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212章 你当真不觉得难看吗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212章 你当真不觉得难看吗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212章 你当真不觉得难看吗

  什么?他以为她说的是这个,难道他没意识到阿独选餐厅很艰难吗?

  他打算背着她走多远啊,她今天还穿着裙子呢,她不想被路人围观,很难看耶。

  柳青提将他拉起来,跟上阿独的步伐:“阿独,你对这边不是很熟,要不然我们选餐厅吧?吃火锅怎么样?我知道一家量大,又实惠的餐厅。”

  他刚才还在愁,找个什么餐厅,不贵又能吃得饱,她先提起来,倒是让他有些不好意思。

  他憨憨的挠挠头:“好,你们带路。”

  柳青提晃了下他手臂:“邢越,你去把车开过来。”就停在这附近。

  邢越看向他们两个要单独相处,说什么,都不会离开,他把车钥匙扔给阿独:“你去开。”

  阿独看了眼钥匙,立刻往回跑,柳青提盯着他奔跑的背影,忍不住开口:“他,有驾照吗?”

  他们常住寨子,都不出门,这点他倒是忽略了,他想了下,越想越不放心:“我还是去看看。”

  “好,我去药店等你们。”柳青提指着前面的药店,她这后脚跟,再不买个创口贴,真的要废掉了。

  处理好伤口,她顺便到隔壁奶茶店,买了杯喝起来,她坐在椅子上,晃着脚丫,盯着来时的路。

  过了会儿,看到邢越的车正缓缓的朝她这边开来,他们两人一起下车,一起为她打开车门。

  邢越给她打开后座,而阿独给她让出副驾驶的位置,这一时间气氛就尬起来了,她心里忍不住嘀咕,这两男人今天是怎么了。

  她硬着头皮走过去,看向他们两个人,随后直直走向邢越的身旁:“我还是坐后面。”

  阿独不以为意,坐上副驾驶,因为她的选择,邢越心情好起来,一路上对待阿独的脸色也好很多。

  他们走进一家火锅店,这里面菜的价格特别的友好,相信阿独应该不会顾及。

  阿独拿起菜单,看了眼价格,整个身体放轻松,他笑着说:“这些全都上,不够再点。”

  柳青提从他手里拿过菜单,既然是别人请客,那就要多顾虑买单人的感受,总不能只顾自己吃爽了。

  “不用全部点,我们每个人只点自己喜欢的就可以了。”柳青提拿起笔,在菜单上画勾。

  邢越也照做,阿独挠挠头,看到上次柳青提请客,他还以为他们城里人习惯这样吃,他就想着入乡随俗,既然他们改变点菜方式,那他也跟上吧,他点了很多份肉。

  锅上来,他们各自端着自己喜欢的食物,放进锅里,吃的全身很暖。

  邢越手捏起她下巴,脸颊凑近,她只听到自己心脏砰砰跳,她知道他介意阿独,可是在外面这样不太好吧。

  她眼神睨着,他靠的越来越近了,她都能感受到他呼吸的滚热,她别过头,故意躲开他。

  “停。差不多可以了。”这里是外面,吃醋也要讲究下地方,她会不好意思的。

  邢越板正她的脸,凑上去,柳青提双手抵着他:“真的不可以,我还没吃饱呢。”她急中生智下,胡乱扯出的借口。

  他手里多了张纸巾,擦拭她嘴角:“我知道。”这点分量,还不足以让她吃饱。

  柳青提盯着泛白的纸张,染上了酱汁,她忍不住舔了下嘴唇,就这,而已啊,,她还以为他要她。

  她感觉脸颊好烫,伸手扇了扇风,想让这股滚烫冷却下来,邢越夹了些肉片放进她碗里。

  她全程低头吃起来,再也不敢抬头,吃饱喝足,阿独跑去结账,他们先上车。

  邢越吻上她嘴唇:“你刚才以为我要对你这样。”

  柳青提很不好意思的喵他,这男人是开窍了,竟然能看懂她的心思。

  阿独结完账,走到车旁,拉开后座的车门,才发现锁死了。

  邢越按下车窗:“你回去吧,我们不顺路。”

  阿独点点头,憨憨的朝前面的公交站牌走去,柳青提抬头看向他:“小气,人家还把药品放在你们医院卖,也算,让你立了头功,你这是不是在过河拆桥?”

  “我还救过他父亲的命。”邢越理直气壮说出来。

  柳青提打量他:“邢越,我忽然发现你有不要脸的潜质,早知道你是这样爱吃醋的人,我就。”

  “就什么?”邢越眼神满满的警告。

  “就早点追你,这样我们就不会浪费那么多年相处的时间。”柳青提讨好的说道。

  邢越脸色瞬间阴转晴,嘴角也有了丝笑意,车子开到公寓楼下,她解开安全带:“你今晚要值班吗?”

  “不用,很快就回来。”他温柔的抚摸她脑袋。

  柳青提回到家里,打开电脑,开始处理工作。

  下午,白灵打着哈欠,从房间里走出来,看上去异常的疲惫,她抬头看了眼:“你怎么了?你今天不是应该和洛枫约会吗?这么早就回来了?”

  “昨晚他发信息给我,说要临时出差,我一晚上都没睡着,他太过分了,这次我不会轻易原谅他的,我要是随随便便就原谅他,我就是狗。”白灵气愤的说道。

  柳青提友情提醒:“别轻易说这种话,往往都会被打脸,而且很响。”

  “我说的是真的。”白灵从冰箱里拿出冰水,一口喝下整瓶,然后用力捏住瓶子,瓶身瞬间凹陷。

  柳青提听到声音,用余光看了眼,忍不住摇头。

  邢越换上白大褂,开始查房,再回到办公室,只见有个女人,拿着抹布在擦拭他们的办公桌。

  他走过去坐下:“谢谢!”

  覃彩凤抬头看向他:“不用客气,你们都是森杰的同事,我做这些,只是我力所能及的,森杰初来乍到,以后还请你们多多照顾。”

  邢越并没有回应她,林森杰已经是副院长,他何须要别人照顾。

  林森杰被簇拥回来,看到她手上拿着抹布,立刻走过去,抓住她的手,将她拉出办公室。

  “你什么意思,你想让那些人看我笑话是不是,我的女朋友可以低三下四的做清洁阿姨干的活儿,你当真不觉得难看吗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