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255章 但目前没人接听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255章 但目前没人接听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255章 但目前没人接听

  柳青提乖乖递给他另一只,邢越轻轻将衣袖卷上去,拿出药,开始处理伤口。

  “这烫伤要是处理不好,会留疤,到时候会很难看。”

  邢医生的话,成功吸引住她,她猛然回神:“啊,会留疤啊,那到时候穿婚纱,岂不是很难看,不行,我还想漂漂亮亮的嫁给你,你那药多抹点。”

  现在知道紧张了?邢越打量她皱起的小脸,觉得很是有趣。

  在他处理伤口这段时间,很成功吸引住她的视线,她眼神一直追着他的动作,一刻都没挪开。

  邢越满意的嘴角上勾,他把药膏放进药箱里,搂着她的脑袋,把手臂伸到她后面:“好了,你可以看电影了。”

  柳青提点头,眼神直直看向屏幕,视线被电影定住,整个人像是呆住了。

  邢越扭头打量她,看着她柔顺黑亮的长发随意披在后背,还有些卷起来了,发丝穿插,交缠在一起,很凌乱。

  他看着有些不舒服,忍不住伸手去整理,她感觉后背时有时无的发痒,她控制不住动了动。

  他伸出另一只空闲的手,托住她后背,稳住她身体,伸手继续整理打结的头发。

  又有点痒了,好不容易进入一点剧情,全被毁了,她不满的转身,想看看到底有什么东西打扰她。

  却捕捉到邢越的手,她鼓着脸:“邢越,你干嘛啊,你也看。”

  她抱住他的手臂,把暂停的电影,按继续播放,邢越轻咳,眼神直勾勾盯着她,没有一部电影,能比她好看。

  他犹豫了下,从口袋里掏出戒指盒,单膝跪地:“青提,你愿意嫁给我吗?”

  柳青提扭头,惊喜的瞪大眼睛,下一秒,双手捂住嘴巴,她还以为像邢越这样的男人,是不会有求婚这个环节的。

  时间似乎定格在这刻,他们对视着,却没有任何话语,直到邢越感觉膝盖传来的麻痹。

  他忍不住开口:“你愿意嫁给我吗?”

  柳青提猛然回神,朝他伸出手:“我愿意。”

  邢越手握戒指,缓慢的戴进她的无名指,然后拿起她的手,吻落在戒指上。

  “如果婚礼不能如期举行,那我们可以先拍婚纱照。”邢越的话更像是承诺。

  柳青提用力点头:“只要是你,顺序先后都没有关系。”

  只要睡在枕边的人是他,那其余的还重要吗?柳青提嘴角扬起笑意,眼睛弯出幸福的弧度。

  邢越轻啄她红唇:“我照顾你一辈子。”

  柳青提双手勾住他脖子,脑袋轻轻靠在他锁骨的位置:“那我依赖一辈子。”

  她拿起手机,催促婚纱尽快完成,她要穿上最美的婚纱,跟他拍婚纱照。

  所有人都在忙碌着自己的事,这天,柳青提在婚纱摄影楼的更衣室,套上快递过来的婚纱,由婚纱助理帮忙整理调整最美的角度。

  而邢越坐在椅子上,由化妆师上妆,‘咔’更衣室的门发出声音,他脑袋被控制住,但眼神还是忍不住看向那边。

  婚纱整体都是用柔纱制作,她的一举一动,柔纱自然的飘起,随风摆动,让她美的特别,美的让人挪不开眼。

  化妆师拿着眼线笔忍不住轻咳:“新郎,等会儿,你就能拥抱新娘了。”

  邢越被说的有些不好意思,视线转回到镜子上,透过偌大的镜子,他依然能看到她美丽的身影。

  柳青提坐在椅子上,由婚纱助理亲自上妆,眼角水晶的点缀,让她五官看上去更加立体。

  他们化好妆,助理帮忙托着她的婚纱,他们慢慢走到摄影棚,邢越往那里一站,肢体十分的僵硬,摄影师都说了好几次,他反倒更加紧张了。

  柳青提脑袋贴着他胸口,眼睛盯着镜头:“我还以为,没有什么能难倒我们的邢医生。”

  摄影师看了眼成片,觉得还是不太满意,他看向新人:“先休息下调整。”

  摄影师的助理专门过来调整他的情绪,柳青提想了下说:“邢越,要不然你就当这里是我家,动作随意就可以。”

  邢越不确定的看向她,这样就可以吗?会不会不好看啊,他担心青提不满意,他真的不太会拍照。

  她握住他的手,温柔的说:“做自己,不用在意周围的环境。”

  邢越点头,下午的拍摄快了很多,转眼第三天,他们今天拍敬酒服。

  中途休息的时候,她接到白灵的电话,白灵声音十分害怕,连声线都是颤抖的:“青提,我肚子好痛,流了好多血,我会不会留不住孩子了?”

  “白灵,你先别害怕,你在哪里。”柳青提担心的问。

  “我在外面的咖啡厅等人。”白灵说了地址,电话里,她听到救护车的声音。

  柳青提冲出更衣室,连外套都没来得及披上,拿起车钥匙急急忙忙跑出摄影楼。

  邢越倒了两杯热水,回到更衣室,就已经看不见她人,他询问工作人员,才知道她离开了。

  这时,他手机响起,柳青提开口:“邢越,白灵可能流产了,我现在正赶去医院,拍照的事情晚点说。”

  邢越一听这件事很严重,于是说道:“你慢点开车,我现在赶过去。”

  等她赶到医院手术室,医生从里面走出来:“通知白灵的家属了吗?”

  “正在通知她的丈夫,但目前没人接听。”护士摇头。

  柳青提冲上去:“医生,我是她朋友,她怎么样了?”

  “小产,孩子保不住了,能联系她的家属签字吗?”

  “她的父母都在国外,一时间可能回不来,我来签。”柳青提声音有些哽咽。

  只有她知道,白灵有了这个孩子,当时有多高兴,可怎么会变成这样。

  医生等了下,实在联系不上病人丈夫,只好让她代签缴费,她很颓的坐在长椅上,盯着手术室的门紧闭。

  走廊徘徊着刺骨的冷风,沿路奔跑的人,是不会感觉风有多凛冽,只有停下脚步,才会有真实感受。

  她忍不住摩擦手臂,感觉时间过得特别漫长,她冷的有些受不了直跺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