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240章 她到底爱的是什么样的男人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240章 她到底爱的是什么样的男人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240章 她到底爱的是什么样的男人

  大门关上,纪叔叔忍不住开口:“这孩子也不容易,这马上就要结婚了,身上没有一点钱怎么行,你别一天到晚,像个吸血鬼盯着邢越。”

  “你说我像吸血鬼?我这么做不都是为了这个家,如果不是我算计,你能有现在的生活,还有,我养了邢越那么久,他就该为这个家尽力。”元雅华理直气壮的怒吼。

  “你,你真是不可理喻,想当初,还是我们对不起邢越在先。”纪叔难过的拍向大腿。

  元雅华生气的吼着:“你少拿那些陈年旧事框我,我告诉你,邢越赚的钱,就是我的,你,要是不想用邢越的钱,那就去死,干干净净。”

  纪叔盯着她,突然感觉心脏格外难受,他深呼吸,缓过这股疼痛的感觉,他现在活着,她还有所收敛,要是他死了,指不定这个家就怎么样了。

  他推着行李到房间门口:“我告诉你,邢越跟紫君,在我心里都是一样的,都是我的孩子,你,我不会看着你欺负邢越的。”

  元雅华瞪着她,他怎么这么拎不清呢,邢越再亲,那始终都是个外姓人,怎么能把他当亲人呢。

  她觉得在这个家里,已经没有她的容身之地了,丈夫不理解,女儿又没出息,全靠她支撑着。

  元雅华打开衣柜,拿出一套衣服换上:“行,我是坏人,你们都是好人,行了吧。”

  纪叔听到用力的关门声,他低吼:“这么晚了,你去哪里?”

  柳青提回到家里,看到他还没回来,于是打开柜子,拿出泡面开煮。

  她听到开门声,撇头看了眼:“邢越,你回来啦,吃过没?我煮了泡面。”

  邢越走过去,拿过她手里的筷子:“你想吃什么,我给你做。”

  “不用了,都这么晚了,我吃点就睡了,你要不要来点?”柳青提拿出两个碗。

  柳青提感觉他似乎有心事,她拿着筷子,搅拌碗里的面:“邢越,你是有什么事吗?”

  邢越抬头对上她真诚的眼神,摇头,埋头吃着碗里的面,他不知道该怎么说。

  她嗦了口面,感觉浑身都暖和了:“邢越,等我们结了婚,就是一体了,你有什么事不能跟我说的,有问题就一起解决,有困难就一起面对,我不会退缩的。”

  邢越听到她的话,心里很是感动:“青提,我要顾纪家,所以可能没有钱给你添东西,你会不会怪我?”

  亥,她还以为是什么事,她最不缺的就是钱了,这些对她来说,都是小事情。

  柳青提把碗里的火腿肠放到他碗里:“知道这个叫什么行为吗?只要是你,我就算把心爱的火腿肠,让给你也是心甘情愿,只要是你,什么都不重要,不就是钱,我有的是,你只需要好好救死扶伤,好好的疼我,就足够啦。”

  邢越听着很是感动,觉得心口暖暖的,像是被她的爱塞满,容不下外界的任何声音。

  吃完面,他起身主动收拾碗筷,收拾好厨房后,他们就回房间睡觉了。

  次日,金娇月拎着保温瓶到他们科室,袁绍团戴上眼镜打量:“姑娘,你找谁?”

  “我找,嗨,邢医生,最近青提在忙些什么?”怎么想到,在这里也能碰见他。

  “公司的事吧!”邢越不咸不淡的说了句,低头继续整理资料。

  袁绍团托了下眼镜,难道邢越又在外面沾花惹草,还引来科室了,青提可是个好姑娘,他不能干这种事。

  这时,林森杰拿着文件进来,看到她,眼里满是惊喜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  “哦,我来给你送点吃的,为了感谢你昨晚的照顾。”金娇月把保温盒递给他。

  这个新欢比的上柳青提,而且她也很有钱,带出去肯定很有面子,他伸手接过,笑着说:“谢谢!要不然中午一起吃个饭?”

  金娇月笑了下,下意识就拒绝:“不了,我还有事。”

  林森杰把东西放在桌面上,他差点忘记,她不喜欢上赶着主动的男人,她比较喜欢吊着她胃口的。

  袁绍团忍不住开口:“你不是有女朋友吗?”

  林森杰坐在椅子上:“追求者多,有问题吗?”

  谭金耀看着他尾巴翘上天的模样,忍不住说道:“呀,某人脚踏两条船,玩遍整个地球,小心得性无能。”

  “谭金耀,你说谁呢。”林森杰蹭的下站起来。

  “谁应我说谁。”他还像个孩子一样,扮着鬼脸,十分的挑衅。

  林森杰笑着说:“也是,我有那么多追求者,而某人还是单身状态,是会眼红的。”

  这时门口响起重物落地的声音,覃彩凤身体呆滞住,而后垂下视线:“林森杰,你出来一下。”

  “她是什么人,你喜欢她什么?”他们从小就是穿着一条裤子长大的,他什么样的人,她再清楚不过了。

  他这种人懂爱吗,他知道什么是真爱吗,他只不过是看上那女人能利用的点。

  “覃彩凤,一天天的,你也不照照镜子,我每天回去看到你这个鬼样子,我多硌得慌,我正式和你分手,今晚下班,我不想再看到你出现在我家里,东西尽量清走。”他绝情的说着。

  男人爱的时候,女人说的每句话他都觉得是宝,不爱了,连东西都变得多余,她算是看清了,她这十几年,到底爱的,是个什么样的男人。

  “好,我会清走东西,如你所愿,会彻底消失。”覃彩凤冷冰冰的说着。

  林森杰看着她决绝的背影,心里有抹声音,他不是这个意思,他只是觉得他们恢复单身比较好。

  邢越微微蹙眉,金娇月怎么和他有关系,他可不是什么好人。

  金娇月忙完回到车里,她拿出手机打给柳青提:“青提,你在忙什么呢?我在你的城市,有空一起吃饭吗?”

  “学姐,你看看这个。”林觅把文件递给她。

  柳青提淡淡的说:“我最近有些忙,改天吧,等我忙完,我请你吃饭。”

  怎么总是约不出她,她真的有那么忙吗,还是说,青提根本不想见自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