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199章 我的父亲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199章 我的父亲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199章 我的父亲

  他下意识追上去,却见她定定站在电线杆旁,眼睛看着对面的红绿灯,还有六十秒。

  他慢慢走过去:“青提,我,不想放弃现在的工作。”离开熟悉的地方,跟她去那边生活。

  柳青提转身对面他:“如果我爸妈硬要以这个条件,你才能娶我呢?”

  她不是真的要他按照她父母安排的去做,但她就是想知道,在他心里,她到底值不值得。

  她可以在爱情里是付出的那个,但绝不是卑微,委屈求全的那个。

  如果在他心里,她不值得,那么她会毫不犹豫转身离开,就当这段是个美好的回忆。

  可红绿灯变绿灯了。

  柳青提迈开步伐,朝对面马路走过去,身后的人却突然开口:“真的非我不可吗?”

  她转身,眼眶红红的,眼泪在眼眶里打转着:“邢越,我二十五岁了,马上就要二十六,我在别人眼里,已经是个老女人,我想结婚,如果你不能娶我,不想娶我,那我们就算了。”

  她用力咬住嘴唇,逼退眼泪,面对他,笑着:“你再拒绝我,我就去找个比你好一万倍的人,然后,然后……”眼泪哗然落下。

  这刻,她周围所有嘈杂的声音,忽然不存在,她眼里只有他。

  邢越一步步逼近:“然后?”

  “然后。”她吸吸鼻子,重复说着。

  邢越霸气将她扛起,在她说那句话的时候,格外认真的神情,他顿时慌了。

  他是放不下这里,可是他更不想错过她,他扛着她回到车里,俯身摁住,手指撩起她下巴:“继承你家的公司,非我不可吗?”

  柳青提眨巴眨巴湿润的眼眸,邢越亲吻她冰凉的鼻尖:“那我会说服他们,放弃这个念头,有更多人比我适合那个位置。”

  他嘴唇凑近她耳边:“但你丈夫的位置,只有我合适。”

  她嘴角上扬,露出笑意,还好她等到了。

  邢越见她心情变好,板着脸问:“然后怎么?”

  “然后告诉他,我这辈子非邢越不嫁。”嘻嘻,她双手抱住他脖子。

  邢越激动的吻上她嘴唇,她缓缓闭上眼睛……

  他呼吸急促的松开:“我还要上班,乖乖在家里等我回来。”

  她看着他转身离开的背影,忍不住双手捂脸,什么人啊,撩完人就跑。

  她开车回到家里,看着父母都在家,她俯身换上拖鞋,想着,还是应该帮邢越解决这件事。

  柳青提坐在沙发上:“爸,妈,我想跟你们说说邢越的事,你们那天见的不是邢越的父母,邢越的父母在他十几岁的时候,在一场车祸中去世,这件事对他的打击不小,所以他最看重亲情。”

  “在他父母的时候,他生活优越,一看就是有钱人家的孩子,而且家世不比我们格局小,听说他父母也是经商的,邢越之所以不碰商业,是因为他心里仍旧想救活自己的父母,他把这些希望,寄托在每个病患身上,所以他才会这么拼命。”

  “爸,妈,我以前什么都不懂,原以为天空,就是你们给我描绘的模样,可直到,我出去的那一年,生活真的过得很难,原来我也可以这么珍惜自己的所有。”

  元静晴最听不得她提起离开家的那一年,想想都觉得苦:“邢越这孩子也是可怜。”

  柳页青全部串联起来,才明白他的心思,他当年也是穷小子,一步步靠自己站到现在的位置,没有人能懂这里面的心酸。

  有多少人表面看着对他阿谀奉承,背地里全是酸话,说他是靠女人上位,对,他的成功还就是离不开元家的支持。

  所以到现在为止,任何人可以欺负他,但是不能欺负元家的人,哪怕是佣人都不可以。

  柳青提看向他们:“妈,公司的事,我可以胜任,但请你们别再逼邢越了。”

  元静晴和他对视了眼,这孩子都这么可怜了,依靠养父母家庭,根本不可能拿出太多钱,而且看他养父母一副只钱进,绝掏不出钱的样子。

  这件事再谈下去也没意思,倒不如都各退一步,女儿都怀有他的孩子了,他们也别要求太多了。

  元静晴松口:“今晚叫邢越来家里吃饭。”

  “好!”她高兴的靠在元静晴肩膀上,

  她拿着手机回房间,立刻给他发信息,邢越下班后,提前去商场买东西。

  他紧张的扯了扯衣服,伸手按下门铃,柳青提打开门,笑着说:“快,进来。”

  元静晴从厨房端菜出来,看到他笑着说:“快,洗手就可以吃饭了。”

  柳青提推着他走进洗手间,她小声的说:“我告诉你,我爸很少下厨,今天你可是有很大面子的。”

  邢越一听越发紧张:“不会有什么事吧?”

  “你想什么呢,他们还能吃了你?”她双手叉腰,奶凶的模样。

  她明知道,他不是这个意思,邢越深呼吸,揽着她腰出去,他有些拘谨的坐在椅子上。

  柳页青主动夹菜给他:“你送的按摩仪很好用,看得出你是个实诚的孩子,以后大家都是一家人了,有什么事就直说。”

  元静晴想了下说:“听青提说,你这些年过的很不容易,你父亲叫什么?”

  青提说他们家以前也是经商的,再加上有些年份的车祸,她联想到一个人,但又不太确定,就想确认一下。

  邢越愣了下,既然她都这么问,想必青提应该是跟他们说了,他原先家庭的事。

  “我父亲叫邢宗云。”

  她睁大眼睛,心情久久无法平复,她伸手抓住柳页青感动的湿了眼眶:“页青,当年那场车祸,我还遗憾,商场上从此少了一个朋友,可没想到他留有血脉,你记不记得,当年我公司出现危机,是邢宗云不顾所有反对,和我们合作,救活我的公司。”

  被她这么一提,他恍惚想起个身影。

  元静晴激动的站起来:“我还记得,当时他说了句,中国人不能丢了传统,他十分看好,我的丝绸生意,还让我不管多难,都不要放弃初衷,所以这么多年,不管这个厂亏不亏,我都没有放弃过,到现在走向全世界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