青提摇头,明显心情很低落,不想说话,她就知道,这场面是见不得的,可她却阻止不了。

  元雅华刚才吃饭的时候,就一直想说话,可是听到她呵斥:柳先生,说食不言寝不语,吃饭先!

  她又不敢贸然开口,所以憋到现在,她笑着说:“亲家,邢越这孩子不懂事,我回去好好说说他。”

  “这件事以后再提,既然饭吃完了,我们就先回去了。”元静晴握住她的手,带她离开这里。

  他们一起离开餐厅,元雅华看着他们都上了车,脚步上前,想蹭一下车,可没想到还没来得及伸手,车子就开走了。

  元雅华回头,手放回轮椅推手上:“什么人啊,也不知道捎我们一程。”

  老纪看向她:“老房子不是要拆迁吗,你怎么可能拿不出五十万?”

  “那能一样吗,那些钱是留给我们和女儿的,你难道想女儿一辈子都过不好,邢越只是个外人,你刚才没听到他们说的吗,邢越过去,直接就是接手柳家的公司,他们家多有钱啊,怎么看得上这区区五十万。”元雅华尖酸刻薄的嘴脸。

  “邢越为这个家做的够多了,他都要结婚了,我们却拿不出诚意,只怕他以后去了女方家里,日子不好过。”老纪苦口婆心。

  元雅华气呼呼的说:“够了,钱在我这儿,我爱给谁花就给谁花,我就不给那白眼狼,我去叫车,你在这里等我。”

  一路上,柳青提都不怎么说话,元静晴知道她是不高兴了:“女儿,我这也是为你以后打算。”

  “妈,我知道你是不想我太辛苦,公司不是有我吗,你就让邢越去做自己喜欢的事吧。”柳青提哀求道。

  坐在副驾驶的柳页青忍不住开口:“一个男人,没有自己的事业,成日浑浑噩噩的,像什么话,你看看他,做医生,现在一点成就都没有。”

  说出去,岂不是很多人看柳家的笑话,要不是因为女儿怀上邢越的孩子,今天根本就没这事儿。

  “爸,不是所有人做到家喻户晓才叫成就,在我心里,他就是个顶天立地,又体贴的男人,你们不要再为难他了。”柳青提反驳。

  柳页青气的脸色泛白:“我看你是鬼迷心窍。”

  元静晴夹在中间,想着缓和他们的气氛,可没想,两父女一样倔,柳青提直接扭头看向窗外,不搭理他们。

  回到家里,她直接把房间门反锁起来,白灵听到声音,疑惑的走出房间:“怎么了?”

  元静晴笑着说:“青提有些闹脾气,你帮阿姨去说说。”

  她敲敲门:“柳青提,你怎么了,开门让我进去。”

  “我现在谁都不想见,什么话都不想说。”房间里传来吼声。

  一连好几天,邢越都没跟她联系,她每天除了守着手机,也不知道该以什么理由去找他。

  这件事确实是她父母做的有些过分,她又说服不了家里人,她现在就很烦恼。

  这天,元雅华推着轮椅走进医院,她拿出手机:“邢越,我带你叔叔来复查,你下来帮帮我。”

  过了会儿,邢越穿着白大褂出现大厅,他手接过推手:“我带叔叔去。”

  老纪进了康复室,他们坐在长椅等候,元雅华看向他:“邢越,你和青提最近怎么样了?”

  他不想放弃现在的身份,所以青提那边,他还没想好怎么去说,就一直没联系。

  看他的表情,就知道他们最近相处的不怎么样,这眼看,她就要跟着沾光了,可别功亏一篑。

  “邢越,你是不是觉得我们纪家太穷了,配不上你的身份?”

  邢越抿紧嘴唇:“怎么会。”

  “那你还有什么牵挂,我知道让你接手柳家的公司,就等于是入赘了,你心里肯定不好受,可是做父母的,都想自己孩子过得好,我们也是为你好,你千万别怪阿姨。”

  她讲的绘声绘色,楚楚动人,很快动摇邢越的心,毕竟这么多年,纪家虽然没给他太多钱,但至少也让他过的衣食无忧,所以他心里还是相信,她是善良的。

  “不会,这是我的问题。”邢越认真的说。

  “邢越,你要明白,婚姻很现实,需要钱去滋润,你如果没钱,青提怎么过得好,而且你有钱,出去别人也会卖你面子,你自己好好想想吧。”

  元雅华推着行李去医生办公室,她知道说多了,反倒会被他当成说客,会让他更加反感,所以她说的刚刚好就停住,表示自己真的在为他们小两口着想。

  邢越心里很有触动,经过那两天和青提父母的接触,他们花钱,确实很豪爽,如果青提跟着他,以后买什么都只能看价格。

  他想想那画面,就有些心疼,他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  吃饭时间,有人拿着餐盘到他对面坐下,他恍然回神,抬头看了眼,惊讶的说不出话来。

  柳青提把汤摆在他面前:“你是惊讶,我为什么出现在这里?”

  “还是惊讶我的出现?”柳青提有些咄咄逼人的态度。

  邢越拘谨的收起筷子:“青提,我不是这个意思。”

  “把我晾了那么多天,是该有个结果了,我来,就是想听听你的决定。”她看向他。

  邢越沉默起来,他还没想好。

  柳青提拎起餐盘,把还没吃过的饭倒进桶里,洗了手头也不回的离开医院。

  邢越看到她的背影消失在饭堂,他顿时慌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