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241章 我要跟弟弟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241章 我要跟弟弟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241章 我要跟弟弟

  “青提,你是不是不想看到我?”金娇月把心里的疑问说出口。

  柳青提拉开椅子坐下:“我为什么不想看到你啊?娇月,我真的很忙,等我忙完,我再请你吃饭。”

  没有不想看到她就好,她还以为青提讨厌她了,她心满意足嘴角扬起笑意,开车离开这里。

  傍晚,她回到公寓,看到邢越坐在沙发上,眼睛盯着电视屏幕,可电视却没有打开。

  她走过去坐下:“你怎么了?”

  “金娇月是个什么样的人?”邢越扭头看向她。

  他直接问这种问题,她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上来,她抿了下嘴唇:“我跟她也不是很熟,我也不太清楚,是有什么事吗?”

  “她和林森杰有关系。”邢越缓缓开口。

  柳青提惊讶的差点被口水呛到:“什,什么?林森杰那个不靠谱的副院长?她怎么会和他扯上关系。”

  他就是不清楚,所以才来问她,如果是好女孩,还是趁早远离这种人。

  柳青提缓过劲,做回原来的位置:“不过说不定是看对眼了,我们还是不要管这种事了。”

  这时,她手机发出信息铃声,她拿起看了眼:“明天有个商业酒会,你跟我一起去呗?”

  “我明天有个专家会诊手术,走不开。”会忙一天时间。

  “哦,好吧,那我自己一个人去。”柳青提无所谓的点头。

  “早点回来,别喝酒。”邢越忍不住叮嘱。

  她听着,忍不住笑出声,都说是商业酒会,怎么可能不喝酒,而且她的酒量她有数,绝不给当场倒地的机会。

  她伸手捏捏他脸蛋:“邢越,我发现你好可爱哦,怎么办?”

  “可爱吗?嗯?”邢越完美无瑕的脸蛋靠近。

  柳青提掌心捂住脸颊,身体往后仰:“我瞎了。”

  邢越俯身将她抱起来:“是吗,瞎了?刚好我是眼科医生,我帮你看看。”

  “等一下。”她放下手,疑惑的说:“你不是脑科大夫吗?”

  “我专门攻克你的各种疑难杂症。”邢越说得理直气壮。

  次日,她换了身礼服,选了款小包搭配,开车到酒店,来这里的,都是身价过千万的老板,她也想趁着这个机会拉些生意,公司不至于一直亏钱。

  她看到以前有合作过的,拿起一杯香槟走过去:“胡老板。”

  “这不是柳美人吗,听说你离职阅视,最近在哪里高就?如果实在没有地方,可以来我公司,给我当助理,薪水照旧。”胡先照瞄了瞄她的身体。

  “我还想问你最近有没有生意介绍呢,你却先给我介绍工作了。”柳青提婉拒。

  “哦,这么说,你已经有地方去了,我公司刚好下季度广告合同到期,有兴趣可以合作下。”胡先照笑眯眯的说。

  迎面走来两个阅视的员工,她们打扮的花枝招展,生怕吸引不到男人。

  “胡老板,你都没看最近的新闻吗,她可是柳页青的女儿,你动不了的人。”

  “听说你下个季度的广告合同到期了,有没有兴趣和阅视合作?”

  胡先照打量她,还好没对她下手,不然光是一个柳页青,就足够让他吃不了兜着走。

  但还是不要一次性说死,万一还有价格更加优惠的公司呢,生意人,都是无往不利。

  “还是公平竞争比较好,过段时间,我就会放消息出去,到时候你们踊跃参加。”胡先照说完就离开了。

  “哼,老狐狸一个,走。”

  柳青提看向周围,感觉气氛有些压抑,于是转身朝外面走去,酒店的二楼是个封闭式酒吧,一到晚上直接嗨爆。

  电梯门打开,她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,她晃了晃脑袋,以为是自己喝了点酒,视线有些模糊。

  等再次看清楚时,只见电梯门已经关上,她看到电梯去的是二楼,于是她跟了上去。

  她找了个比较偏僻的位置坐下,眼睛一直盯着坐在吧台上的元雅华,原来她真的没有看错。

  只见她和一个男人身体紧贴着,磨蹭着,气氛火热。

  她竟然背着纪叔和别的男人,不是说没钱了吗,这里的消费,一晚上得上千,是他们一个月的伙食费了。

  服务员递给她一杯冰水,等她再扭头就不见人影了,她着急的起身,见元雅华和一个男的去楼上开房。

  她跟上去,本想当面拆穿,可没想到元雅华喝得不省人事,连她都认不出,她跟着他们一起走进电梯。

  元雅华拍了拍他脸蛋:“你只要把我服侍好了,我有的是钱。”

  “是吗。”小白脸笑眯眯。

  在元雅华听起来,他似乎不相信,更像是看不起的口吻,她生气的推开他。

  “我知道,你也看不起我,我告诉你,我老家房子拆迁,我拿到了一千万,你知道是什么数目吗,是你这辈子,服侍很多女人,都赚不来的数儿。”她轻蔑的说着。

  老房子拆迁,她拿到巨额赔款,还在邢越面前装穷,这件事邢越到底知不知道?

  她转身,站在那男的面前:“你想对我妈,的钱下手,你有问过我的意见吗?”

  “你,你们?”

  柳青提抡起衣袖:“还不赶紧滚。”

  “哦哦。”电梯门打开,他立刻撒腿就跑。

  柳青提拍拍手掌,跑的倒是挺快的,还以为有多硬汉,身后那只手,缠上她肩膀,整个人靠过来。

  “紫君,嗝,你怎么来了?你都很久没回家了,你最近在干什么,打你电话都不接,你知不知道,你爸那个傻子,竟然把邢越当亲儿子,要把我的钱给邢越结婚,你说,他是不是傻。”元雅华有种无人理解的难过。

  她翻了翻白眼,就是委屈她,要喊这种人叫妈,她抖了下肩膀。

  “你回不回去?”

  “我,我不回去,我要跟弟弟开房,睡觉,回家做什么,看老纪的脸色吗,还是弟弟最会哄人开心。”元雅华笑着说。

  柳青提摁住电梯,将她交给服务员:“随便你。”

  她提前离开酒会回到家里,看到邢越在厨房里,她走进去,看到一锅的皮蛋瘦肉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