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264章 你为什么是以女朋友身份去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264章 你为什么是以女朋友身份去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264章 你为什么是以女朋友身份去

  柳青提见这里环境嘈杂,还是在外面,这种事情,三言两语也解释不清楚,于是伸手,想把他扶起来。

  可邢越却更快一步躲开她的触碰:“青提,我相信你,可是你却一再的骗我。”

  “我骗你什么了,你总说我骗你。”柳青提生气的质问。

  邢越手勾住她后脑勺,印上她的唇瓣,不做停留便分开,他微醺的眼眸盯着她。

  “你骗我这里了。”他指了指胸口,骗他的心了。

  柳青提被他亲懵了,她还有很多质问的话要说出口,可却在这刻,大脑一片空白,之前准备好的话,一句都记不起来。

  邢越用力捏紧杯子,用尽全身力气低吼:“柳青提,你是不是把我当傻子?”

  她猛然回神,不可理喻的说:“邢越,我骗你什么了,你什么都不问清楚,就来个失踪,你知不知道我找你一整晚。”

  “呵,找我?”找他做什么,他的消失,正好挪地方给他们。

  正当他们吵得接近分手脱口而出时,她电话响起,是崇年打来的,现在的她哪还有心情去管这破事儿,直接挂断。

  可是电话没多久,又响起,似乎有什么急事,让柳青提不得不接听这通电话。

  邢越见她犹豫,忍不住说:“他来找你了?柳青提,你还想骗我到什么时候!”

  柳青提觉得邢越有些莫名其妙,她拿着手机走出酒吧接听,邢越看到,她不想吵下去了,连话都不愿意再跟他讲了,他心里慌的追出去。

  “喂,找我有什么事?”她语气不是很好。

  电话里头的崇年嗓音都是抖的:“我们被扫黄大队抓到了,他们查出她有丈夫,我,和好几个女人有生意上的往来,我不想进去,求你救救我。”

  吼,所以这叫多行不义必自毙吗,柳青提今晚心情不是很好,不想多管闲事:“关我什么事?”

  “是你给钱我,让我找元雅华的,你现在想过河拆桥,就不怕我把你的事情说出来!”崇年威胁道。

  “随便你,之后你事情做的也不怎么样。”柳青提冷漠的说着。

  崇年见她根本就不害怕,自己只能另寻活路,元雅华那个女人脑子够笨,只要他说几句好听的,不愁她不想办法救自己。

  于是他再哀求警察再多一通电话,而此时元雅华刚从警察局走出来,好不容易解释这件事跟她没有关系,又突然接到他电话。

  崇年在电话里,软声软气说了些好听的话,让元雅华心软下来,她只好安慰他,让他再等等,她这边会想办法的。

  纪叔端着碗热汤面出来:“你最近都去哪里了?这么晚才回来。”

  元雅华看着他忙碌的身影,再拼凑他截肢的腿,脸瞬间冷下来,还是崇年好,贴心会哄人,她一定要想办法,让他出来。

  柳青提心里烦闷的把手机放回口袋,转身,就撞见醉醺醺的邢越,他伸手想去抓她手机,却没想到会扑空,整个撞进她怀里。

  他闻到能让他浑身放松的味道,脑袋杵了杵,找到个最舒服的姿势闭上眼睛,嘴里还振振有词:“青提,原来你一直在骗我。”

  柳青提吃力的托着他的身体:“邢越,我到底骗你什么了!”

  “喂,你就这么睡了?你给我起来,邢越,我同意你睡了吗?”柳青提用力摇晃他。

  邢越依旧睡呼呼的,比上次他喝醉还要睡的沉,这时候她才发现,以前不管多晚,她只要躺在床上,随便说什么,他都会应,那时候她总以为是在等她回来。

  可是后来,他们一起躺在床上,她到后半夜突然睡不着偷偷起床,他都能知道,他是不是晚上就根本没睡沉过。

  柳青提有些心疼他遭遇,也许发生父母在自己面前惨死的事,还能正常睡呼呼的,应该是没心没肺吧。

  她招来酒保,和她一起把人扛上车,到了公寓,她把他扛进电梯,一路带回房间,她跪坐在床上,解开他领口的扣子。

  邢越用力的扣住她的手,眼微微睁开,看到是她,才松开紧握的手。

  柳青提紧张的松了口,继续解扣子,把扣子解到一半,才起身去拧干热毛巾,擦拭他脸颊。

  处理完他,她疲惫的瘫倒在床上,脑袋放空盯着天花板,随后闭上眼睛,睡了过去。

  次日早晨,邢越揉着剧痛的脑袋醒来,他看到身旁躺着青提,正在努力回想昨晚发生的事情,可惜什么都想不起来。

  他掀开被子下床,像往常一样,洗漱好就进厨房做早餐,可是想到昨晚那男人送她回来那幕,他心里又有疙瘩。

  柳青提特地把闹钟调早,这样还能和他解释下昨晚的事情,不说清楚,她自己都觉得难受。

  她睁开眼睛,看到身旁的人已经醒了,她着急掀开被子,穿上拖鞋到处找人。

  最后她走进厨房,想像往常一样,进去抱抱他,可刚走到他身后,他就急着躲开。

  柳青提收回手:“昨晚,我上的是欧阳信的车,不是什么别的男人。”

  “你为什么会去?而且保安都认得你。”邢越不可置信的问。

  “那是因为他的房子是我安排的,保安能不认识我吗,帮他整理家具,我忙进忙出。”基本一个月都往那里跑,连物业都认得她。

  保安认得她有什么奇怪的,估计连小区老板都认得她,不信,他们可以打个电话试试。

  “你为什么是以女朋友的身份去?”邢越质问。

  “你觉得一个漂亮的女生,去找一个男的,是什么意思?”柳青提反问。

  邢越逃避她的眼神:“不知道。”

  “我看你是心虚了吧,你还没解释,为什么跟踪我呢。”柳青提盯着他。

  邢越含糊其辞,随口来了句:“我担心你有事。”

  “这个解释,算你过关吧,那你现在还生我气吗,我昨晚都没吃什么东西。”柳青提撒娇的扯了扯他衣袖。

  “那你多吃点。”邢越转身,背对着她时,嘴角满意的上扬,手上的动作更加流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