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232章 傻丫头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232章 傻丫头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232章 傻丫头

  “什么……对不起,我都不记得了。”他的话中间停顿了太久。

  温晴跟着他的犹豫,心跌入谷底,看来这个不足以刺激他的记忆。

  她看着电梯口的监控,摇了摇头,他们监控画面是可以夜视的,所以对于温晴动作,看的十分清楚,她扭头朝技术人员点头,他们立刻恢复电梯的使用。

  千衡看向周围,慌乱的心逐渐恢复平静,他松开她的手:“我什么都忘记了,对不起。”

  温晴立刻按顶楼的电梯,天台六楼,她拽着他到上面,朝铁栏跑去,她身体一跃坐在上面。

  千衡看到,心狠狠抽动,他冲动的跑过去:“你想干什么?”

  她头微微仰起,迎面感受刮来刺骨的风:“你知道你离开的这三年里,我无时无刻都在寻你,想你,做梦都是你,你现在跟我说对不起,你觉得过得去吗?我知道你刚结婚不久,我不想打扰你的生活,我只想要个心安理得的解释。”

  “你先下来。”千衡认真的说。

  柳青提晃眼,却见电梯里的人不见了,她身体摆正:“他们人呢?”

  “上了天台,天台还没来得及装监控。”技术人员把监控画面倒退。

  “坏了。”她立刻拉上邢越跑。

  “我不想逼你,但我只有今天,如果你再不记起点什么,我们就永远过去了,如果就这么不明不白的跟你过去,我宁愿就这样去死。”温晴身体往外倾,看的人心惊胆战。

  柳青提用力推了推门:“被反锁了,温晴不会做傻事吧?早知道我就不出这馊主意了,都怪我,这失忆的病人,怎么可能一下子就什么记起了嘛,我真是。”

  邢越摁住她肩膀:“好了,冷静点,天台是不是有备用钥匙?”

  “对,是有钥匙,我现在就让人送来。”柳青提打电话到办公室,让林觅送钥匙上来。

  千衡看到她身体就要掉下去,立刻伸手去抓,他却重心不稳,摔倒在地上,脑袋瞬间嗡嗡作响,他视线变得模糊,她整个人突然变成他心里的一道影子,很多画面闪过,头痛欲裂。

  他双手抓住脑袋,用力撞向地面,怎么会这么痛,快痛死了。

  温晴看到,害怕的伸脚,身体整个翻下去,她抱住他:“谦明,你怎么了?你别吓我。”

  就在这时,他们拿到了钥匙,打开了阳台的大门,邢越跑过去,蹲下身,检查他的身体情况。

  邢越拿出随身携带的镇定,给他打,千衡身体逐渐放缓,整个人陷入昏迷,温晴担心的问:“他怎么样了?”

  “没什么大问题,等他醒来,要是不放心,也可以叫辆救护车。”他认真的说。

  他们一群人站在天台吹冷风很久,他都没有醒过来,温晴有些不放心,还是叫来医院的车。

  大部队转移到医院,全部守在病房里,护士有些看不过去,知道的,都是来看病人的,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来打架的。

  “病房不需要这么多人,你们还是回去吧。”

  柳青提拍拍邢越的后背,给了他一个眼神,他们还是先回去吧。

  他们下楼,天已经黑了,冷风肆意剐蹭,冷的她直打哆嗦,柳青提拉紧外套,朝停车的方向走去。

  邢越一把揽住她:“冷了?这样好点了吗?”

  她抬头看向他,随后点头,这样好像真的好很多。

  邢越站在她侧边,靠前的位置挡风,他们一路这样回到车里,柳青提看向他:“你说,他们还有可能在一起吗?”

  “海马体受伤的病人,本身就存在很多不可控的因素,慢慢来吧。”邢越看向她。

  柳青提小声的嘀咕:“没有的慢慢来了,他们只有这一晚上的时间,明天他就要回到他现在熟悉的城市。”

  邢越刚好启动车子,没有听清楚她说什么,他看了眼时间:“饿了吗?”

  “没什么胃口,我们还是回家吧。”柳青提脑袋靠着车椅,看着车窗外的风景。

  次日,千衡缓缓睁开眼睛,他呆愣的盯着天花板,在昏迷这段期间,他脑海里突然多了许多,原本不属于他的记忆。

  在这段记忆里,他是在跟别的女生搂搂抱抱,也就是这个守在他病房前,目前熟睡的女孩子,他们的感情是那么的深刻。

  温晴枕着病床睡了一晚上,脖子很不舒服,她动了动,察觉到有抹黑影投在她身上,她猛然惊醒,四目相对,却没有一句话。

  千衡下意识伸手揉揉她发顶:“傻丫头。”

  温晴过了许久才反应过来:“你,你说什么?你喊我什么?”

  他片刻错愕,他怎么就脱口而出‘傻丫头’这三个字,看着她眼泪凝聚眼眶,他心里更加确定他们之间有很深的感情。

  他轻砸了下脑门,重新躺回床上,此时他感觉到有些晕眩,便闭上眼睛。

  柳青提拿着早餐,敲了敲病房门,然后推开,在门脱离卡缝时发出的声音,刺激到他大脑最深处的记忆,他忽然记起出车祸的细节。

  千衡猛然睁开眼睛,嘴里叨念着:“她不是救我的,是她害的我。”

  温晴见他不太对劲,双手摁住他肩膀:“谦明,你怎么了?是不是还记起些什么?”

  这时,千媚儿用力推开门,撞开柳青提,坐在床边,挂心的握住他的手:“千衡,你怎么了?是不是这些人害你的?”

  千衡眼神充满冷意看向她:“我叫林谦明。”

  那三个字震慑住她,千媚儿松开了紧握住他的手,既然他说出他的名字,那他肯定记起所有的事。

  “对,对不起,其实你醒来的时候,我就想跟你说清楚,可是,可是,我不知道怎么就,没说出来,后来,我喜欢上你,我就更不敢说了,千衡,我们已经是夫妻了,你别这样。”她哭得梨花带雨,看着很让人心疼。

  千衡冷着脸,无动于衷,连眼神都不曾给过她。

  千媚儿见他不理,便朝温晴跪下,双手抓住她裤腿:“求求你,把千衡让给我,我爱他,我不能没有他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