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216章 误会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216章 误会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216章 误会

  柳青提转身看向他,嘴角带着笑意,看上去没有一丝丝生气的样子。

  她双手交叉放在胸前,看到电梯门打开,她挥挥手,让他跟上。

  邢越挠挠头,跟着她走进电梯:“青提,这件事,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,我可以解释。”

  看着他如此认真解释的样子,她忍不住笑出声,随后憋住,一脸严肃:“在你心里,是不是觉得女生谈个恋爱,智商都受限啊?我早看出那女的有问题,还有这个林森杰也怪怪的,也不知道他到底想干嘛。”

  他摸了下后脑勺:“你都知道,那你?”

  “不这样,我们可以回家吗,多留在那里,谁知道还憋着什么后招,还是回家舒心。”柳青提下巴扬起,像极了求表扬的傲娇模样。

  邢越捏捏她脸蛋:“还是你考虑周全。”

  柳青提不满的撅起嘴巴,她要的表扬,就这儿?也太没诚意了。

  邢越伸出手,包裹住她的小手,拉着她走出公寓,柳青提站在风中不停的跺脚:“刚才来的时候,明明没有那么冷啊。”

  他拉开厚重的外衣,把她抱进里面,带着她朝停车的方向走去。

  邢越拉紧外套的时候,没有弄好,她有些黑发挂在他衣服上,她整个上半身是没有的,他们步伐一致在黑夜里奔跑,这画面异常的诡异。

  柳青提感觉头发黏在了脸上痒痒的,她忍不住挣扎:“诶,好痒,我头发,你松开。”

  可某人依旧没有发觉,他温柔的哄道:“很快就到了,你别动。”

  大手揽住她的腰,带着她往前走,柳青提眼球向上打量他,这浪漫的场面,怎么跟她想的不太一样。

  邢越手塞进口袋掏出车钥匙,他打开驾驶位置,立刻打开空调,他松开手。

  柳青提的长发披散下来,她跨步进副驾驶,头皮却发出阵痛,她头发挂在他纽扣上,被冷风吹过之后,基本缠的死死的。

  邢越手触碰到车的扶手,就要关上车门,她指了指他衣服上的扣子:“我头发,好疼。”

  他低头看了眼,瞬间明白她的意思,世间办法千万条,可他唯独用了最笨的办法。

  他着急的脱下外套,她着急的喊出声:“慢着,你别那么急,你过来。”

  她头靠近,温柔的手法解着纽扣上的头发,楼上参加这次聚会的人,都因为他们的事扫了兴,陆陆续续离开。

  在楼下,他们看到这幕,刚才中意邢越的女生停住脚步:“他是不是邢医生啊,还真是别看平时你们穿白大褂,一副天使下凡拯救世界的感觉,玩起来比谁都疯。”

  谭金耀擦了擦眼睛,确定真的是邢越,但碍于关系不错,他怒斥:“邢越才不是这样的人,你们只是看到这幕,不能说明什么。”

  走在前面的女人讽刺的说:“你们男人还真是,非得拆穿了,没有办法圆过去,才会承认。”

  “都散了吧,真没意思。”

  谭金耀生气的说:“我看你们女人才是肤浅,人家是正经男女朋友关系,怎么就不能这样了?”

  “你说什么,你说他们是男女朋友?”

  “对啊,又没人说,单身趴里,就一定全部都是单身,总有例外来凑热闹的,你们就别咸吃萝卜淡操心了。”谭金耀理直气壮的说。

  她抬头看了眼林森杰住的地方,这个林森杰竟敢忽悠她做棒打鸳鸯的事,他是不想活了吗。

  覃彩凤见他刚才喝了不少酒,于是泡了杯蜂蜜水给他:“你为什么特别在意柳青提?”

  林森杰捏了捏鼻梁:“你不是跟她挺好的吗,我也是看在你的份上,才对她格外在意,好了,你也别多心,睡吧。”

  覃彩凤听到他的解释,心里难掩的高兴,他难得这么在意她的私生活。

  她伸手去解他衣领上的扣子,往下的时候,却被他制止了,他抓住她的手:“今天没心情。”

  覃彩凤盯着他,到底是没心情,还是他对柳青提的思想不一般。

  她盯着他的背影,直至模糊,最后听见一阵关门声,她心里忍不住在想,他们到底什么时候开始的。

  柳青提接了半天都没解开,反倒手冻僵硬了,她身体往旁边挪了挪,拍拍身旁的位置:“要不然,你坐进来,这样真的太冷了。”

  邢越站在车门,也觉得今晚的冷风,格外的冷冽,于是迈开腿坐到她身旁。

  他们两个真的太挤了,连车门都关不上,于是她主动跪在车椅下,让他把车门关上。

  邢越咽了下口水,伸手护住她脑袋:“你小心点。”

  柳青提很认真的解着头发,直到一束灯光打在他们身上,小区保安敲了敲玻璃,邢越拉下车窗。

  保安往里瞟了眼:“年轻人大晚上的在这儿,不害臊呢?”

  他们两个一脸问号,邢越想了想,才意识到问题,急忙解释道:“不是,不是你看到的这样,我们是在。”

  保安挥手制止他继续说下去:“我身为这个小区的安全维护人员,有权制止你们这种不要脸的行为,你们要么立刻走,要么我报警,你们看着办。”他说的样子特别拽,说着还想把手搭在车窗上,但想到他们干的事,不好意思去看,于是收回了手。

  柳青提抬头看了眼:“终于有人来了,你有剪刀吗?或者刀之类的。”

  保安被吓了一跳,身体迅速后退:“你,你想干什么,玩这么大吗?”

  邢越想了下:“好像我包里有刀,我拿给你。”他手伸向后座,但发现够不着。

  保安一听他随身携带刀,吓的立刻报警,警察赶到,强制打开车门,将他们拽下来。

  被警察粗鲁的动作一弄,她感觉整个脑袋嗡嗡作疼,她发出疼的声音。

  警察说一不二,严肃的呵斥:“站直。”

  直到他们两个笔直的站在警察面前,警察才发现事情的原委,警察用小刀把她头发割开,他们才彻底分开。

  保安指着他们说:“哪个良好市民会随身带刀的,那男的后座还有刀呢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