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225章 这次一定可以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225章 这次一定可以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225章 这次一定可以

  邢越夹菜进她碗里:“慢点吃,多嚼,对胃好。”

  “嗯嗯,这个也好吃,邢越,你吃啊,多吃点。”柳青提夹了一堆菜进他碗里。

  张军浩仰头,不确定的看了眼:“诶,柳青提,你还有没有点人性,我帮你这么大的忙,有饭吃,你不叫我。”

  “你不会自己过来吗?”柳青提随口来了句。

  腿长在他身上,还得要她叫,他这腿还真是没用,干脆截肢算了。

  张军浩盯着她,握紧拳头,算了,她嘴毒,招惹了也是他难受,也是他走进厨房拿碗,自己动手丰衣足食。

  他拉开椅子坐在她身旁,打量对面的人几眼:“诶,这个洛枫怎么回事?”

  咳咳,柳青提给了他眼色,邢越不知道他们做的事。

  张军浩表情自然的刨了几口饭,明白,她是想要在邢越面前,保持住她的傻白甜,没问题嘞。

  邢越看向他们,感觉他们怪怪的,但乍看上去,好像又没有任何问题,邢越夹菜到她碗里。

  吃饱喝足,邢越在厨房里洗刷刷,打扫厨房卫生,而他们坐在客厅,吃着水果,小声私语。

  张军浩小声的问:“这个洛枫怎么回事?你不是让我扣人吗,怎么又突然把人要回来了?”

  “这件事说来很长,简单来说就是庭家少爷看上我,然后被我打了一顿,现在再见面,是相看两相厌,嘚着机会是绝不放过。”柳青提靠近他回答。

  “那需不需要我做了他?”张军浩做出抹脖子的动作。

  柳青提拿起一块苹果塞进他嘴里:“我都跟你说过多少次了,我从良了,你也少惹庭渊,免得惹上一身骚。”

  “我上次为了帮你,差点都跟家里断绝关系了,早就惹上一身骚了,庭渊这小子,竟敢来到我地头,那就别怪我下手重了。”张军浩阴瑟瑟的说,欺负他可以,欺负他朋友不行。

  她手肘杵了下他:“仗义啊,上次的事多谢,但是这次你真的不能乱来,庭豪竹不是那么好对付的,上次我差点就嫁给他儿子了,还好我机智金蝉脱壳,不然,我现在还能在这里跟你说话。”

  张军浩听到她悲惨的经历,差点一口苹果呛着下不去:“要是换做你以前的暴脾气,他估计连骨头渣都不剩了,你什么时候这么妇人之仁了?”

  “我刚才的话,你再重复一遍。”柳青提睨了眼。

  “你从良了,我知道。”张军浩无奈的说道。

  这以前都是轰轰烈烈干大事业的人,这突然间口口声声说不能惹事,像极他爸妈的口吻,还真是不习惯。

  邢越收拾好东西从厨房走出来,柳青提一拖鞋拍在他身上:“挪位。”

  “我,我本来就坐在这里,干嘛要我挪位置?”张军浩不甘心的挪了挪屁股,把这个位置坐的更深了。

  “你是主角吗,就占位置,一边去。”柳青提豪迈一吼。

  张军浩乖乖的往旁边走,柳青提撩了下头发,回头一笑百媚生,她拍拍身旁的位置,温柔的说道:“邢越,坐这里。”

  他坐到她身旁,柳青提把水果盘端到他面前:“你看看想吃点什么。”

  张军浩本来伸出想拿水果的手,恶寒的收回,狐疑的打量眼前的女人,还是他认识的柳青提吗,该不会精分了吧?

  以前的她,怎么可能会撒娇,都是硬刚到底,连打架都是佼佼者,这在男人面前就这样了?

  无法接受的张军浩,还是选择离开这里,邢越听到关门声,手搂过她柔软的腰肢。

  “他是你朋友?”

  “我付了钱,让他帮我做点事,怎么了?”柳青提不以为意的打开电视。

  房间里突然传出东西摔倒在地上的声音,柳青提担心的站起身:“白灵不会有事吧?”

  邢越轻咳,脸颊微微泛红,他知道这个药的药劲,是有些激烈的,弄出点动静也在所难免。

  他抓住她的手:“我们早点睡吧。”

  “啊?”柳青提疑惑的看向他:“我们就这么不管他们吗?”

  “没事的,明天给他们弄点葡萄糖水,帮助恢复体力就可以。”邢越有些晃神,用医生的口吻,云淡风轻的说着后续问题。

  听的柳青提脸颊一阵泛红,她紧忙拉着他回房间,好在她当初装修这个房子,全部用的都是隔音材料,关上客房的房间门,真的听不到隔壁的动静。

  柳青提看了眼时间:“还早,要不然,我们看场电影。”

  邢越手心摩擦着她的手臂,声音慵懒的应了声,她拿起手机,选了部比较中性的电影,放在投屏上看。

  她挪动着脑袋,找到一个舒服的地方窝着,她眼睛落在墙壁反映的画面上,而他的视线却始终落在她的身上。

  熬到一个半小时的电影结束,她仰头看向他,却意外对上他深情的眼神。

  邢越肢体有些僵硬的挪动脖子,柳青提注意到这点,羞涩的问:“你,你有看电影吗?”

  “恩?”邢越声音拉的很长。

  “嗯?”她打趣的反问,有些调戏的感觉。

  邢越捏了捏她的脸蛋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  柳青提摇头,身体往后仰,邢越凑近,她后退,追逐的戏码,他们却玩的不亦乐乎。

  他有些不甘被调戏,翻身压住她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  “没什么意思。”柳青提忍不住笑出声,他还真是可爱。

  邢越手撑着脑袋:“没什么意思,是什么意思?”

  “唔,不告诉你,你猜啊。”柳青提拿起一撮头发,撩着他鼻尖。

  邢越拉起被子,盖住他们的身体。

  次日,柳青提醒来,看到邢越在客厅里动作慢悠悠弄着早餐,她耳朵贴着房间,没有听到任何动静。

  “邢越,你说他们会不会出事了?”柳青提蹲在客厅找钥匙。

  白灵伸了伸懒腰,从房间里走出来,却在门口撞见她:“青提,你在这里干什么?”

  “你没事吧?洛枫呢?”柳青提朝里看了眼。

  白灵有些不好意思,扭扭捏捏的靠近她:“被我榨干了,还在里面躺着呢,这次我一定能怀上他的孩子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