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245章 你能喜欢我,我很高兴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245章 你能喜欢我,我很高兴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245章 你能喜欢我,我很高兴

  那些人一拥上前,柳青提抓住冲的最前的那人,靠手臂力量,用力一晃,将他当成保龄球打,跑在前排的人,全部倒下。

  他们躺着嗷嗷叫,柳青提看都不看,脚跨过去,站在第二排的人面前,他们犹豫了下,最后停下手里动作后退。

  他们朝她友好的笑着,柳青提抿开嘴唇,也朝他们笑着,下一秒,嘴角垮下,三两下把他们放倒,接下来就是到带头的那个。

  他看着她一步步走过去,膝盖一软,直接跪倒在地上:“姑奶奶,我错了,别打我。”

  “谁派你来的?”柳青提冷冷的问。

  “我也不知道,但我们是通过电话联系的,就是这个。”他手颤抖的拿出手机,点开号码递给她。

  柳青提念了下数字,身后响起袁绍团的声音:“我知道这个号码,是林森杰的,真没想到他会联系外面的人,报复我们。”

  其中谭金耀身上的伤最重,他脸肿的,几乎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。

  “这个小人,嗷嗷好痛啊,在办公室说不过我们,就找外面的混混,医院怎么能有这种人。”他说完,立刻蹲在一边捂脸。

  邢越站起来,走向她:“你没事吧?”

  柳青提伸手扶住他,看她的样子,像是有事吗,有事的是他们好吗。

  “你怎么样?你们要不要去医院拍片什么的?”柳青提看向身后的人。

  谭金耀站起来,跌跌撞撞和袁绍团靠在一起:“我们这些都是皮外伤,不用拍片。”

  袁绍团扬起手想拍他,但感觉手臂好像扭到了,疼的只能放下:“你这张破嘴,我们都是被你连累的。”

  谭金耀嘀咕的说:“谁知道他会这么小肚鸡肠,这样,为了表示我的诚意,你们这个月的饭钱,我包了,但仅此在饭堂啊。”

  袁绍团忍不住打断他的话:“看你这样子,也大方不了哪去,我们还是快回去吧。”以防那些人不死心,叫更多的人来。

  邢越盯着她搀扶的手,这样会显得他很弱,于是大手包裹住她的小手,拉着她走向停车的地方。

  柳青提盯着他的举动,忍不住笑出声,都这个样子了,还要什么面子呢,她知道他弱小,但是她不介意。

  她拿起棉签,沾了沾消毒水,直接杵到他伤口位置,让他没有丝毫准备,下一刻,发出‘嘶’的声音。

  柳青提歪着脑袋打量她:“你不是说小伤吗,怎么还会知道痛呢!”

  邢越拿过她手里的东西:“还是我自己来吧。”

  柳青提拿起抱枕,身体靠向背后的沙发:“这个林森杰这么过分,需不要我也找点人,我们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?”

  “算了。”

  她说的有多兴奋,听到他说这两个字就有多冷却,为什么啊,她是有这能力的,都已经在他面前展示过武艺了,他不会还以为她是那种瓶盖都拧不开的女生吧。

  她其实没有看上去和刚认识他时的那么人畜无害,她反而比他想象的要复杂的多,她不是那种人生经历很纯粹的女孩儿。

  当然她也想过有一天,他会知道,说不定会对她害怕,或者无法面对。

  但这就是真实的她,如果他在还没全部了解的情况下,他们贸然结了婚,到最后还是要面对这些问题,她不想一辈子当演员。

  她手指扣着,随后开口:“邢越,在我小的时候,有个圣僧云游到我家里,他算出我注定红颜薄命,唯一的破解方法,就是让自己变得强大,于是我父亲一狠心,就把我送去顶级保镖训练中心,在那里没有男女,有的,只是想办法赢,留下来,活下来。”

  “训练的方式很残酷,而我不是他们那里的人,所以输赢对于我来说,没那么重要,但即便这样,我也要想尽办法从那里活下来,我经常遍体鳞伤,身上的伤口对我而言,都是家常便饭。”

  “在那里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训练了两年多,终于可以离开那个鬼地方,可是出来的那瞬间,我感觉好像和这个社会脱节了,我无法再融入校园,那种单纯,有点小心思的生活。”

  “混啊混,靠着父亲拿到毕业证,但做广告是我真正喜欢的,所以坚持了这么多年,依旧没有放弃,那段日子教会我,更有韧劲的生活。”柳青提扭头打量他的脸色。

  她之所以说这些,就是想让他明白,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,她没有外表看起来,那么柔弱。

  邢越心疼的抱住她:“抱歉,我来晚了。”如果他们提前遇到,他就可以保护她了。

  柳青提愣住,他这反应,是不是有点不太对?

  她轻轻推开他:“你不怕我吗?”她可是和顶级保镖一起训练过的,动起手来,可不是随随便便说笑的。

  “你不会伤害我,我也不会伤害你。”邢越轻柔的抚摸她脑袋,她就是个简单的女孩儿,知道疼,会哭,会撒娇。

  遇到不喜欢的,也会拒绝,邢越吻上她额头,他没觉得她有哪里不一样。

  “邢越,你能喜欢我,我很高兴。”柳青提仰头回吻。

  世界千千万万的人,能遇到一个彼此喜欢的,并且向婚姻奔赴的人,何其之少,很庆幸,她遇到了。

  邢越手放在她腰肢,温柔的说:“我也是!”

  柳青提仰头看向他:“我妈问我们喜欢中式婚礼,还是西式?”

  邢越下意识开口,想说随便,看她的意思,但是话到嘴边,想到上次他说了看她的意思,她气的和他大吵,说他没有自己的主见,是不是就根本不想和她结这个婚。

  邢越想了下:“我们可以两个都办。”

  柳青提和他十指相扣:“我也是这么想的。”

  “那我们现在选一下衣服吧。”她打开手机,联系私人订制婚纱设计顶流大师助理,手里立刻多了很多照片。

  她点开大图,手指滑动:“要不然我们选这套。”

  邢越随便看了眼,想说这种事她决定就好,但是又担心会吵起来,还是憋住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