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258章 屋里有你想要的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258章 屋里有你想要的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258章 屋里有你想要的

  柳青提回到车内,拿出手机:“张军浩,我要你帮我找一份证据,证明洛老无罪。”

  张军浩乍听,以为自己听错了:“不是吧,你们两家不是对头关系吗,你要找证据为他开脱?他可是差点害死你的。”

  他还真想让她醒醒,对于伤害自己的人,坚决不能放过,因为有一就有二,更何况他是罪有应得。

  “放火的,不是洛老找的人,总之,你帮我找可以为洛老脱罪的证据。”柳青提不知道从哪里解释,整件事的过程,她也不是很清楚。

  他似乎听到了一个很大的瓜:“你,你刚才说什么?放火的是其他人。”

  “这件事,我也不是很清楚,总之,先把洛老捞出来,他是无辜的。”柳青提认真的说。

  开车之前,柳青提习惯性打开窗通风,这时,有个戴着口袋,鸭舌帽的男人,手拎着东西朝她跑过去。

  他手速很快的朝车里喷了些东西,柳青提下意识捂住鼻子,可是却猝不及防吸入了些。

  她顿时觉得浑身酸软无力,那人打开车门,将她扛起来,放到副驾驶位置上,然后开着她的车直奔酒店。

  这人抱起她的时候,双手特别的规矩,不像是想跟她干这种事的男人,他到底想干什么。

  他把她放到床上,走出阳台拿出手机,手指按动着键盘,像是在给谁发信息。

  随后他回到房间,定定的站在床头打量她,眼眸掩了掩,便抬步离开。

  时间一点点过去,她意识到自己不能再坐以待毙下去,她手指费了老大力,才把手机从口袋抠出来。

  她想撑起身体,可是浑身软绵绵的,一点力气都没有,她翻身,趴在床上,把手机解锁,然后拨通邢越的手机。

  邢越看到是她打开的,立刻走出会议室接听:“青提,怎么了?是发生什么事了吗?”

  柳青提眼睛盯着手机,张口,用尽全力,想说出一个字,却发现自己什么都说不出来,只能眼睁睁看着屏幕黑了、亮了,之间不停闪烁。

  邢越拿下手机,看到号码还是接听状态,他忽然心里不是很舒服,他把手机重新放回耳边。

  “青提,你在听吗,你是不是发生什么危险?我现在就来找你。”

  邢越的话无疑是给她定心丸,可是她都没有开过口,邢越又怎么知道她在哪里。

  柳青提深呼吸,打算歇会儿,这药效到底还有多久才过,那人到底想干什么。

  戴着口罩的男人,开着柳青提的车回到公司,他把所有遮挡的东西拿掉,重新回到欧阳的办公室。

  “欧阳,刚才青提说约你去酒店见面,她有些事想跟你谈。”狄誉恭敬的说。

  欧阳信浑身愣住,抬头看向他,青提有话跟他说?刚才为什么不一口气说完,这不像是她的风格。

  狄誉看到他不相信的眼神,于是开口解释道:“她看上去急匆匆的,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。”

  欧阳信一听到不知道发生什么事,心里顿时紧张了,他拿起车钥匙急促的走出办公室。

  他立马跟上去:“欧阳,你不知道地址,还是我带你去。”

  欧阳信扭头瞥了他几眼若有所思,下一秒,直接上了副驾驶,狄誉按下电梯,他们一起朝酒店房间走去。

  到了门口,狄誉从口袋拿出事先为他准备的喷雾,朝他的脸快速喷了喷,欧阳信显得猝不及防,他晃了晃脑袋,突然感觉浑身燥热难耐,他手扶着墙,整个人才意识到狄誉给他下药了。

  狄誉推开门缝,认真的说:“欧阳,我无时无刻不想解救你,逃出这个求而不得的牢笼,但你心里只有她,去吧,屋里有你想要的。”

  他把欧阳推了进去,然后快速关上门,他兜里揣着房卡离开酒店,等到房间到时间,他们应该生米煮成熟饭了。

  欧阳信脑袋还仅存一些理智,他手掰动门把,发现门根本打不开,他转身,看了看房间深处,跌跌撞撞走过去。

  柳青提倒在床上艰难的蠕动,她视线仰起,却发现了他:“欧阳,你怎么来这里了?”

  他深情的唤了声:“青提。”

  随后他倒在床上,他的呼吸略显粗喘,而眼前又是他梦寐以求的人,这样的诱惑实在太大了,没有多少人能抵挡得住。

  欧阳信快速朝她爬过去,柳青提被吓了一跳,他凑近时,她发现平时做事有分寸的欧阳信,此时被人下了药。

  她好不容易药效过去点,能开口说话了,却硬生生被他吓的成结巴:“欧,欧阳,你别乱来,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,我不喜欢你,我们之间是最亲的亲人关系。”

  欧阳信听到她的话,像是受到刺激,去他妈的亲人关系,他根本就不想和她当亲人。

  他动作十分粗鲁的拽住她手腕,俯身,双手撑着床面,将她困在怀里,他慢慢俯身靠近她,嘴唇对准她红润的唇瓣,一步步凑近。

  这时,他身后的洗手间门打开,欧阳信扭头看了眼,只见邢越拿着湿毛巾从里面走出来。

  “青提,用这个药水敷一敷,应该就会恢复力气了。”邢越完全没意识到床上还有人。

  待到他抬头时,他不经意对上欧阳信的眼眸,他冲上前,一拳砸在欧阳信的脸上。

  “原来是你做的。”

  柳青提急忙解释:“不关他的事,他被人下了药。”

  邢越把毛巾凑近她鼻尖,她闻着热蒸汽涌出的药味,感觉身体很舒服。

  过了会儿,她身体恢复知觉,她坐起来,而此时欧阳信难受的在地上蜷缩成一团,看着挺心疼的。

  柳青提蹲下身,关心的说道:“邢越,有办法救他吗?”

  不管是谁在背后促成这件事,都是在帮欧阳信的忙,他不想救他的情敌,让欧阳信在这里自生自灭好了。

  都说医生救人的时候,要放下心中杂念,但是这次他还真就放不下了,他女朋友对别的男人送去关心,深深刺痛着他,有谁顾虑他现在的感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