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230章 你惹了我,就要负责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230章 你惹了我,就要负责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230章 你惹了我,就要负责

  “不管多久,我都会等你。”她嘴角勾起,眼睛弯出弧度。

  白灵脑袋靠在她肩上,直到一瓶点滴打完,她肩膀酸完,忍不住动一下,再动一下。

  邢越看到,询问:“是不舒服吗?我把她挪开。”

  “没关系,她这样靠着还睡得舒服点。”柳青提动了动,感觉舒服许多,就不再动了。

  白灵身体通过点滴降温,脸颊看上去红润消退,变成正常的颜色,白灵缓缓睁开眼睛,看到手上的吊瓶,一口气坐起来,就要拔掉。

  柳青提急忙握住她的手:“你干什么,疯了吗,你现在不是一个人,要好好照顾自己。”

  白灵听到她的话愣住:“你,你刚才说什么?”

  “你怀孕了,孩子还小,我没有虐童癖好,这药是给孕妇的。”柳青提手里多了碗粥,递给她。

  白灵拿起勺子搅拌着碗里的粥,之前一直执着怀孕的事,可现在真的怀上了,她却显得有些迷茫,一瞬间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  柳青提咬着鸡蛋饼:“你打算好,怎么跟洛枫说吗?”

  “咳,船到桥头自然直,我心里有数。”白灵为了孩子,将一碗粥全部吃下去。

  他们从医院回到家,已经到后半夜,在沙发上坐一坐就要天亮了,她洗漱了下,换了身衣服出门上班。

  她来到公司,室内很黑,看样子这么早,应该还没有人来,她把灯全部打开,拿起杯子到茶水间,路过会议室看到里面有人,她推开门进去,手枕着门边。

  “诶,你该不会一晚上没回去吧?”

  温晴把整理好的资料递给她:“你这间小公司成立的合不合法,这些资料乱七八糟的,等以后想用,都不知道还能不能找回来,我现在有些后悔来你们公司了。”

  “你也知道,我公司全是新手,谁会整理这个,平时我有空,偶尔会整理下,对了,你考虑好了吗?”柳青提跨腿坐下。

  “恩,我想过很多种结果,但我唯一想的,是想知道,他对我到底什么意思。”温晴语气很平淡,可是内心却掀起波澜。

  她的内心此刻犹如奔腾的浪花,一涌再涌,不停的翻着,从未平息.

  “好,我去问问邢越,我们该怎么办。”

  她正要打电话的时候,她接到白灵打来的电话:“青提,我在洛枫公司楼下,我有些不敢去见他,你可以陪我壮壮胆吗?”

  “好,你在那里等我,我现在就去。”柳青提拿起包跑出去。

  她跑进阅视,前台的人认识她,看到她来了,立刻打电话通知楼上的人。

  洛枫接到消息,还以为是她想通了,于是亲自下来迎接,就这样,他们三个人见面了。

  柳青提用力握住她的手,别害怕,勇敢的说出来,反正最差的结果,不就是他不负责任吗。

  洛枫张口,却被白灵更快插话:“我怀孕了!”

  他在那一刹那,以为自己听错了:“你,你说什么?”

  “我怀孕了!孩子是你的。”这次她十分坚定的抬头,对上他的眼神。

  “我,这孩子,你确定吗?”洛枫完全没意识的说出这些话。

  白灵有些委屈的看向他,眼泪瞬间凝聚眼眶,他什么意思,是在怀疑这个孩子,不是他的,还是在说她撒谎?

  她声音有些哽咽:“洛枫,你什么意思?行,我知道了,这孩子不是你想要的,更准确来说,我这个母亲不是你想要的,既然你不想要,这个孩子,你就当不知道,从今以后,我白灵,跟你,没有任何关系。”

  她拿起包,推开公司大门离开,这次是头也不回的决绝。

  柳青提拿起桌上的水杯泼向他,水珠藏在他用发胶固定的头发上。

  “我看你更需要清醒。”

  在他抬头那瞬间,水珠向两旁滚落,有些许滴进他衣服里,散发一丝凉意。

  前台的人虽然听不清他们说的话,但看到他们的动态,不难联想出一系列离谱的故事。

  洛枫扭头,看到柳青提跑出去,扶着她手臂,她们朝对面马路走去。

  不知道洛老在哪里听说她怀孕的事情,直接找上门,只是他没料到,他们是合住。

  他庄严的坐在沙发上:“我是不允许我们洛家的种流落在外的,你好好养胎,把孩子生下来,我会给你一笔钱。”

  白灵讽刺的说:“意思就是我进不了你家的门呗,那你想要多少?我给你两个亿,你们洛家的人,现在就给我滚。”

  洛老眯了眯眼睛,这个丫头,比他想象中不好对付,他查过她的身世,确实优秀,可是太远了,远水救不了近火,她帮不了他孙子,他不同意她进洛家的门。

  “你们白家是有头有脸的家族,你父亲是不会同意你生下私生子的,你把孩子生下来,交给我们洛家抚养,你可以继续过自己的生活。”洛老满口都是在为她打算。

  “洛老头,你正当我傻呢,这孩子是我的一块肉,当然跟我信,你死了这条心吧,既然你们洛家不欢迎我,那我就让你们看不到我的孩子。”她轻轻的抚摸肚皮。

  “你,你想干什么?”洛老看到,经历过大风大浪的硬汉,有些慌了。

  “你要是逼的我紧,我就拿掉他,你不是说,我不能进洛家的门吗,那你就找个满意的孙媳妇儿,给你生十个八个,你挨个培养继承人。”白灵身体向后瘫,疯狂的说着。

  柳青提感觉客厅气氛有些微妙,所以才明智的逃到厨房,她手摘着菜。

  邢越拿过她手上的活:“我来。”

  “你说,这仗会是谁赢?”柳青提凑近他。

  “不清楚。”反正谁赢,都不是什么好结果,这孩子最后还是。

  邢越只是在为这个孩子感觉到难过,生下来,没有一个健全的家庭,就像他,孤苦无依,到处飘零。

  还好此生能遇到她,他才有地方靠岸,这辈子,他赖定她了。

  “青提,你惹了我,这辈子就要对我负责。”

  柳青提一直注意外面的情况,后知后觉,他好像说了什么,回头询问:“恩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