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253章 你可不可以撤诉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253章 你可不可以撤诉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253章 你可不可以撤诉

  邢越侧身,宠溺的揉揉她脑袋,还知道开玩笑,应该没什么事了。

  他们回到公寓,家里的暖气还开着,柳青提脱下外套,进去洗手间洗了把脸,缓和下刚才害怕的感觉。

  当柳页青的女儿,首先就是不能表露出害怕,因为她越害怕,敌人就会越得意,所以她要强迫自己无所畏惧。

  十分钟后,她像个没事人一样走出洗手间,她窝在沙发上,打开电视机。

  邢越从厨房端出两杯姜茶,她伸手接过的时候,露出手腕上烫红的伤口。

  他紧张的拿起来:“你受伤了怎么不说?”

  柳青提听到他的话,下意识低头看了眼,他不说她还没意识到自己受伤了,当时在那样害怕的环境,她根本感觉不到疼痛。

  她手腕一转,拉下衣服掩住伤口:“只是小伤,没什么事的。”

  邢越想起她说过她的经历,心里又忍不住心疼起来,他拿出药箱,找出烫伤膏,给她处理伤口。

  “以后你不要再说小伤,不要紧的话,只要你受伤,我都会心疼。”邢越深情的说出口。

  “那你跟我在一起,岂不是要得心脏病了?”总是心疼,不是心脏又问题,是什么。

  邢越手指滑过她高挺的鼻尖:“我是医生,我什么病比你清楚。”

  “那你得什么病?”柳青提好奇的问。

  邢越想起当年心理医生给他的诊断书,他确实有病,不过现在应该治愈了,他柔情的吻上她额头。

  他们规矩的坐在沙发上,手捧着那碗姜茶,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,也把姜茶喝完了。

  她看了眼时间,侧头:“邢医生,很晚了,你该睡觉了,我跟你说过,医生的眼睛很重要,你要早睡知道吗?”

  邢越手指轻弹她脑门:“我是医生,睡觉。”

  柳青提追上他的背影:“虽说医生可能逆天改命,但有很多事情,你们也是不可逆转的,你少来你什么都会这招。”

  以前是她年少不懂事,才会被他这副什么都会的全能医生形象迷住,可是现在都到手了,她自然要回归现实。

  邢越俯身将她抱起,朝大床走去:“所以呢?”

  柳青提晃动着脚丫:“所以,我还没洗澡,对于邢医生来说,没洗澡身上很多细菌,是不可能到床上去的。”

  她原以为这样就能躲过他的暧昧,信誓旦旦的,甚至还有些嚣张。

  邢越偏偏就是不爽她这副笃定的样子,他可以的,他将她轻轻放在床上:“可以等下换床单。”

  “等,等一下。”他确定吗?

  “等不了。”

  天蒙蒙亮,邢越起身去厨房做早餐,撕了张便利贴,贴在她床头,就去上班了。

  直到床头她调的闹钟响起,她才猛然惊醒,她看向周围,揉了揉眼睛,他外表看起来那么瘦弱,没想到精力那么好。

  柳青提揉着脑袋坐起来,扯下床头的便利贴:醒来,记得把澡洗了下,床单等我回来再换,记得吃了早餐才出门。

  这家伙不仅比她先起床,还做好了早餐,这让她这么女朋友,很没有存在感,他们还没有每天早安吻呢。

  她包好头发走出来,到客厅找吹风筒,吹干头发就去上班,昨晚出那么大件事,她也要出面看看怎么解决。

  她开车到公司,发现门口被住在这里的居民围堵了,她把车停在路边下车,听到他们在议论。

  “这些人,每天穿着正儿八经来这里,说是开公司,看看,这才多久啊,一把火烧了,这些人该不会是干缺德事儿吧。”

  “就是,也没见他们经常走动,说不定就是闷头干缺德事,这不,天一亮,警察就来了。”

  柳青提打量这些侃侃而谈的人,他们是怎么知道她缺德事的,不出门,不代表就不干正事。

  她冷冷的说:“让开!”

  他们一听身后有人,转身看了眼,趁着他们转身挪位,柳青提走进去,和警察录口供。

  狄誉凑近欧阳信小声的说着:“不是洛老干的,是庭豪竹找人干的,最近张军浩可没闲着,找了一堆女人,把他儿子绑在床上,造成他儿子在医院待了很久,估摸着,他咽不下这口气,所以找人放火。”

  “把这件事嫁祸给洛老,趁着这个机会解决掉阅视。”欧阳信冷冷的说。

  “你是想除掉阅视这个障碍?”狄誉看向他。

  他已经忍了很久了,可是他现在忽然不想忍,洛枫这个人,本身没什么能力,何必霸占这个市场份额,这个城市的人物关系,也该重新洗牌了。

  欧阳信故意跟警察透露,他们最近和洛老有些矛盾,警察立刻着手调查阅视。

  洛老原本想示弱,搞好他们的关系,可是没想到锅从天上来,而且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他,连证人的口供都是一致的。

  洛枫很慌的走进警察局:“爷爷,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?”

  “这件事肯定有人在背后搞鬼,我没有找人对付柳青提,洛枫,如果这次我栽了,公司就交给你了,洛视公司是你父母的心血,你一定要守好。”这次他要是进去,可能他就出不来了。

  洛枫握住他的手:“爷爷,你放心,我一定会救你出来的。”

  他跑到白灵公寓,跪下来求她帮忙救出爷爷,一项高高在上的洛枫,此时脆弱的像个孩子一般出现在她面前。

  她以为演演戏,就能解决他们的事情,没想到事情根本就没按照预料的走。

  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她挺着肚子弯不下腰,只能朝他伸手。

  洛枫把自己知道的事情和白灵说了,她拿起外套,朝门口走去:“你去开车,我们现在就去找青提。”

  他也想搞清楚所有的事情,于是便去开车了,他们抵达青提的公司门口,他们一起走进去时,所有人都用怨恨的眼神盯着他。

  这不害他们短期没工作的罪魁祸首出现了,他怎么还有脸出现呢,害人精。

  柳青提下楼,朝他们走去:“你们怎么来了?”

  洛枫不安的说:“青提,我爷爷说了,不是他找人干的,这中间肯定有误会,你可不可以撤诉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