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266章 家里出事了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266章 家里出事了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266章 家里出事了

  现在想想真的后悔,可是已经没有回头路了,她只能大步往前走,一条路走到黑。

  洛枫越想,手就恨不得砸死自己,他当时听到医生的话,要是能多照顾些,就不会这样了。

  他张开嘴唇:“白灵,我们还有机会吗?”

  这次白灵毫不犹豫:“没有机会了,我很累了,这次我本来打算回家的,只是没想到会碰见你。”

  洛枫见她这么果决,那些挽留的话统统留在心里,回去过好日子,总好过留在他身边,跟着他吃苦。

  爷爷进去后,公司是内忧外患,股东想瓜分洛视产业,而他只想让爷爷出来,这些钱,他统统可以不要,他只要爷爷能出来。

  柳青提在外面犹豫了很久,最后还是推开那扇门:“洛枫,我有件事想跟你说,警察那边来消息,洛老被送到医院,医生下达病危通知书,你,还是过去一趟吧。”

  洛枫立刻下床,顾不上手上的针孔,径直跑到她面前,针孔被强行拔出,血落了一地。

  “我爷爷,他在哪里?”洛枫着急的问。

  “也在这个医院。”

  电梯门打开,他们一群人从里面走出来,洛枫手扶着墙壁,跌跌撞撞才走到手术室门口。

  邢越搂住她肩膀,让她放慢脚步,他们做到这儿已经足够了,剩下的就让洛枫去面对,洛枫估计也不想让他们看到自己脆弱的一面。

  这时,灯关闭,医生从里面走出来:“家属,我们已经尽力了。”

  ‘咚’洛枫膝盖撞向地面,发出巨大的响声,贯彻整个走廊,紧接着便听到他撕心裂肺的喊声。

  听到的人,都觉得很揪心,柳青提脑袋靠向邢越,还是来晚了吗?

  白灵蹲下身,张开双臂抱住他:“洛枫,别这样,你还有我。”

  邢越看到这个画面,一下子拉到十几年前,那时他父母被护士从里面推出来,身上盖着白布,整个走廊的人痛哭,声音震慑整栋楼。

  后来,那群为他父母痛哭的人,借着他年纪还小,瓜分他家所有财产,他被这个家族彻底赶出来。

  所以那些虚假的哭,和得利后的笑,深深刻在他脑海里,他厌恶这个商场上的尔虞我诈,连他父母最后都被搭了进去。

  柳青提感觉他手在不停的使力,她手臂上结实的肉,都快扭曲了,她忍不住皱起眉头。

  “邢越,你还好吗?”

  温柔的嗓音,将他从虚幻中拉离出来,他瞳孔变得澄澈,锐利的棱角,变得柔和,他深刻意识到,这些已经过去了,他现在重新有要守护的人。

  “没事。”最后他轻描淡写说了句。

  欧阳信随后赶到,看到这幕,心里还是有所触动,他只是想打垮阅视,没想到会出人命,如果这就是商场的残酷……

  护士从里面走出来:“这个是病人交给你。”

  洛枫手颤抖着,把信封撕开,一眼认出是爷爷的字迹。

  原来爷爷身体已经不行了,这次进去,只是把时间提前,爷爷唯一放不下的是他,还有整个洛视。

  爷爷一旦离开,所有的情况爷爷都已经预知,集团内部会乱,股票会跌,针对这种情况,爷爷已经有了相应对策,他只需要按照这上面的去做,就能帮集团度过危机。

  洛枫把信用力抱在怀里,似乎要揉碎了,融进心里,爷爷在世的时候,是他不懂事,一天到晚花天酒地,从没想过帮爷爷分担。

  如今爷爷不在了,他突然慌的不知所措,一心只想逃避,不想回公司面对。

  这样的他,根本就是烂泥扶不上墙,怪不得他追不上柳青提,怪不得,他没有一件事做的是合爷爷心意的。

  所有人前的羡慕,不过是背后的嘲讽,他只是个不折不扣的败家子。

  他却还沾沾自喜,享受这些人的追捧,他活着,就是个笑话。

  在这刻,他不再流一滴眼泪,而是像个顶天立地的男人,站了起来,他面无表情的处理爷爷的遗物,就像在走流程,全程没有一点悲痛。

  直到所有人站在洛老墓碑面前,洛家的亲属对他指指点点,吵闹声越来越大。

  “老洛辛辛苦苦拉扯大的孙子,现在人去了,连一滴眼泪都没有,真是个白眼狼。”

  “老洛尸骨未寒,他就忙着整顿公司,还搞什么分权。”

  “对啊,把好东西都给外人,都知道留给自家人,真是白眼狼。”

  白灵静静站在他身后,她清楚的知道,洛老的去世,没有人比他更难过,只是他把这份难过深深埋在心里,不让人察觉。

  她手轻轻搭在他肩膀上,通过眼神告诉他:我会永远陪着你。

  洛枫处理完一系列的丧事,换上一整套西装出席公司董事会,他看向在座的这些人,没有一个是想洛视好好的,全都狼子野心。

  这段时间,洛枫不管在做什么,白灵一直陪着,不论深夜,孩子,离开的事情,他们只字未提。

  柳青提洗完澡窝在他怀里,看到他手机的备注,起身坐好:“你接吧。”

  邢越拿起手机:“紫君怎么了?”

  纪紫君在电话里头哭起来:“哥,你快回来,家里出事了,我妈,不知道为什么,被警察抓了。”

  “你现在在哪里?我马上过去。”邢越打开衣柜,拿出一件厚外套,拿起车钥匙出门。

  柳青提抓住他手腕:“是纪家出什么事了吗?”

  “阿姨出了点事,我去了解下情况,你先睡,不用等我。”邢越摸摸她脑袋。

  不会是因为崇年的事情进去的吧,这个小白脸,之前还拿这件事威胁她来着,不行,她得跟着去,谁知道会出什么幺蛾子。

  柳青提拿起厚外套,跟着他出门:“我陪你去吧。”

  邢越盯着她,他其实想让她早点睡觉,今天她也累了,不过她执意跟来,只好随她。

  他们赶到警察局,纪紫君看到他们,立刻朝邢越扑过去,死死抱着他:“哥,他们说我妈非法游街,要拘留。”

  邢越过去了解情况,看到横幅的内容,脸色铁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