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257章 陷害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257章 陷害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257章 陷害

  她留在医院观察一会儿,确定没什么事,邢越帮忙办理出院手续,柳青提扶着她走进屋子,空出来的手推开房间门。

  “你的房间,我还一直留着,邢越也会定时打扫,卫生整洁方面,你放心。”柳青提掀开被子让她躺下。

  白灵握住她的手:“青提,你能陪我聊会儿天吗?”

  她之所以提出想来青提的家里,并不是想借此机会跟青提修复关系,而是,她真的不想自己一个人待着。

  她坐在床边,看向白灵,来的时候,挺干脆利落的,还一股子痞气,现在回去整个人虚弱不堪。

  “你做的,值得吗?”

  白灵看向她:“不是每个人都像你这么幸运,死磕都能成正果,所以,也没什么所谓的值不值得。”

  “白灵,你别这样,你真的,看的我很心疼。”这个洛枫到底有什么魔力,能把她伤成这样。

  “我没事,过段时间就好了。”只是现在她还很难过。

  柳青提盯着她,心里暗下决定,这件事可能真的有误会,如果解决了洛老的事,说不定他们最后还能见上一面,友好的道别,才可以完整的开始。

  傍晚,她窝在邢越怀里,时不时抬头打量他,这件事,貌似真的很难开口。

  邢越有些忍不住合上书,低头看向她:“你是有什么想跟我说?”

  柳青提犹豫了下,摇头:“没,没什么。”

  邢越板着脸,捏着她下巴,让她抬起头,真的没有吗?

  她轻咬嘴唇,随后开口:“邢越,最近,白灵不是住在这里吗,你也知道,我什么时候会照顾人啊,要不然,我们找个月嫂帮忙照顾吧?”

  他轻咳,他还以为,她会让他去照顾,她就一点都不担心的将他推出去。

  “好,听你的。”邢越温柔的说。

  “唔,白灵找的月嫂,可能要住家里一个月,可能就要委屈你,先回家住了。”因为家里三个女的,他一个男的,看着也不是很舒服。

  邢越认真的看向她,所以她就因为这个要赶他走,他还有没有点存在感了。

  柳青提看着他的眼神,眼珠子有些慌乱躲避:“那个,我主要是怕你尴尬,如果你都觉得没什么,那我就不说了。”

  原来是这样,他还以为她有了朋友,又要把他这个男朋友支走,听到她这么说,确实觉得不是很方便。

  他的手臂揽过她的腰肢,他们身体更加贴近:“好,我暂时回去。”听好了,只是暂时,以后他还是要回来的。

  柳青提点头,手抚摸他脸颊,她知道了。

  次日,邢越做好早餐,就回房间收拾几件换洗衣服,打算先回去打扫卫生,再回医院。

  柳青提躺在床上,听到悉悉率率的声音,她睡的迷迷糊糊睁开眼睛,看到他在收拾东西,她一时没反应过来,立马冲下床,抱住他的背影。

  “邢越,你要去哪里,你不要我了吗?”

  邢越身体僵住,随后嘴角弯弯,露出笑容:“还没睡醒?”

  嗯?柳青提整个人定住,她揉揉脑袋,彻底睁开眼睛,才知道自己做了多蠢的事情。

  她五官皱起,双手捂脸:“邢越,邢越。”她重新倒回床上,伸手到他睡的位置。

  邢越拉上背包拉链,轻手轻脚离开她家,听到关门声,她缓缓睁开眼睛,在床上翻滚起来。

  怎么办,邢越刚离开,她就舍不得了,她好想他啊,不过她还是要振作起来,她还有事情去做,关键这件事,还是得找欧阳信商量,毕竟他往里投了很多钱。

  只见欧阳信办公室的门是虚掩着的,她走近,听到里面的人谈话。

  欧阳信坐在椅子上:“我让你做的事,你都办好了吗?”

  狄誉认真的说:“办好了。”

  “你们之前的合作是什么,这次你会心软吗?”欧阳信直面他。

  狄誉愣了下,他们之前的合作条件,他都是为了欧阳,当然这次,还是为了欧阳,他跟洛家的人,一点交情都没有,何谈心不心软。

  “不会。”他很坚定的说。

  柳青提嘴里重复着他们的谈话:之前的合作,会不会心软。

  狄誉只有一次对不起大家,那就是和洛老联手,所以他们在密谋陷害洛老的事情,柳青提一下就坐不住了,她推开门,办公室的两人,显得猝不及防。

  狄誉看了他一眼,便开口说道:“我先出去。”当然他每次都希望出去的不是他。

  柳青提冷着脸:“你留下,我有话要问你们。”

  狄誉看向他,欧阳信点头,他立刻将门关上,柳青提看向他们:“洛老是不是无辜的,你们做了什么陷害他入狱?”

  欧阳信直接看向狄誉,办事不牢的家伙,青提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。

  狄誉立马认错态度垂下脑袋,他根本就没跟任何人说过这件事,他也不清楚柳青提是怎么知道的。

  柳青提看到他们在互相打配合,于是开口说道:“你们别看来看去,试图串通口供,我要是有心去查,我会知道你们在做什么。”

  欧阳信这才开口:“我只是在解决一个矛盾,只要阅视不存在,我们就会发展的顺利些。”

  她原以为自己身边的人都是善良可靠的,可是有一天,她才恍然发现,善良,不过是她想的。

  “欧阳信,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,如果洛老做了伤天害理的事情,那是他罪有应得,可是他没有做,你让一个无辜的人受牢狱之灾,你是疯了吗?”柳青提质问。

  他疯了?她知道她在说什么吗,明知道邢越根本给不了她物质上的生活,她还跟他去拍婚纱照,她才是疯了。

  “我不管你们想干什么,我现在就想让你们收手,我会让洛老出来的。”柳青提气愤的说。

  欧阳信盯着她离开的背影,心里不甘的手臂一挥,桌上的东西全都落在地上,发出刺耳的响声。

  狄誉有被震慑到,他从没有看过欧阳这么失态过,这次还是为了柳青提,既然欧阳这么喜欢,那他就帮住欧阳得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