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267章 常回家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267章 常回家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267章 常回家

  邢越拿到可以跟她面对面交谈的机会,他薄唇抿开:“你在做什么?”

  元雅华伸手挡住脸,刚开始觉得做这种事情被抓到挺丢脸的,不想被他认出来,但是听到他的话,她知道他应该了解过事情了,既然都已经暴露,还有什么好遮掩的。

  “邢越,我是个女人,而且我还年轻,你叔那样,刚开始我是可以接受的,我也想好久这么过一辈子了,但是我发现挺难的,既然你都已经知道了,随你怎么说,我和崇年是真心相爱的。”元雅华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。

  “你打算和纪叔怎么解释?”邢越询问。

  “离婚呗,还有什么好解释的。”反正这样的日子她早就过不下去了。

  邢越闭紧嘴唇,原本只要她哀求一下,有悔改的意思,他都会保密这件事,可是她似乎心意已决。

  “那个男的,真的不介意你?”如果阿姨能找到更疼她的人,他没有任何话说。

  “我和他相处的很开心,他很尊重我,不是因为我的钱才对我好的。”元雅华理直气壮的说。

  邢越点头,气氛开始变得沉默起来,警察看到他们聊的差不多,于是便请他出去。

  柳青提有些担心她做的事,元雅华已经知道了,心里难掩担忧:“邢越,到底怎么回事?”

  “没什么。”他脸色冷淡,这种事情,他不想让过多的人知道。

  纪紫君看到他出来,蹭的下就坐不住了,她跑到他面前:“哥,妈怎么样了?”

  “没什么事,拘留时间一过就回来了,你快回学校。”邢越脸色前所未有的严肃。

  纪紫君逐渐了解到事情的严重性,既然哥不说,她干脆就不问了,就她妈妈那脑子,难不成还能干出什么大事业。

  她是怎么都想不到,她妈妈胆子这么大,竟然在外面包养男人。

  纪叔听到她进去了,也是整晚睡不着,邢越坐进车里,手握着方向盘许久,都没有启动。

  暖气开始暖遍全身,她伸手握住他手背,虽然包裹不全,但手心的热度还是原原本本传递到他肌肤上。

  邢越抬头看了眼,眼角全是疲惫,柳青提心疼的说:“要不然,还是我来开?”

  他突然侧身抱住她,她有些猝不及防伸直手,这又是在暗示什么?

  “邢越,其实我做了一件错事。”柳青提想说出崇年的事,此时不坦白,要是被发现后,可能会很糟糕。

  邢越启动车子:“我要回纪家一趟。”

  “啊?”柳青提本来酝酿好的情绪,在他这句话之后,全然破功。

  邢越扭头看向她:“系上安全带。”

  “哦哦。”柳青提猛点头,呆愣的扯过安全带扣上。

  车子停在小区入口,邢越犹豫了下摁门铃,纪叔立刻打开门:“邢越,你阿姨?”

  “她。”他想把她在外面有人的事告诉他,可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,觉得这种事还是当事人告诉他会比较好,于是他淡淡的说:“没事,就是误会,拘留几小时就会放出来。”

  纪叔笑着点头,没事就好,他把门打开,看到柳青提也来了,热情的说:“快,都别在门口站着了,外头冷,进来啊,我去给你们下碗面条热乎的。”

  邢越张口刚想说不用忙了,可纪叔却更快一步进入厨房,鸡蛋已经敲起来了。

  柳青提拉着他的手坐下,悠闲的等着宵夜,邢越握住她的手,但愿他们一辈子都不会走到这步。

  在他待在纪家这段时间里,他所看到的,纪叔从来没让阿姨下过厨,每次放假,都是包揽所有的家务活,对待阿姨更是全心全意,可却败给了一句‘她是个女人’。

  可柳青提的心思全然不在这里,她猜想元雅华应该是因为崇年的事情,所以才被拘留的,那个崇年有没有跟元雅华说什么不该说的。

  纪叔端着两碗面走出来:“来,快,趁热吃。”

  他们同步拿起筷子,端着碗,小口细嚼慢咽,纪叔盯着他们,眼里藏不住的欣喜,他想到那年来到他家的,还是个小崽子,还矮他半个头,现在都长那么高了,而且也成家了,挑了个城里的老婆。

  “邢越,你很久都没回家了,最近很忙吗?对了,你们婚礼什么时候举办?”纪叔盯着他们,一人一个问题。

  ‘咳’柳青提猝不及防被呛到,如果要让她那个不靠谱的妈做主的话,她这辈子都估计嫁不出去吧。

  邢越却一脸从容:“最近很忙。”

  “再忙也要回家吃饭啊。”纪叔有些慈父的责备。

  “恩,有空就来。”邢越给的承诺,更是不走心的敷衍。

  纪叔知道他来这个家是没有选择,他这些年被雅华逼着做的事情,让他对这个家失望,也怪他这些年一直在外面忙,没时间管家里的事情,就放手让雅华折腾,谁知道她会做成这样。

  “邢越,你是不是心里还怪你阿姨?”他知道这些年,她是有些忘本,是有些过分,但是她却也算照顾好这个家。

  “没有!”邢越斩钉截铁。

  “你阿姨年轻的时候,也算读过点书,我一介农民配不上她,我也知道她跟着我心里有怨气,怨我,怪我,没有给过她一天好日子,所以她才这样,你别怪你阿姨,要怪就怪我。”纪叔深深叹了口气。

  邢越暗自打量他几眼,纪叔自从截肢,头发一下子白了很多,手指更加粗糙,还有破口,他最近都在做什么。

  这时,门铃响起,纪叔打开门,热情的和门口站着的人打招呼:“我今天儿子回来了,有什么事,明天再说。”

  “就你上次给我儿子弄的那个木马,手工特别好,比我在商场看的都好,我还想让你帮忙坐个床,钱不是问题。”

  “好,改天我去你家量尺寸。”纪叔看着她进入电梯,才关上家门。

  邢越开口:“纪叔,你最近就做这个?”

  “我也没别的会了,我自从没了这双腿,你阿姨见我眼睛不是眼睛,鼻子不是鼻子,当然我也知道,我一大男人,在家里靠她养,确实不是事儿,所以我就帮邻居做做东西,贴补家用。”