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229章 我会试着放下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229章 我会试着放下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229章 我会试着放下

  林觅,胖丁,居平面面相觑,心里突然升起一股危机感。

  薛靖嘴角扬起似有似无的笑意,学姐没有提到他,是不是说明他比他们三个做的好,这是对他的一种承认,他很高兴。

  他们三个立刻上前巴结:“学姐,我们真的知道错了,以后一定认真工作,绝不给你拖后腿。”

  “最近公司也不太忙,早点回去休息,免得又说公司不近人情压榨你们。”柳青提收拾东西就离开了。

  她洗完澡,换了身休闲服,盘腿坐在沙发上,手里捧着零食袋,嘴里嚼着,但心里全是温晴的事。

  只有明天了,机会难得,如果错过,他们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面了。

  邢越坐在她身边,伸手揽住她:“怎么了?”

  “没什么,工作上的事,邢越,你说,如果有一天,你把我忘了,会娶别人吗?”柳青提在他怀里找到个舒服的姿势。

  “不会。”邢越毫不犹豫。

  “为什么?你都不记得我了,还打算为我守身如玉呢?”她疑惑的说。

  邢越坚定的与她十指相扣:“因为真正的喜欢,是没有人可以插足的。”

  柳青提嘴角扬起甜蜜,她伸手捏捏他吹弹可破的脸蛋:“你这嘴巴是抹了蜜吗?说出来的话,这么甜。”

  邢越俯身凑近她:“甜不甜,可以尝一下。”

  她下意识捂住嘴唇:“邢医生,我觉得你是在耍流氓,但是我没有证据。”

  这时,房间门打开,白灵头发乱糟糟,盖住脸颊走出来,她被吓了一跳,下意识拿起抱枕挡在身前。

  邢越也被她这样子惊到了,情急之下,伸手护住她,把自己摆在前面。

  真要出点什么事,他在前面还可以挡一下,白灵被他们的举动吓愣住了:“你们干什么,像是看见鬼了。”

  柳青提听到熟悉的声音,急忙站起来:“你这头发都多久没梳了?很乱啊,还有,咦,你身上什么味道,你多久没洗澡了?”

  “我担心洗澡会冲没,一个星期之后,我出门检查再洗。”白灵拿着杯子走进厨房。

  还一星期,她是疯了吗,柳青提走过去,抓住她的手,将她推进洗手间。

  她拿起喷洒,往白灵身上喷:“你能不能清醒点,你疯了吗,你真的要为洛枫,把自己搞的人不人鬼不鬼。”

  “你干嘛,柳青提,我告诉你,我这次要是怀不上孩子,都怪你。”白灵伸手挡住脸,挡住部分水渍。

  “你清醒下吧,你怀不上孩子,还是我的问题,你脑子被驴踢啦,生物课都给狗上了,白灵,我告诉你,你在外面是死是活,我不管,但是,在我家,不行。”柳青提怒吼,并且警告着。

  白叔叔知道白灵住在她家,要是发生点什么,她肯定脱不了干系。

  “柳青提,我跟你没完。”白灵迎着水冲上去,夺走她手上的喷洒,结果她们两个人身体都湿透。

  邢越听到里面声音不太对劲,抬步上前,可是想到里面只有两个女生,他贸然进去不太好。

  ‘阿秋’柳青提身体披着毛毯,忍不住打喷嚏,眼睛直直瞪着站在她面前的人。

  白灵拿着干毛巾擦拭头发,朝她做了下鬼脸:“看看你,弱鸡,咳咳。”

  邢越端着两碗姜汤出来:“喝了。”

  白灵看了眼:“我不喝,我又没事,你还是给她喝吧。”

  柳青提双手捧着喝了半碗,感觉身体暖和很多,她起身,拿起抱枕砸向白灵。

  “你是不是有病,你有病别在我这儿病。”

  “柳青提,给你脸了,你还对我动手了。”白灵捡起抱枕和她近距离搏斗。

  她感觉白灵身体温度不太对劲,她抚摸额头:“你发烧了,邢越。”

  “先量下体温。”邢越把温度计靠近她额头,三十八度,他翻出退烧药。

  “要是觉得不舒服,就把药吃了。”他递给她。

  白灵扔掉药:“吃了这个药,对孩子不好,我不吃,我没事,多喝热水就好了。”

  半夜,柳青提不是很放心,她推开房间门,拿温度计量体温,发现白灵烧到三十九度,她立刻把邢越喊起来,他们赶去医院。

  护士蹲下身要给她打点滴时,听到她口口声声说着:“我不吃药,吃药对孩子不好。”

  护士停下手里的动作:“她怀孕了,你们怎么不说,你们这不是误事儿吗。”

  诶,柳青提百口莫辩,离播种才几天时间,她哪知道白灵怀没怀。

  邢越算算时间,如果现在去验,应该能验出来的,于是他拉住护士:“顺便给她做血检,看看有没有怀孕。”

  “跟我来缴费吧。”

  护士抽了她血去检验,邢越坐在长椅上等着,因为医院有熟人,所以进度快很多。

  他拿到化验单,看了眼数据,不确定的说:“怀孕了?”

  医生拍拍他肩膀:“听说你这小子和女朋友到谈婚论嫁的地步了,这是双喜临门啊,到时候记得请我喝杯喜酒。”

  邢越拿着单子回到点滴区,然后和护士换药,现在问题是要把她温度降下来。

  柳青提听到他说结果,十分惊喜,但又不是很确定:“真哒?”

  “恩,等她醒来自己解决吧。”邢越坐在她身边。

  他沉默了一会儿开口:“我们什么时候也可以?”

  “你想当爸爸了?邢越,孩子是你的人生计划之内吗?”柳青提认真的问。

  认识他已经很久了,可是每一次的接触,让她感觉,他还有很多事情是她不知道的,她不确定结婚,有一个家,是不是他人生计划之内的。

  “以前不是,可是现在是了。”邢越觉得这种事情,不应该欺骗。

  “邢越,再等等吧,等你真的放下,愿意跟我说所有的时候,我们再要一个孩子。”她担心他们的幸福是暂时的。

  如果有一天,他为了自己的事情,抛弃了这个家,到时候,她该怎么面对,她不想冒这个险。

  邢越温柔的抚摸她的脑袋:“我会试着放下。”只是她还要再等等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